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和爱豆结婚了 > 第32章 第40章

  意识到他要做什么,季玥兮连呼吸都放轻了,心脏却开始狂跳,脑中轰鸣,一片空白。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软软的,QQ的。
  季玥兮蓦地瞪大了眼睛,呼吸都停滞了,脸上的温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上升。
  光影中,两人目光相对,呼吸纠缠。两唇相贴的距离,仿佛心与心的贴近。
  陆修远的脸稍稍退开一些,轻声道:“傻姑娘,呼吸。”
  犹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季玥兮才重重呼出了一口气,憋死她了!
  可随即又想到刚才做了什么,她脸上尚未退下去的温度又有了开始飙升的痕迹。
  她低着头,连看都不敢看陆修远一眼。
  他亲她了!!!!
  满脑子都是这四个字,季玥兮心神恍惚,不止今夕是何年。
  电影放了什么,不知道!
  相比起她,陆修远要淡定得多,只有隐匿在黑暗中犹如红宝石般的耳朵暴露了他心中无法平复的情绪。
  他握着她的手,从头到尾都没有松开,而季玥兮也没有想着抽回来。
  光影打在两人的身上,周围的空气泛着丝丝缕缕的甜。
  季玥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电影院的,刺骨的寒风一吹,昏昏沉沉的脑子才渐渐清醒过来。
  她微微垂眸,落在两人相握的手上,十指相扣,亲密无间。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恰好对上对方含笑的眼眸:“先送你回家。你回你父母家,还是公寓?”
  临近新年,她最近住在老宅。
  “我爸妈家。”
  陆修远点点头,打了一辆车,报了地址,他还记得那里的地址。
  一路无话,可空气中甜腻的气氛只浓不淡。
  陆修远送她到门口,握着的手却没有放。
  “玥兮。”
  她看他,等着他的下文。
  “我想做你的男朋友,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他问,神情认真,眼底还带着一丝忐忑,虽然隐约能猜到答案,可没有听她亲口说出,依旧怀有几分不确定。
  他本想慢慢来的,至少要等自己变得更强大一些,可今晚没有忍住的一个举动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
  但是他不后悔。
  季玥兮在他期待又忐忑的目光中点了头。
  陆修远抱着她,疯狂跳动的心久久难以平静。
  *************
  季玥兮踏进家门的时候,心情很好,整个人像是踏入了云端,飘乎乎的,嘴里还哼着调子,直到看到沙发上的人。
  她的脚步一僵,没来由地心虚。
  “哥。”
  顾楠枫定定地看着她,脸上没有惯有的笑容,看得季玥兮心生不安。
  难道被哥哥看到了?不可能,刚才小区外面没有人,哥哥不会知道。
  “过来。”顾楠枫缓和了语气,尽量温和地说道,对着妹妹,便是有天大的怒气也要压下去。
  季玥兮走过去。
  “哥,对不起,我不该不跟你打声招呼就走了。”她主动认错,这件事她做的确实欠妥当,起码应该当面跟哥哥说一声。
  顾楠枫眼底的怒气一闪而过,却不是针对季玥兮的,自家的妹妹他清楚,听话乖巧,做不出这样的事情,肯定是被人怂恿的。
  “先坐下。”他开口,心中不断告诉自己,不能跟妹妹生气,绝对不可以。
  季玥兮坐下,尽管顾楠枫已经极力克制,可她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怒气,兴奋了一整晚的心像是冬日里兜头而下的凉水,拔凉拔凉的。
  哥哥真的生气了。
  她不安地张了张嘴,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哥。”她拉着他的衣袖,轻轻晃了晃,嗓音里带着她自己都没察觉的惊惶。
  顾楠枫一怔,意识到自己吓到她了,急忙调整情绪,半揽着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她;“哥哥没有生气,玥兮不怕。”
  “哥,对不起。”她小声道歉。
  “玥兮,哥哥真的没有生气,只是担心你,你知不知道这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出去有多危险?”
  新闻上那么多半夜遭遇不幸的女孩子的新闻,每次看到他都心惊胆战。若是这种事发生在自己妹妹身上,他们家的人能疯。
  “他不是坏人,他很好。”季玥兮不愿意哥哥误会陆修远,她的陆修远是天上星,云中月,是最好最好的存在。
  顾楠枫听到这个名字就想生气,可想到傅诗的话,那怒气又悉数不见,他定定地望着妹妹,眸光深深。
  “就这么喜欢他?”
  季玥兮脸一红,不说话,小女儿家的心思,怎么好跟哥哥说呢,会害羞的呀。
  顾楠枫的心一沉,他曾以为妹妹对陆修远只是粉丝都爱豆的喜欢,可现在看来,竟然不是吗?
  “玥兮,你......”他斟酌着用词,可却不知该从何说起。他想质问,想发火,甚至想冲到那个人面前,狠狠揍一顿。
  “哥?”她看着他,不明所以,又忐忑不安,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
  想到什么,顾楠枫的脸色微白,心中的想法悉数破碎,只剩下一句。
  “玥兮,你告诉哥哥,这个家是不是让你很压抑,你跟哥哥说实话,无论你说什么,哥哥都不会怪你。”
  季玥兮沉默,心中的不安渐渐扩大。
  所以真的被傅诗说中了?他们给她的爱已经给她造成了负担,所以她才想要逃离这个家,逃离他们?
  可他们对她不好吗?他们这样的小心翼翼,只是不想让她再次受到伤害,他们希望她平安喜乐一生,难道这样也不对吗?
  “玥兮,真的这么不喜欢家里吗?”他问,嗓音苍白无力,眼底是毫不掩饰的难过。
  季玥兮心一惊,下意识地摇头,不是的,她没有不喜欢这个家,她没有不喜欢他们,她只是......
  只是什么呢?
  季玥兮茫然。
  “哥。”她凭借着本能拉着他的衣袖。
  “我只是不想你们那么累。”她说。
  她从未怀疑过家人对她的爱,不管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还是哥哥,都是爱她的,这一点,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他们太小心了。
  她不想上学,可以不上,他们自会请最好的老师来家里教她;不愿意与人接触,那也没关系,他们放下所有的工作陪着她;她想有朋友,那就请所有的同龄女孩子来陪她,只要她高兴。
  他们给她缔造了一个王国,一个充满了鲜花、阳光、不会有一丝一毫危险的王国,唯一希望的只是她开心。
  可他们不知道,他们的这份小心,恰恰成了她的不开心。
  她希望能跟正常人一样,拥有正常的生活,上学、交友、工作,不需要讨好,不需要小心翼翼的呵护,不需要将她当成城堡里的公主,只是跟个平常人一样就好。
  可这份心该怎么跟他们说呢?
  他们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因为爱她,她怎么可以说出想要自由的话?那不是申诉,那是用刀子狠狠扎在他们的心上,鲜血淋漓的那种。
  她不愿意那么做,他们爱她,她也是爱他们的。
  有时候看着他们,她都觉得累。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此时此刻,顾楠枫却看懂了,原来是这样,原来竟然真的是这样!
  他笑了,眼角却沁出了泪。
  季玥兮慌了。
  “哥。”嗓音里带了一丝哭腔。
  顾楠枫的失态只是一瞬,很快恢复过来,轻轻拍着她,安抚道:“没事,哥哥没事。”
  “对不起,我错了。”
  “你没有错,是我们想左了,你从来都是一个坚强的姑娘,是我们不该将自己的意志和想法强加在你的身上,玥兮,该说对不起的,是我们。”
  “哥。”
  季玥兮不安,非常不安,为什么哥哥会突然跟她说这些,是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吗?还是自己的行为让他们失望了,自己终究是伤了他们的心吗?
  她明显焦躁起来,呼吸渐渐急促。
  顾楠枫眼眸微沉,拍着她的手节奏变快,声音却越发温柔:“玥兮,看哥哥。哥哥没有伤心,没有失望,哥哥只是失落,没想到不知不觉间我的妹妹竟然长大了。哥哥原本想着将你护在羽翼下,一辈子,可此时却发现自己好像没用了。你理解吧?那种无用武之地的失落感。”
  季玥兮看着他,惊惶不安的心渐渐落了地。原来他们没有伤心,没有对自己失望,幸好幸好。
  顾楠枫微不可查地松口气,差一点,他就要自杀谢罪了。
  季玥兮恢复了往日的安静,安安静静地坐在他的身边。
  顾楠枫不敢继续之前的话题,虽然不愿,却还是提到了陆修远。
  “不是说出去吃夜宵了吗?吃了什么?”
  提到陆修远,季玥兮的眼眸微亮。
  “火锅。还看了电影。”
  难怪这么迟才回来,顾楠枫暗暗咬牙,骗妹妹去吃夜宵,又去看电影,陆修远其心可诛!
  可看到妹妹眼底的星光,他又犹豫了。
  那个人,真的让她觉得那么快乐吗?
  他还记得妹妹进门时,脸上的笑意,那么明朗,那是他从未在她的脸上看到的。
  如果,他是说如果。
  如果陆修远真的能让妹妹觉得快乐,他也不是不能接受他出现在妹妹身边。
  这个世界上任何事,都比不上妹妹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