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25章 第33章

  《末路》顺利杀青,顾末生心中高兴,大手一挥:“晚上请大家吃饭,想吃什么随便点。”
  苏沫披着羽绒服外套,身上还化着妆,闻言,笑着问道:“顾导,什么都可以?”
  “当然,随便点。”顾末生笑呵呵,剧组比他预定的还早了一个星期杀青,一顿饭而已。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四个多月的努力,终于暂时告一段落。
  季玥兮定定地看着陆修远,本该高兴的,可心中却弥漫着淡淡的伤感,戏拍完了,就意味着分别要来了。
  这几个月,她已经习惯了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他,与他如朋友般吃饭、闲谈,可马上他们就要分别了,她还能满足于只在屏幕中看到他的日子吗?
  季玥兮只要稍微一想,心就钝钝的疼,她移开目光,轻轻咬着唇。
  ************
  顾末生这次很大方,包下了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剧组几百号人都在,就连已经杀青回家养伤的张思淼都来了。
  “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以不在呢,我要是不在,陆哥该多寂寞啊,是不是陆哥?”
  拍戏的时候,张思淼与陆修远的关系就不错,玩笑是开惯了的。
  闻言,陆修远笑着点点头:“确实,没了你,剧组少了很多欢乐。”
  张思淼得意地笑。
  张思淼的助理无奈扶额,他家这小祖宗,脑子怕是少根弦。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憋着笑。季玥兮看着这人无知无觉的样子,也忍不住轻轻勾了勾嘴角,恰被陆修远看在眼里,他眼底的笑不自觉带上了一丝柔光。
  张思淼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发出一声咆哮:“陆修远你丫的竟敢说我是二逼青年,老子跟你拼了。”
  “哈哈哈哈哈哈,咋现在才反应过来。”
  众人再也忍不住,发出一阵阵爆笑,张思淼憋得脸都绿了,若不是腿脚不便,早扑上去了。
  顾末生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思淼啊,有空就多看看书。”读书使人智慧,古人诚不欺我。
  张思淼一脸幽怨:“顾导,你想笑就笑。”
  下一秒,顾末生哈哈大笑,这倒霉孩子,果然有他在的时候,欢乐最多。
  剧组里能来的人都来了,除了李竹钰,她半个月前就杀青了,今天又有通告,实在是赶不过来。
  戏拍完了,明天大家都休息,这一晚上,所有人几乎都放开了喝,就连顾末生都喝多了。
  他端着酒杯走到陆修远的身边,握着他的手。
  “修远,你很不错,好好锻炼你的演技,总有你发光的一天。”
  他这话说得真心实意,也是他的心里话,经过几个月的相处,他十分认同陆修远这个人,在圈子里,他或许还是个新人,没有人气,没有人脉,但只要他保持现在这样努力的心,他红那是迟早的事情。
  “修远,相信我的眼光,我看人很准的,等你红了,我再找你合作,你可不许拒绝我。”
  顾末生似乎特别偏爱陆修远,拉着他的手喋喋不休。
  陆修远脾气好,安静地听着,偶尔还会附和两句。
  “谢谢顾导,以后有需要,尽管找我。”陆修远真诚地道,他的酒量还行,此时头脑依旧十分清醒。
  他听着顾末生对他的肯定,心暖烘烘的。
  顾末生其实是个特别严肃、高要求的人,在拍戏的时候,他听到他夸奖的次数屈指可数。
  却没想到原来在顾末生心里,自己是颗金子吗?
  但不得不说,被人肯定的感觉真的很好。
  在圈子里打拼了几年,陆修远见过太多的冷情人暖、捧高踩低,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更是比比皆是,如此真心诚意地肯定他,信任他的却是头一个。
  不,确切地说是第二个,第一个是那个姑娘。
  下意识地,他往季玥兮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个姑娘坐在他左手的斜对面,与他隔着几个人。
  此时她安安静静地坐在位子上,微微低着头,刘海挡住了她的半张脸,看不清她的神情。
  全桌的人都在嗨,只有她安安静静地,自成一个角落。
  顾末生大概是说够了,又去找了苏沫。
  苏沫就坐在陆修远的身边,只是两人之间很少说话,除了在戏里,戏外他们的关系依旧不冷不淡的。
  不过经纪人的话她到底听了进去,虽不至于与陆修远化干戈为玉帛,无话不谈,但也不再刻意去找他的麻烦。
  陆修远坐了一会儿,发现季玥兮从刚才起到现在,一动不动,就连坐姿都没变过,看了一眼她面前已经空了的酒杯,心中隐隐有些担心,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
  “玥兮。”他轻轻唤她,嗓音轻柔,像是怕惊着她。
  季玥兮没有反应,兀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陆修远伸手在她的眼前摇了摇,又唤了一声:“玥兮。”
  这次,季玥兮有反应了,她缓缓转过头,视线随着他的手渐渐凝聚在他的脸上,露出一抹浅浅的笑:“陆修远。”
  嗯,还认得人,看来没醉。
  “是我。”他轻笑,眸光温软。
  “嗯,是你。”她说,嗓音糯糯的,软软的,似乎还带着一丝香甜的味道,与平时的她很不一样。
  陆修远眸光轻闪,伸出一根手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这是几?”
  季玥兮乖乖地看着他,乖乖地答:“1。”
  “这个呢?”他又伸出两根手指。
  季玥兮看着他笑,嘴上依旧乖乖答道:“3。陆修远,你好笨,连算数都不会。”
  陆修远轻笑,他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这人分明就是喝醉了,清醒时的她哪里有这样乖巧的时候。
  “是啊,我变笨了,玥兮却还是这样聪明。”他轻声哄她,“玥兮,困不困?”
  季玥兮眨眨眼,然后缓缓点头:“困了,想睡觉。”
  所以刚才她低着头就是在犯困?
  陆修远暗暗想到,又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那我送你回去好不好?”他继续哄道。
  季玥兮继续乖乖点头。
  方晴坐在另一桌,留意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陆哥,怎么了?季老师喝多了?”
  陆修远点点头:“我先送她回酒店,这边交给你?”
  方晴:“行,不过你一个人搞得定吗?”她一边说,一边打量着季玥兮,眼神清明,脸也不红,看着一点也不像喝醉的样子。
  陆修远看了看季玥兮:“没问题。”
  季玥兮一看就是那种即便是喝醉了也乖巧听话的人,应该不难搞定,只是很快,陆修远就打脸了。
  他们住的酒店不在这里,方晴送两人到门口。
  “陆哥,你扶着她在这里等着,我去叫车。”今天这种情况,肯定是不能自己开车的。
  陆修远一手扶着季玥兮,一手拿着她的包包:“好。”
  季玥兮安安静静地站在他的身边,模样乖巧。
  车子很快就来了,陆修远扶着她下台阶的时候,季玥兮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陆修远急忙稳住身形,却还是被她带地身子一偏,幸好方晴及时拉住了他的手臂,两人才没有摔跤。
  “没事儿吧?”陆修远率先问季玥兮。
  季玥兮却直勾勾地盯着方晴,确切地说是盯着方晴抓着陆修远手臂的那只手。
  忽然,她抬起手,狠狠拍在了方晴的手臂上,然后抱住陆修远的胳膊。
  陆修远和方晴都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她,尤其是方晴,莫名被人打了一下,还挺疼。
  “季......季老师?”
  季玥兮紧紧地抿着唇,抱着陆修远的手臂不撒手,盯着方晴,一字一顿地道:“我的。”
  方晴错愕,她说什么?
  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陆修远也愣了,默默盯着她,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季玥兮却下意识抱紧了他的胳膊,死死盯着方晴,眼神十分戒备,又重复了一遍:“我的,不能碰。”
  方晴终于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现在她能确定了,季玥兮这绝对是喝醉了,而且醉得不轻,不然这样的话,平时的她是绝对不可能说出来的。
  她连连点头:“好好好,我不碰,他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一边说,一边还后退了几步,离着陆修远远了一些。
  季玥兮满意了,收回了视线,可抱着陆修远胳膊的手却没有松开。
  陆修远心中满满胀胀的,小嫩芽破土而出,几乎是瞬间,就长成了参天大树。
  “她这里有我,你先走吧。”陆修远对方晴说道。
  “哦哦,好,好,有事给我打电话。”方晴应了几声,转身回了酒店。
  陆修远半抱着季玥兮,缓和了神情:“现在我们回去?”
  没有了别人,季玥兮又成了那个听话的孩子,乖乖点头,跟着陆修远上车,只是视线黏在他的脸上,一刻也没有挪开。
  陆修远小心护着她的头,免得她撞到,刚刚在后座上坐定,季玥兮就握住了他的手。
  他试着轻轻抽了抽,季玥兮却反而握得更紧了,神情也不由变得紧张起来。
  “我的。”她说,眼神看上去还带着几分委屈。
  陆修远不动了,定定地看着她,笑得温柔:“是,你的,我不走。”
  得了他的保证,季玥兮一下子放松了,嘴角浅浅上扬,似是餍足的小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