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18章 第26章

  “快吃吧。”季玥兮催促道,即便有冰袋,但天气炎热,冰袋都已经化了。
  陆修远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打开盒子,榴莲的味道瞬间扑了满鼻。
  季玥兮皱了皱鼻子,不动声色地偏过了头。她不喜欢榴莲,不仅是不喜欢吃,甚至连味道都忍受不了。
  她在酒店剥壳的时候,差点没将自己熏吐了。
  陆修远却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你不喜欢吃榴莲?”
  “没有啊。”
  “那就来一块?”
  陆修远将盒子往前一递,季玥兮下意识后退了好几步,退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脑中急速飞转,想找理由遮盖,没想到陆修远先开口了。
  “不喜欢榴莲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是很理解的,榴莲这东西,有人爱得不行,有人闻都不能闻,季玥兮明显属于后者。
  季玥兮喏喏,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修远却已经盖上了盖子,榴莲味道瞬间就淡了。
  “你怎么不吃?”
  “等下再吃。”陆修远道。
  “你吃吧,我没关系的,我马上就走,你吃完再回去。”季玥兮说道,这是特意为他准备的,要是时间久了,果肉口感就没那么好了。
  “你是因为榴莲的味道大,所以才将我叫过来?”陆修远问道。
  季玥兮点点头,又摇摇头,气味大是一方面,还有一个原因是剧组人多,当众给他,他肯定不会吃独食,到时候他吃到的就少了。
  当然,也是不希望别人说他跟自己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比如抱大腿什么的。她是无所谓,却不能不顾及他。
  “你吃吧,我走了。”季玥兮匆匆丢下一句就跑了,她在那儿,陆修远是肯定不会吃的。
  陆修远看着她的背影,又垂眸看着手中的盒子,心中胀胀的,有什么情绪要满出来,却又少了一个缺口。
  他打开盒子,季玥兮还贴心地准备了勺子和一瓶薄荷糖。
  这姑娘看着冷冷清清,万事不上心的模样,其实真的很细心。
  他慢慢吃着,嘴里是榴莲软绵的口感,甜甜糯糯的,就像......那个姑娘。
  他半眯着眼睛,满足地笑了。
  **************
  苏沫看着网上这一系列发展,脸色阴晴不定,到今天为止,网上已经一致认定李云洲脸上的伤是他自己弄的,就是见不得新人冒头,故意打压新人。
  加上被爆出了众多的黑料,他现在就是一只人人喊打的老鼠,退圈那已经是最宽容的结局了。
  “你早就知道了会是这个结果?”苏沫看向陈舒。
  陈舒轻笑摇头:“我只是想到云尚娱乐会出手,但没想到对方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过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云尚娱乐就是季玥兮的靠山。
  虽然不知两者具体是什么关系,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得罪季玥兮。
  想到这里,她叮嘱道:“绝对不可以得罪季玥兮,明白吗?”
  “你觉得云尚娱乐是为了季玥兮才这么做?”苏沫还是觉得不敢相信,云尚娱乐那是什么存在,怎么可能会为了季玥兮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云尚娱乐的老板姓顾,跟季玥兮也没关系啊。
  “你相信我的直觉。”陈舒说道,“不瞒你说,我曾经去查过季玥兮的身份,但是被人警告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苏沫一震。
  “苏沫,相信我,云尚娱乐这次出手绝对跟季玥兮有关,要是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跟季玥兮做朋友,这样对你以后的发展也有利。”
  苏沫出道以来就是陈舒带的,两人虽然偶尔会在工作上有分歧,但总体来说,苏沫对她很不错,她也十分信任这个经纪人。
  闻言,并没有反对她的建议,只是说道:“季玥兮这人对人太冷淡了,我跟她聊不来。”
  陈舒笑笑:“跟她聊不来,那就从她在意的人入手。”
  苏沫明白她的意思,微微皱眉,不是很情愿。
  陈舒正色道:“苏沫,你跟陆修远并没有利益冲突,不要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心思将有可能是朋友的人推到对立面。”
  “你真觉得陆修远以后能红?”苏沫问道。
  “你跟他相处了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抛开你的主观因素,你觉得陆修远如何?”
  苏沫沉默不语。
  陈舒知道她明白了,拍拍她的肩,说道:“事情的利弊我已经给你分析明白了,李云洲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以后怎么做,你想想清楚。不过丑话说在前面,要是做了什么蠢事儿,我可不负责给你收拾烂摊子。”
  ************
  赵铭诚来了剧组,压力最大的人就是陆修远了,毕竟整个剧组,不是早已成名的老戏骨,就是当红偶像,就他咖位不显,偏偏还是男一号。
  所以这几天陆修远所有时间几乎都用在了揣摩角色、背台词、跟前辈请教演技上,没有丝毫的私人时间。
  加上送了榴莲之后,季玥兮也有意避着他,用改剧本做借口,一连几天都没有去片场。
  以往视线随意一扫就能看到的人,现在却不见了踪影,陆修远很有几分不习惯。
  这日下戏早,陆修远敲开了季玥兮房间的门。
  季玥兮不知道门外的人是陆修远,开门时,她正穿着睡衣,头发用一支笔随意挽着,垂落下几缕发丝,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季玥兮蓦地瞪大了眼睛,想也不想地关上了门,差点撞到陆修远的鼻子。
  看着紧闭的房门,陆修远眼眸弯弯,里面俱是笑意,这样的季玥兮,倒是头一次见。
  很快,门就再次开了。
  季玥兮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发也放了下来。
  她有些不自在地拢了拢耳边的头发,轻声问道:“有事儿找我?”
  陆修远笑着点点头:“上次说了请你吃饭,一直没有吃成,今天正好有时间,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赏脸?”
  季玥兮看着他笑盈盈的样子,无端觉得耳朵发烫,“你等我一下。”
  她返回房间拿了包,又换了一双鞋,跟着陆修远一道出门。
  这里地方小,吃东西的地方几乎没有,他们所有的饭菜都是雇了当地的人现做的。
  所以陆修远借了一辆车,带着她去了镇子上。
  陆修远之前让方晴打听过,选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餐厅,说是餐厅,其实用饭馆来形容更合适。
  小小的店铺,正是晚餐时间,桌子都坐满了人,整个大堂闹哄哄的。
  季玥兮站在门口,有些许的不适应,她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吃饭。
  有人从里面出来,不小心撞了她一下,她身子趔趄了一下,被陆修远一把扶住。
  “没事吧?”温和的眼眸里透着关心。
  季玥兮摇摇头:“没事。”
  陆修远的手滑落,自然地牵住了她的手,带着她往里走:“我让方晴提前打电话让老板留了包厢。”
  季玥兮却没有听他在说什么,视线落在两人的手上,脸颊发烫,心脏扑通扑通狂跳,像是有人在她耳边擂鼓,就连怎么被陆修远带进包厢的她都不知。
  说是包厢,其实也不大,一张圆桌,目测可以挤下十个人,不过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倒是绰绰有余。
  陆修远熟练地点了几道菜,然后看向她:“这几道菜据说都是这里的特色菜,我们先尝尝,要是不喜欢,我们再去吃其他的?”
  季玥兮点头,她现在哪里在乎吃什么,满脑子都是刚才两人双手交握的一幕。
  陆修远又给她点了一杯酸梅汁。
  店里人多,上菜的速度却不慢,没多会儿,菜就上齐了。
  季玥兮慢腾腾地吃着,眼角的余光却注意着与她一座之隔的陆修远身上。不同于上次的聚餐,这次只有他们两个人。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只属于两个人的晚餐。
  他正戴着一次性手套剥虾,修长的手指灵活翻动,没多会儿,晶莹的虾肉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沾了一点酱汁,将虾肉放在了她的碗里。
  “这是他们家的奶油大虾,点的人最多,你试试。”
  季玥兮一怔:“你给我剥的?”
  陆修远笑笑,眉梢轻挑:“不然呢?我知道你们女孩子在外面吃饭都不喜欢吃虾,觉得不好看,这样是不是就好多了。”
  季玥兮看着碗里完整的虾肉,心头酸酸甜甜的,只是一瞬间,就飘过了诸多思绪,脱口而出道:“你经常给女孩子剥虾吗?”
  话音刚落,她就囧得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这问的是什么话,酸不拉几的,是生怕他看不出来吗?
  陆修远却仿若未觉,依旧笑盈盈的,只是眸光中却多了一丝别的什么,夹了一只虾,继续剥着,动作慢条斯理的,不像是在剥虾壳,更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这几年倒是不经常。”他笑着说道。
  季玥兮心头一梗,这几年不经常,那就是说以前有过“经常”的时候?是给女朋友吗?应该是吧,毕竟他今年也26岁了,有过女朋友也属正常。
  季玥兮一边安慰自己,可心中还是止不住发酸,还伴随着针扎般的疼痛,眼前的虾肉也在瞬间失去了它原本的味道。
  陆修远好笑地看着小姑娘皱眉的样子,慢悠悠地说出了下半句:“我妹妹喜欢吃虾,却又嫌弃虾壳麻烦,总是缠着我给她剥,我的速度就是这么练出来的,只是这几年都在京市,极少回家,倒是很久不剥了。”
  瞬间,雨过天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