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26章 第34章

  陆修远眼眸弯弯,一颗心软成了一片。
  季玥兮喝了酒,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得了陆修远的保证,心一放松,困意就上来了,抱着他的胳膊,慢慢闭上了眼睛。
  车厢里十分安静,陆修远听着身边人清浅的呼吸声,微微偏头,静静注视着她的睡颜,稍稍调整了姿势,将她的头搁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本想抱着她,可他的胳膊一动,季玥兮就皱眉,怕将人吵醒,他没敢继续。
  幸好季玥兮就算是睡着了也跟她的人一样,十分安静、乖巧,保持着这个睡姿一直到酒店门口都没变。
  “玥兮,到了。”陆修远轻声说道。
  季玥兮微微皱了皱眉,脑袋反而往他的脖子里拱了拱。
  陆修远不由笑了,去也没执意叫醒她。他小心地抽出手,将她整个人抱出来。
  她长得瘦,抱起来也很轻,这不禁让陆修远怀疑他抱的真是个成年人吗?他妹妹的体重都比她重。
  还是太瘦了,以后应该让她多吃一点。他默默地想着。
  身子半悬空,熟睡的季玥兮终于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盯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好半晌,才软软糯糯地开口:“陆修远?”
  “嗯,是我,醒了?”他嗓音温柔。
  季玥兮却不说话了,只盯着他看,然后抱住了他的脖子,将头埋在了他的颈间,蹭了蹭,又蹭了蹭。
  陆修远觉得有些痒,却没有躲,而是轻笑着说道:“怎么跟我家果儿似的。”
  果儿是他养的一只短腿猫,也喜欢腻在他的身上蹭他。
  将人抱进酒店房间,放在床上,他刚准备起身,去被季玥兮猛地一拽,整个人差点倒在她身上,幸好他反应及时,撑住了身体。
  他垂眸看她,季玥兮也正在看着他,只是满脸的委屈。
  “怎么了?”他问。
  季玥兮委屈巴巴地看着他,也不说话,眼底却多了一层水雾。
  陆修远一怔,她是要哭了吗?可是为什么呢?
  他有些慌乱,嗓音却越发温柔:“玥兮,怎么了?告诉我好不好?”
  “不许走,不许丢下我。”季玥兮终于开口了。
  陆修远失笑,原来是以为自己要走,所以才觉得委屈吗?
  “我不走。我是想给你倒点水,你渴吗?”
  喝了酒,季玥兮的反应变得迟钝,过了好一会儿才理解这话的意思,她舔舔唇:“渴。”
  “那就放开我,我去给你倒水,我保证不离开,好不好?”
  季玥兮神情纠结,犹犹豫豫了好一会儿,才放开了他,可五官却皱成了一团,像是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
  陆修远觉得好笑,伸手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宠溺道:“你呀你,喝了酒怎么变得这么粘人,这么可爱。”
  这个房间是个套间,房间里没有热水,不过有热水壶,他拿着热水壶去了浴室,洗了又洗,确定干净了才开始烧水。
  然后拿着杯子冲了又冲。
  结果等他回到卧室时,却没有看到在床上看到季玥兮,他一惊,刚想叫她的名字就在另一个角落里看到了她。
  那个姑娘此时正蹲在窗帘边,用窗帘包裹着自己。
  这是在干什么?
  陆修远看得一头雾水,随手将杯子放在一边,走到了她的身边,试着拉拉窗帘。
  “玥兮。”
  窗帘一拉就拉开了,季玥兮正蹲在地上,仰头看着她,眼睛晶亮,眼神纯真得像个孩子。
  “玥兮,你在做什么?”陆修远好奇。
  “兔子。”
  “嗯?”陆修远不明所以,“什么兔子?”
  季玥兮却不答,双手举在头顶上,竖着两根手指,在他面前蹦了几蹦,就跟只小兔子似的。
  她回头看他,笑眯眯的,那是平日里极少在她脸上看到的明朗笑容。
  她长得很好看,是比陆修远看过的所有女孩子还要漂亮的好看,此时笑起来的样子,竟让陆修远呼吸猛地一滞。
  他怔怔地看着笑得明媚的姑娘,脑子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干巴巴地说道:“嗯,挺可爱的。”
  也不知这可爱到底说的谁。
  季玥兮似乎很不满他的回答,又蹦了蹦,然后再次仰头看他,一脸期待。
  陆修远脑子打了几个结,定定地看着她,忽然灵光一闪,脱口道:“你是在扮演小兔子吗?”
  季玥兮的眸光陡然亮了,脸上的笑也跟着明亮了几分,她期待地望着他,似乎在等着什么。
  陆修远回神,没忍住,伸手在她的脑袋上轻轻揉了揉,“小兔子很可爱。”
  季玥兮满足地眯着眼,似乎很享受他的抚摸。
  陆修远笑眼弯弯,这是真将自己当成一只小兔子了?这姑娘怕不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
  “胡萝卜。”季玥兮又开口说道。
  嗯,兔子要吃胡萝卜,这逻辑没问题。
  可问题是这大半夜的他上哪儿去找胡萝卜给她?
  不对,这不是重点,玥兮不是兔子,吃什么胡萝卜!
  他蹲下身,与季玥兮平视:“不能吃胡萝卜,我们去喝水,好不好?”
  季玥兮摇头,眼眶倏地红了,委屈地看着他,欲哭不哭的样子。
  她这模样,活脱脱就是委屈小兔子的翻版,陆修远哪里舍得说不,只要哄道:“好,吃胡萝卜,我给你去找胡萝卜,你先起来好不好?”
  季玥兮乖乖点头,顺着陆修远的力道起身,却一步不离地跟在他的身边,眼巴巴地望着他。
  陆修远先端起水杯放在她的嘴边,轻声哄道:“先喝水,喝完水我们去找胡萝卜吃。”
  季玥兮却疯狂摇头,“喝水,拉兔子,会死。”
  陆修远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季玥兮已经退后了好几步,神情戒备地看着他手中的杯子,仿佛那是什么毒药。
  陆修远抚额,兔子喝水就会死,这是谁给她灌输的逻辑?
  “玥兮,过来。”他招手,试着靠近两步。
  季玥兮见他要过来,一转身,直接跑到了床边,抓着窗帘就把自己给包住了。
  陆修远失笑,这行为看着怎么那么像鸵鸟呢,难道她以为用窗帘包住自己,他就看不见她了?
  他看了一眼水杯,想了想,还是将水杯放在了一边。
  “玥兮,没有水了,不会死,出来。”
  季玥兮不动,陆修远又哄了一次,那姑娘这才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脑袋,盯着他的手,确定他手上真的没水了,这才欢欢喜喜地跑出来,又直勾勾地盯着他。
  “胡萝卜。”
  陆修远叹气,这茬是过不去了?
  喝醉的季玥兮明显是个执拗的人,见他不给胡萝卜,就那么盯着他看,神情委屈巴巴的,似乎在指责他说话不算话。
  “好好好,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胡萝卜好不好?”
  季玥兮点点头,又摇摇头,拉着他的衣袖,摆明了不让走。
  陆修远哄她:“你看,这里没有胡萝卜,我要出去给你买,你不让我走,我怎么买?我不去买,你就吃不上胡萝卜,你说对不对?”
  喝醉的人脑子都打结了,哪里听得懂他那如绕口令一般的话,扁着嘴,要哭了。
  陆修远头疼,想到之前他还觉得喝醉酒的季玥兮乖巧的话,就觉得脸疼,乖巧是乖巧,可听话却不见得,这姑娘喝醉了难缠啊。
  “这样,我出去五分钟,给你买胡萝卜,五分钟就回来,你数三百个数,我就回来了。”
  “像这样,1、2、3......”
  季玥兮眉头皱着,想了好半天,才勉强同意。
  陆修远将她安置在客厅的沙发上,确定她开始数数,就快速出了门,他记得酒店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药店,他去买点醒酒的药。
  陆修远一路都是用跑的,唯恐回来迟了,那姑娘就真哭了。
  打开门时,他累得气喘吁吁,见那姑娘好端端地坐在沙发上,轻轻松口气。
  他将醒酒药倒在杯子里泡开,确定水温是合适的,才端到季玥兮的面前。
  “乖,把这水喝了,然后我们就吃胡萝卜。”
  季玥兮惊恐地看着他的水杯,整个身子都缩成了一团,仿佛那是什么毒蛇猛兽。
  “不要不要,会死,会死。”声音里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哭腔。
  陆修远一怔,看着她脸上真切的恐惧,就连脸色都因这份恐惧而苍白了几分,眼底闪过一丝困惑。
  可他顾不得多想,连忙将杯子放得远远的,伸手抱住了她,这才发现她竟然连身子都在发抖。
  他的心一疼,稍稍用力,将她拥入怀中:“没事了没事了,没有水了,不会死,玥兮不怕。”
  季玥兮轻轻抽泣着,嘴里还呢喃着:“兔子,喝水,会死。”
  陆修远顾不得深究她为什么会在喝醉的时候将自己当成一只兔子,还记着喝水会死,只是用力抱紧了她,不断地在她耳边轻声安慰着。
  过了好久,季玥兮才渐渐放松下来,睁着那双纯净如孩童的眼眸看着他。
  “胡萝卜。”
  陆修远好气又好笑,掐着她的脸:“喝水你不愿意,胡萝卜倒是没忘记。”
  季玥兮不满地皱着眉,腮帮子鼓鼓的。
  陆修远根本不敢用力,放开了他,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巧克力棒,这是他去买解酒药时,顺便在便利店里买的。
  “给,你的胡萝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