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24章 第32章

  隔着口罩,触感并不明显,可看着季玥兮红得几近透明的耳朵,陆修远也能想象出口罩下是一副怎样的光景。
  他轻笑出声。
  愉悦的笑声回荡在耳畔,季玥兮心脏狂跳。
  什么叫小鹿乱撞,此时就是了。
  她想。
  “别笑。”她说,再笑下去她怕是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陆修远却以为她恼了,轻咳两声,忍着不笑,真把人惹恼了却不好哄。
  方晴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脸上一会儿姨母笑,一会儿苦瓜脸。
  陆哥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可楚姐早就叮嘱过,陆哥有任何情况都要跟她汇报,自己要是不将这件事告诉楚姐,楚姐最后知道了,自己会吃不了兜着走吧?
  想到这里,方晴再也没有心情笑了,苦着脸思索着万一陆修远恋情曝光后,自己该怎么解释。
  陆修远哪里知道小助理在想什么,看着眼前的姑娘,他多想伸手轻轻抱抱她。
  他是喜欢她的,这一点,他很确定,可对方呢?喜欢他吗?
  昨晚上那个主动的拥抱,本让他确定了几分,可季玥兮的一句谢谢,又让他变得不确定起来。
  他想表白,却又怕是自己想多了,万一人家对他并没有那方面的想法,自己这一表白,是否会将人给吓走?
  还是继续温水煮青蛙吧。
  他想。
  “晚上一起吃饭?”陆修远发出邀请。
  季玥兮倒是很想答应,可她现在脸上过敏,都是小红疙瘩,要是一起吃饭,那就必须要摘下口罩。
  不想让男神看到不美好的一面,季玥兮纠结了两秒,遗憾拒绝。
  
  结果这一晚谁也没能按时吃上晚饭,因为男二张思淼受伤了,威亚出了故障,他直接摔了下来。
  所幸高度不是很高,他只是小腿骨折,其他地方倒是伤得不严重。
  顾末生跟着去了医院,季玥兮也被他拉走了。
  “这部戏拍得可真是不顺。”顾末生站在医院走廊里,叹了一句。
  从开拍到现在,陆陆续续出了不少事儿,结果临到张思淼最后一场杀青戏了,还出了这样的纰漏,简直不能更糟心了。
  张思淼被助理推出来,竟然还有心情拿着手机拍自己被裹成木乃伊的脚,恰好听到了顾末生这一句,笑着道:“顾导,你应该这样想,幸好这威亚没有早一步坏了,不然杀青戏都不能完成。”
  顾末生都被他逗笑了,没好气地道:“你倒是有心情笑。”
  张思淼笑呵呵:“我当然有心情笑啊,顺利杀青了,正好能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一段时间,这假期,我平时可求不来。”
  确实,按照他的原定计划,今天杀青之后,他顶多休息一个星期就要去参加一档综艺,现在受了伤,起码休养一两个月。
  顾末生摇摇头,神情却放松了不少,拍拍张思淼的肩头:“小伙子不错,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张思淼本人听到这话还没什么反应,他的助理眼睛却是陡然一亮,顾末生这话等于是给了一个承诺啊,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
  张思淼:“哈哈,顾导,我可就当真了哈。”
  说着,又朝着季玥兮调皮地眨眨眼:“季老师,明天我就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合作呢?舍不得你,你会想我吗?”
  他本就年龄小,长得好看,做出这样的动作,不会让人觉得油腻,只会让人不自觉将他当成邻家弟弟。
  顾末生没好气,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想你干嘛?”
  陆修远下了戏,来医院看望张思淼,正好听到这话,也看向季玥兮:“是啊,季老师,这部戏马上就要拍完了,再见就要很久了,你会舍不得我们吗?”
  季玥兮没想到他竟然也来凑热闹,悄悄瞪了他一眼,却让陆修远笑意更浓了。
  她眨眨眼,这有什么好笑的,这人这么开心做什么?
  陆修远当然开心,季玥兮现在面对他越来越放松了,再也没有了当初的那种距离感,这是一件好事儿。
  “你们行了啊,玥兮脸皮薄,你们别欺负她。”顾末生看不下去了。
  陆修远含笑望着季玥兮,在心中赞同地点点头,嗯,确实很薄,动不动就脸红的,特可爱。
  *************
  雪纷纷扬扬,装裹了这一方天地,入目所及,一片银装。
  箫鹤一身玄衣,跪在地上,头发披散,殷红的血一滴一滴落在雪地上,红得刺目。
  他恍若未觉,微微仰头,看着站在他身前的身影,眼眸含笑:“阿绫,恭喜你,你终于为你的父亲报了仇。”
  他的脸色很苍白,只是一句话,他的脸色就又白了几分,近乎透明。
  木绫愣愣地站在他的面前,手中握着的剑身上,满是鲜血——凝固了的,属于箫鹤的血。
  就在一分钟前,这把剑贯穿了他的身体,狠狠地,毫不留情地。
  “为什么.....”不躲开?
  她刚开口,就说不下去了,嗓子嘶哑得厉害。
  分明他是可以躲开的,分明是可以躲开的呀,为什么要往她的剑上撞?
  “你一直想为你父亲报仇不是吗?你一直都希望我死,如果我的死能让你不再滥杀无辜,那我死又何妨?”
  他的声音很轻,很虚弱。
  木绫的眼神却倏然变了,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闭嘴,箫鹤,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是你杀了我父亲,是你害得我无家可归,家破人亡,变成一个人人喊打喊杀的大魔头,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滥杀无辜?他们无辜,难道我就不无辜吗?”
  箫鹤看着她的眼神悲伤,眼前这个满身恨意,暴戾乖张的人早已不是那个心地善良的小师妹了,可他却没有立场去指责她,毕竟这样的小师妹,是他一手造就。
  “是,我的错。”他说,“可是我不后悔。”
  灭门之仇不共戴天,木寒灭了他满门,他必杀之。
  “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不后悔!”木绫双目赤红,死死地瞪着他,剑尖却开始颤抖,“所以我也不后悔,箫鹤,你该死。”
  箫鹤轻轻一笑,眸光温柔,像极了那年初识时,那明朗的少年。
  “是,我该死,所以用我的鲜血能洗刷你心中的仇恨吗?”
  他的身子微微一晃,单膝已经无法稳定身形,他双膝跪地,一只手撑在地上,微微喘着气,却加速了伤口的崩裂,雪地被染红了一片。
  木绫的脸比他还白,手上的剑已经握不住,落在了地上,她的手伸在半空中,似是要去扶他,可眼神却挣扎。
  箫鹤喘了几口气,努力抬头看向她,嘴角的笑意温软:“阿绫,回来吧。”不要在穷途上挣扎,不要在深渊中徘徊,回到你本该在的轨道上。
  “回来,我还回得来吗?”她轻声问,眼神绝望,她早已被恨意支配了灵魂,回不去了,他们,都回不去了。
  箫鹤的身体倒下,倒在那片冰冷的雪地里,他睁着眼睛,看着木绫的方向,却没了呼吸。
  木绫怔怔地看着他,缓缓、缓缓地蹲下身,将他的身体抱起,脸颊轻轻贴着他的。
  “师兄,我恨你!我以为我杀了你就会开心,会满足,可事实上,我的心也空了。”
  我们都选择了一条无法回头的路。
  你让我回头,可我又拿什么回头?
  她想哭,可眼泪早已流干,她想嘶吼,却发不出声音。
  她轻轻抱着怀里那个早已没了声息的人,嘴角轻勾,露出一抹纯真的笑,一丝丝黑色的血液从嘴角滑落,她再也无力支撑着两人的身体,带着两人一起朝着雪地倒去,她微微偏头,握住了箫鹤冰冷的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既然已末路,那就共赴黄泉吧,但愿来生,我们不再相识。
  
  季玥兮怔怔地看着雪地里的两个人,眼泪无声无息落了满面,她的心脏紧缩,有那么一瞬间,她明白了什么叫绝望。
  片场久久无言。
  最后还是顾导最先做出了反应。
  “咔。”他环视着四周,视线最后落在了雪地上缓缓坐起的两人身上,沉声道,“《末路》杀青!”
  “哦。”欢呼声响起,冲散了刺骨的寒风,冰天雪地里,大家欢呼雀跃。
  历时四个半月,《末路》杀青。
  陆修远缓缓走到季玥兮的面前,挥了挥手,笑盈盈地看着她:“嘿,姑娘,在想什么?”
  他还穿着戏服,衣服上满是血,就连嘴角的血迹都未干,看着触目惊心。
  季玥兮恍惚间仿佛看到了那个倒在雪地上没了呼吸的箫鹤,与眼前的人重合,又分离,再重合,再次分离,然后渐渐远去。
  她轻轻舒口气,他不是箫鹤,箫鹤死了,可陆修远还活着。
  “被吓着了?”陆修远见她白着脸,久久不语,不禁问道。
  季玥兮摇摇头,又点点头,在某个瞬间,她确实把箫鹤当成了陆修远,被恐惧和绝望扼住了喉咙的感觉直到此时才渐渐远离。
  “恭喜,杀青了!”她将抱在怀里的鲜花递给他,眼睛晶亮。
  他定定地看着她,眼底是比暖阳更盛的暖意,他接过鲜花,抱在怀里,就像是抱着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