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20章 第28章

  方晴摆摆手:“陆哥,楚姐那里还好说,公司那边怎么办?你总不能一直瞒着,你跟公司的合约可还有五六年才到期呢。”
  陆修远笑笑:“你想多了,我是喜欢她,但我们并没有在一起,没有谈恋爱。”
  方晴:“......这不是迟早的事情吗?”
  陆修远好笑:“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陆哥,你可能对自己的魅力不太了解。”
  陆修远:......
  他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情,她倒是信心满满。
  想到季玥兮,陆修远心中添了几分愁绪,他没有追过人,也不知道该怎么追,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对她好。
  可季玥兮对他呢?是有好感还是单纯的只是对爱豆的喜欢呢?
  一开始知道季玥兮是自己的粉丝,陆修远是被惊着了的,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欢喜,可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他又不满足于自己只是她的偶像。
  他轻轻叹口气,人啊,果然都是贪心的动物。
  不过方晴也提醒了他,他跟公司的合约期限还长,若是真的跟季玥兮在一起,只怕公司那边不好交代,还有可能会对她产生不好的影响。
  可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真心喜欢的人,就这样放弃,他又实在不甘心。他揉了揉额头,只觉得头疼。
  *****************
  天阴沉沉的,大雨如倾盆般落下。
  山道上,一身玄衣的年轻男子在马上狂奔,猩红的血液顺着雨水而下,滴落在山道上,染红了雨水。
  他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只是策马狂奔。他的脸色苍白,薄唇紧抿,冷厉的眼底透露出丝丝焦急之色。
  忽然,身后响起飞剑穿林而过的声音,他从马上一跃而起,躲过了飞剑。飞剑射中马匹,马应声倒下,地上的雨水又添了一层血色。
  一群黑衣人围着年轻男子,而男子屹立在雨中,即便身受重伤,身姿依旧挺拔如松,他的手上握着剑,已出鞘,剑身上的寒芒在雨水的洗刷下,冷意十足。
  “让开,或者死。”年轻男子轻轻启口,温和的语气,十足的杀气。
  包围着他的其中一个黑衣人冷笑:“连御剑都做不到了,还逞口舌之快!”
  年轻男子嘴角轻勾:“是吗,那就试试,我到底是不是在逞口舌之快。”
  话音刚落,他就朝那群黑衣人冲去。
  “咔,过。”
  顾末生十分满意,刚准备跟季玥兮说两句,一转头,这人已经不见了。
  季玥兮走到方晴的身边,将毛巾给她,往陆修远的方向抬了抬。
  方晴点点头,赶紧跑到还在雨中的陆修远身边。
  “陆哥,擦擦脸。”
  陆修远接过毛巾,擦拭着脸上的雨水,就听见方晴压低声音说道:“这是季老师让我给你的。”
  陆修远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雨棚里的季玥兮,那姑娘也正看着他,两人隔着人群,远远对望。
  方晴翻了一个小小的白眼,这眼神对视,若不是知道内情,她还真以为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呢。
  陆修远冲季玥兮轻轻一笑,无声说了一句谢谢,季玥兮微微偏头,眼底却多了一丝满足的笑意。
  “修远,今天状态很不错。”顾末生不吝啬夸奖,那么长的一个镜头,一遍就过了,省了不少事儿。
  “趁着今天天气合适,继续拍下一场,有问题吗?”顾末生又问道。
  陆修远摇头:“没问题。”
  顾末生就喜欢这干脆利落的劲儿,拿着大喇叭喊道:“道具组准备准备,下一场。”
  山道上又开始了一圈新的忙碌。
  季玥兮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陆修远说两句话,他就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拍摄。
  等今天的镜头拍完,天色已经暗了,一群人收工准备回酒店。
  他们已经离开了云城,到了第三个外景取景地,这里靠近北边,才十月末,已经有了深秋的凉意。
  陆修远淋了一天的雨,浑身都在往下滴水,他的脸色被冻得发白。
  方晴想给他披件外套也被拒绝了。
  “都是水,别披了,我先回房间洗个热水澡,饭就不用给我准备了。”
  他前两天回京市参加了一档真人秀综艺,当了一期飞行嘉宾,录制了整整两天,刚回来剧组,恰好碰上下大雨,顾末生临时决定先拍下雨的戏份。
  几乎是三天连轴转,陆修远实在是累了,洗完澡就睡下了,临睡前模模糊糊想起自己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睡到半夜,陆修远醒了,嗓子就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脑子昏昏沉沉的,他意识到不好,怕是生病了,眯着眼睛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拨了出去。
  “小晴,我好像发烧了,麻烦你给我送点退烧药。”
  对面应了一声,陆修远没仔细听,挂了电话,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似乎听见脚步声,他以为是方晴,开口道:“小晴,能不能帮我倒杯水,我有点渴。”声音沙哑,干涩。
  脚步声渐远,又渐近,有人轻轻拍了拍他的脸:“修远,能起来吗?”
  她的手上拿着温度计,在他的额头上测了一下温度,39.8度,温度不低。
  陆修远没有分辨出这不是方晴的声音,顺着对方的力道起身,喝了半杯水,又吞下了对方喂的药。
  脑子似乎清醒了一些,他睁开眼睛看着对方,眼前却一片模糊。
  “方晴?”他不确定地道。
  季玥兮顿了顿,想说自己不是方晴,可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和紧皱的眉头,知道他此时定然很不舒服,于是只是轻轻嗯了一声。
  陆修远轻轻摆手:“谢谢,你回去吧,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他的头疼得厉害,浑身酸痛无力,实在是没精力应付其他人。
  房间里的灯被人关了,陆修远再次陷入了昏沉的梦中。
  季玥兮担心他半夜会不舒服,没有走,搬了椅子坐在不远处,透过黑夜静静地看着床上的那团隆起。
  其实这样黑暗的环境并看不清什么,但她却不觉得无聊。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一个略重,一个轻不可闻。季玥兮细细聆听,分辨着他的心跳,在心中默数着一二三。
  分明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情,她做的却很开心。
  大概是药起了效果,陆修远睡得很熟。季玥兮开了床头的灯,将灯光调暗,再次测了一下他的体温,降了一些,她起身去浴室拧了毛巾出来,覆盖在他的额头。
  视线下落,却发现他的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从被子中滑落。
  她轻轻握住那只手,想将它塞回被窝,动作到一半,又停顿了,看了看睡得正熟的人,犹豫了一瞬,将自己的手贴在他的掌心,然后一根一根,最终,十指紧扣。
  她看着两人交握的手,露出了一抹很浅很浅的笑。
  “修远,我好像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怎么办?”她低声呢喃,却无人听见。
  半夜里,陆修远又醒了一次,季玥兮给他喂了水,见他满头都是汗,又拧了毛巾给他擦汗。
  “玥兮?”陆修远迷糊间喊了她一声,更像是梦话。应该是梦吧,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在这里,不过即便是梦,那也很好。
  季玥兮应了,温声道:“还难受吗?”
  陆修远点了头,季玥兮的手放在他的额头上,温度比之前又下去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些烫。
  她想拧湿毛巾给他物理降温,手刚离开他的额头就被他抓住了。
  “别走。”他低声说道,声音有气无力的,只是凭着本能想要抓住些什么。
  季玥兮垂眸看着他,眸光猛地颤动了几下,又恢复平静。
  季玥兮,你在想什么呢,他现在就是个病人,都病得神志不清了,哪里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玥兮,别走。”陆修远又说了一句,声音比刚才更轻,可落在季玥兮的耳中,却如春日惊雷,响在耳畔。
  她看着他的眸光越来越炽热,情绪剧烈翻涌,甚至指尖都在发颤。
  “玥兮。”他还在叫着她的名字,含糊不清的。
  “嗯,我在,我不走。”她重新在床边坐下,反手握住了他的手,紧紧的,声音温柔,却带着微颤。
  或许是知道身边的人不会走,陆修远紧皱的眉头渐渐松开,慢慢陷入了沉睡。
  **************
  陆修远睁开眼睛,眨了眨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眼神有瞬间的茫然。
  他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生病了,而季玥兮照顾了他一夜。
  他轻轻笑了笑,生病是真的,不过照顾自己的应该是方晴吧。
  他回想了一遍梦中的场景,竟发现记忆是模糊不清的,他失望地闭了闭眼,刚动了动手,就察觉不对。
  他微微偏头,视线下移,忽然顿住。
  季玥兮坐在地上,脑袋枕在床沿,睡得正香,而她的一只手正紧紧地握着他的手,两人十指相扣,亲密无间。
  陆修远愣愣地看着她,原来昨晚上的一切竟然不是梦吗?她真的照顾了他一夜?
  可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自己不是方晴打电话了吗?还是说方晴跟她说了自己生病的事情?
  他用另一只空着的手轻轻按了按额头,想不起来了,昨晚的记忆太模糊了,加上生病,现实与梦境交织,竟叫人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