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9章

  陆修远的手中拿着她刚才写的那幅字。
  “季老师,这幅字可以送我吗?”
  季玥兮一怔。
  陆修远笑着解释道:“我爸很喜欢书法,我想将这幅字送给他。”
  季玥兮顿了顿,轻声开口:“这字写得不好,叔叔要是喜欢的话,我改天重新写一幅送给他。”
  语气不复平日的平淡,多了几丝软糯。
  “不用这么麻烦,这幅就很好。”陆修远嘴角微扬,眼眸温柔。
  季玥兮情不自禁地开口:“你不嫌弃的话就拿走吧。”
  “谢谢。我很喜欢。季老师的字是从小就开始练的吗?”
  季玥兮轻轻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说道:“我外公喜欢这些,小时候有段时间我跟着外公外婆住,外公见我喜欢,就教我了。”
  陆修远是看出了她刚才的紧张,所以才特意过来找她说话转移注意力的,闻言,倒是真的生出了几分兴趣:“当时你几岁?”
  季玥兮歪了歪头,仔细想了想,“五岁吧。”
  陆修远一脸佩服地看着她:“我五岁的时候只会跟着小伙伴疯玩,虽然也被我妈压着练过一阵子书法,不过我的性子静不下来,练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放弃了,我妈被我气得甚至想打我。”
  季玥兮眨了眨眼,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见他停了,不由问道:“你妈妈也打你?”
  也?
  陆修远挑了挑眉,没追问,点头道:“打啊,小时候我没少挨我妈妈的打,你见过那种鸡毛掸子吗?”
  季玥兮点头。
  “我妈就是拿那个打我,一边追着我打,一边还不忘记骂我。”他一边说,还一边用手比划,讲得十分生动。
  季玥兮渐渐放松下来,忘记了拍戏时的紧张,认真听着他讲小时候的趣事。
  “疼吗?”
  “疼啊,怎么不疼,不过我会哭会叫,也会逃,逃到我爸那儿,我爸会护着我,我妈就打不着我了。”
  “那你恨你妈妈吗?”季玥兮问道。
  陆修远失笑:“这有什么好恨的,小时候哪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没被家长打过。我妈其实也就是嘴上叫得凶,下手不重的,顶多就是看着可怕而已,真把我打疼了,她比我还难受。”
  季玥兮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
  小男孩调皮捣蛋被母亲责骂,母亲拿着鸡毛掸子要打他,小男孩一边逃,一边嚎叫,躲在了父亲的身后,家里鸡飞狗跳,背后是一片暖黄色的光。
  她的眼眸一暗,这才是正常人家的生活吧。她的眼底浮现一丝浅浅的艳羡,转瞬即逝。
  *************
  周五晚上,陆修远拍完最后一场戏,刚换完衣服,连酒店都没回就赶去了机场。
  方晴已经给他收拾好了行李,等他上车,递给他一盒盒饭,“陆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陆修远按了按额角,眼底还有未散的疲惫,摇摇头:“没胃口,先放着吧。”
  因为要离开三天,所以这几天基本都是他的戏,一拍就是十几个小时,说不累是骗人的。
  “我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机场你再叫我。”
  方晴看着他这样,也有些心疼,将座椅给他调的舒适了一些,让他能睡得更舒服。
  **********
  H城机场贵宾休息室。
  陆修远在这里见到季玥兮时是惊讶的。
  “季老师,你怎么在这里?”
  季玥兮的脚边放着一个小小的行李箱,脸上戴着墨镜,看不清神情,嗓音倒是一贯地清冷平静:“家里有点事,需要回去一趟。”
  “你也是去京市?”
  季玥兮点点头,顺便拿下了墨镜。
  陆修远眸光微亮:“那我们是同一班飞机了?”
  “应该是。”季玥兮淡定地回道,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登机牌。
  其实这是她在查了陆修远的航班之后才买的票,自然是同一班飞机,不仅是同一班飞机,还是相邻的位置。
  陆修远自然对此一无所知,闻言,笑着说道:“那可真是太好了,路上还有伴,对了季老师,你坐哪儿?”
  说着,十分自然地看向她手中的登机牌。
  “咦,就在我旁边。”
  季玥兮捏着登机牌的手紧了紧,有些不自在地说道:“是吗,那很巧。”
  “确实很巧。”陆修远没多想,自然而然地坐在了她身边,不过怕她不自在,所以贴心地隔了一个位置。
  方晴已经重新给他买了吃的,“陆哥,距离登机还有一点时间,你先吃点东西。”
  季玥兮看向方晴手中的食物,微微皱眉:“你还没吃饭?”
  她是看他拍了一天的戏的,离开影视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陆修远不好意思地笑笑:“来的路上在车里休息了一会儿。”
  他接过方晴手中的食物,拿过其中的一小盒水果,递给季玥兮。
  “季老师,你也吃点垫垫肚子吧,晚饭吃得那么少,现在应该也饿了。”
  季玥兮接过水果,微微垂眸。
  “你对别人都是这么好的吗?”
  她的声音有些轻,陆修远没有听清。
  “嗯?你说什么?”
  季玥兮摇摇头:“我说谢谢。”
  “不用客气。”
  他确实已经饿了,拿起筷子就开吃,他吃得很快,吃相却很好看,腮帮子鼓鼓的,像是一只小仓鼠。
  季玥兮呆呆地看着他,眼睛一眨都不眨。
  咔嚓——
  相机的声音响起,俩人寻声看去,就看到了休息室里一个年轻的姑娘收了手机,窘迫地看着他们。
  那姑娘不好意思地解释:“我……哥哥,我……”她有些无措。
  陆修远放下盒饭,笑着问道:“你是我的粉丝吗?”他看着这人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在某些活动现场见过。
  那姑娘忙不迭点头,语气有些急切:“嗯嗯,我是露珠,我不是跟踪你进来的,我只是刚好碰到了,哥哥,对不起,我会把照片给删了。”
  她知道很多明星都很讨厌私生饭,生怕陆修远将自己也当成了喜欢跟踪的私生。
  露珠是陆修远粉丝的自称。
  陆修远闻言,倒是没有生气,嗓音依旧温和,带着清浅的笑意。他想起来了,他确实在一些活动现场见到过这个姑娘,似乎是自己的一个老粉,追过自己的活动。
  “没关系,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留着吧。不过不要外传哦,这次是我的私人行程,我不想让太多人知道。”
  那姑娘点头如捣蒜,“嗯嗯,我一定不会告诉别人的,谢谢你,哥哥。”
  陆修远笑了笑,继续低头扒着盒饭。
  那姑娘捧着手机,就像是捧着稀世珍宝,看着陆修远吃饭的样子,眼睛都不挪一下,嘴角还挂着笑。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一次航班延误竟然能给她这么大的惊喜,距离上次见到陆修远还是两个月以前了,而那次,她也只是远远地看到他。
  季玥兮嘴角抿了抿,似乎有些不高兴,还有些失落。
  季玥兮啊季玥兮,你看到了吧,他对每一个人都很好,并不是只对你一个。所以收起你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专心做个合格的粉丝,看着他越来越好就好,明白吗?
  陆修远很快吃完了饭,见那姑娘还在看她,笑着道:“要签名吗?”
  那姑娘眼睛一亮:“可以吗?”
  “当然可以。”陆修远将吃完的盒饭盒子递给方晴。
  姑娘快速地从包里拿出了纸笔,蹦跳着来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将本子捧到他的眼前,一脸期待地看着他。
  陆修远正要下笔,顿了顿,开口:“要To签吗?”
  姑娘死命点头:“要要要,哥哥,我叫陈露露。”
  陆修远很快签完了名,将本子递还给她,陈露露抱着本子却没有走。
  “哥哥,我从你出道开始就喜欢你了,我很喜欢你演的戏,每一部都很喜欢。你一定要越来越好呀。我们露珠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
  陆修远笑着点头:“谢谢你们,我也很喜欢你们。”
  陈露露很想再跟陆修远说两句,可余光扫到季玥兮,鬼使神差地改了主意,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只远远地看着他们。
  一直到陆修远他们离开了休息室,她才拿出手机飞快地发了一条微博。
  ——@是露露呀:因为有事误了航班,只能买深夜的班次,没想到竟然意外遇见了哥哥,哥哥真的好温柔,真人简直美翻了,还拿到了To签。
  配图是刚才陆修远给她签的名。
  陈露露是陆修远超话的主持人,也是陆修远的老粉,她的微博刚发,就引来了一大波露珠的围观。
  【啊啊啊啊,露露这是什么逆天的运气,我也好想遇到哥哥。】
  【呜呜呜呜,此时的我就是一颗柠檬。】
  【柠檬+1】
  【露露露露,你是在哪里遇见的哥哥,我也要去偶遇】
  【求定位+1】
  陈露露挑着回复。
  ——这次是哥哥的私人行程,我不方便透露,也请大家给哥哥一点私人空间。
  她回复完,继续看着签名,嘴角笑开了花,至于候机室里遇到了季玥兮,她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刚好跟陆修远认识的工作人员,毕竟季玥兮那冷淡的模样也不像是跟她家哥哥很熟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