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17章 第25章

  能让这么多营销号同时引导出这一个结果,自然是自家哥哥的手笔。
  所以面对顾楠枫那明晃晃的求表扬的话,季玥兮也不吝啬:“谢谢哥哥。”
  顾楠枫挑眉:“一句谢谢就完了?为了这件事,哥哥可是连饭都没吃。”
  这话是真的,他确实没吃饭,不过不是忙的,是气的,看着那些脑残网友在那里骂妹妹,他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去将他们痛揍一顿,哪里有心情吃饭。
  季玥兮顿了顿,拧眉细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出该怎么感谢哥哥,想了半天,憋出一句:“请你吃饭?”
  顾楠枫:......我差你一顿饭?
  不过顾楠枫也知道妹妹的性子,能这样说已经是突破了,自己说道:“饭就算了,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吧,让我知道你过得好不好。还有,下次要是再受了这样的委屈,要及时告诉哥哥,知道吗?”
  季玥兮心中微暖,知道哥哥是在担心她,点点头,意识到哥哥看不见,又说道:“好。这件事爸爸是不是知道了?”
  “嗯。”顾楠枫没有隐瞒,顾城不仅是知道了,还打电话将他骂了一顿,理由就是没保护好妹妹,让妹妹受委屈了。
  顾楠枫心甘情愿地受了这顿骂,毕竟要是自己能上心一些,李云洲根本就没有机会纠缠妹妹。
  “放心,爸爸那里我已经解释清楚了,还有妈那边,爷爷奶奶不知道这些事情,我们也不准备说,你自己别说漏嘴就行。”
  “哥,谢谢。”
  顾楠枫失笑:“别说谢谢了,你是我妹妹,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你跟我说谢谢,是将我当成外人了?”
  “没有。”季玥兮轻声说道,她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自己的心意罢了。
  “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是对哥哥最大的感谢了,玥兮。”顾楠枫忽然语重心长地说道,这个世界上,最让他操心地就是这个妹妹,如果不是当年那件事......
  他眼眸微暗,脸上的笑意都跟着淡了几分,只是出口的话依旧温柔:“还有那个叫......哦,陆修远的,这次是他护着你对吧?”
  季玥兮嘴角微微上翘:“嗯。”
  “他不错。”顾楠枫评价了一句,倒也没有多说。
  季玥兮一副与有荣焉的神情,她的爱豆,当然不错。
  *************
  这几天,顾末生很高兴,李云洲的事情非但没有给他造成任何的麻烦,还让顾楠枫一气之下多给了一笔投资,让他可以在后期的制作和宣传上放开手脚干。不仅如此,顾楠枫还送了一个人过来填补李云洲的空缺。
  顾楠枫送来的这位可不是一般的流量小生,那是去年刚刚摘得金玉兰最佳男主角桂冠的赵铭诚。
  赵铭诚已经好几年没有演过电视剧了,来演一个电视剧的男三,说是屈才都不为过。
  就是顾末生见到他都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以赵铭诚的咖位,就是演男一那也是绰绰有余的。
  赵铭诚自己倒是不介意。
  “能跟顾导合作是我的荣幸,希望以后的日子我们能合作愉快。”
  顾末生笑得抬头纹都出来了:“合作愉快。对了,这位是我们的编剧季玥兮。”
  赵铭诚笑望着季玥兮,礼貌地点点头,自家公司的大小姐,别人不认识,他还是清楚的,来之前,顾楠枫特意叮嘱过,不过这位与他想象的还是不太一样。
  那张精致得毫无瑕疵的脸就不说了,这一身清淡如兰的气质一点也不像是云尚娱乐的千金。
  “季老师,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客气礼貌,却又不过分热情,赵铭诚分寸把握得很好。
  季玥兮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看着有些冷淡,赵铭诚倒是不介意。
  季玥兮跟赵铭诚打了一个照面就找借口走了,她的手里拿着一个用保温袋包好的盒子,找到了正在角落里背台词的陆修远。
  她冲着陆修远招招手,示意跟她走。陆修远狐疑地看她一眼,倒也没有惊动他人,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一直走到一个僻静处,季玥兮才停下来,将手里的盒子递给他:“赶紧吃。”
  陆修远一愣,“什么东西?”他打开保温袋,才发现盒子里装的竟然是榴莲肉,保温袋底下是冰袋,所以榴莲肉冰凉凉的。
  “你特意去买的?”陆修远嗓子发涩,前天他只是无意中说了一句想吃榴莲了,没想到这姑娘竟然就记住了。
  这个小镇地处偏僻,他们拍摄的地方又处于深山,根本买不到榴莲,她到底是去哪里买的?竟然还细心地将壳给去掉了。
  季玥兮不自在地垂眸。
  “不是特意,只是刚好有朋友要来办事,我就让他帮忙带一个榴莲过来,不过他只能到镇上,我开车去取,有车,不麻烦。”
  陆修远的眸光下垂,落在她的手上,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
  季玥兮一惊,下意识想要挣扎,又想到是他,停了动作。
  陆修远的眼底却浮现了一抹心疼。
  只见她的两个指头上包着创口贴。果然,刚才余光随意的一瞥不是错觉。
  “是剥壳的时候伤到了?”明明是疑问句,语气为十分肯定。
  季玥兮越发不自在了,想要将手抽回来,却又不舍,只能僵在那里,小声解释道:“不是,是我不小心碰伤的。”
  “你说谎。”
  “没有说谎。”
  “玥兮,你说谎的时候眼睛不敢看人。”
  季玥兮:......
  才不是,我只是不敢正视你,我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对你做了什么,将你吓跑了。
  陆修远放开她的手,轻叹了一声:“另一只手是不是也伤了?”
  季玥兮将另外那只手背在背后,轻轻摇头。
  陆修远心中不知道什么感受,酸酸涩涩的,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从来没有人会将他随口说的一句话放在心上,并付诸于行动,即便是关系最好的朋友也没有。
  上山下山,没有一个半小时搞不定,加上还要开车去镇上,这炎炎夏日的,她到底是折腾了多久才给他拿了这么一盒果肉?
  “以后不要这样做了,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陆修远轻声说道,更像是叹息,还夹杂着丝丝缕缕的心疼。
  季玥兮的脸却唰地白了,蓦地抬头看他一眼,又近乎狼狈地离开目光,垂着头,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指尖微微颤抖着。
  是自己的行为给他造成困扰了吗?应该是吧,换做自己,怕是也无法接受这近乎于不可理喻的行为。他会讨厌自己吗?
  陆修远不知道自己一句话竟然让她想了这么多,甚至还设想了好几个场景,只是见她脸色不对,不禁问道:“玥兮,你怎么了?”
  “对不起。”
  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两人俱是一愣。
  陆修远好笑:“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应该是我要跟你说谢谢。”
  季玥兮一怔:“你不觉得我很......”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这种行为。
  陆修远却明白了,笑道:“我知道你是在关心我,你是觉得我拍戏太累了,所以才让朋友大老远给我带了这个,只是希望我在拍戏之余能开心一点,对不对?”
  季玥兮眸光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近乎炙热地看着他,原来他懂,他真的懂。
  “玥兮,我那真的只是随口一说,你不用为了这么一句玩笑话这么折腾,这么热的天,你这上上下下的,万一中暑了怎么办?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不会的。”季玥兮迫不及待地说道,“而且去镇上有车,我也不累。”
  只要他高兴,别说是下山上山,就是上刀山她都是愿意的。
  “可是我不愿意,朋友之间不该如此。”
  陆修远认真地说道,以前他就发现季玥兮对他很好,比一般人都好,只是那时候,他以为因为俩人是朋友,没有多想,可今天这行为,却不得不让他多想。
  难道她喜欢他?
  脑中蹦出这一想法,陆修远也不知道是吃惊还是愕然,亦或是惊喜,五味杂陈,一时竟分辨不清。
  季玥兮生怕他看出自己的心思,急忙说道:“我们不仅是朋友,我还是你的粉丝,很喜欢你很喜欢你那种,你还有粉丝大半夜在机场接你呢,跟他们想比,我只是下山去取水果而已,一点都不算什么。”
  陆修远愕然:“你是我的粉丝?”
  这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答案,他还以为......
  刚刚他差一点就要问她是不是喜欢自己了,幸好没有问出口,要是问出来了,怕是两个人都要尴尬了。
  季玥兮不自在地点点头:“是......是啊。”
  那倒是可以理解了,陆修远暗暗想到,原来是追星女孩。
  只是这一瞬间,他的心中却划过一抹怅然。那感觉来得快,消失得更快,他还没想明白,就消失无踪了。
  见他相信了,季玥兮轻轻舒了一口气,她也没有说谎对不对,她确实是他的粉丝,只是那种对偶像的喜欢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何时变质了。
  不过这些他不需要知道,他只要好好走自己的路便好,而她,也只希望能看着他越来越好,做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如此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