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余生 > 第26章 chapter36
两间房就在隔壁,余晟帮她把行李安放好就本本分分地退了出去,临走还嘱咐她记得把门反锁,以及早些休息。
  
  苏念看着这个人一副老实单纯心无杂念的样子,倒显得是自己心思不纯了。她心里不禁寻思着,这人是以退为进呢?还是欲擒故纵呢?
  
  苏念正收拾着行李,就听见那边哗啦啦的水声,想着余晟应该正在洗澡。不知怎的,脑子里就忍不住开始浮想联翩,她连忙打住自己危险的想象,晃了晃自己的脑袋,吐槽这破地方隔音效果怎么这么差。
  
  苏念拿着洗漱的东西也准备去洗澡,调试了一下水温发现完全不出热水,她到处查看了一圈,发现应该是热水器坏了。
  
  正焦虑着,那边的水声停了,苏念想了想,轻巧地拿上自己的东西,到隔壁敲响了余晟的门。
  
  门很快打开了,眼前的场景却让苏念感觉自己血压一下子升了上去。余晟就裹了条浴巾,上身赤·裸着露出精瘦的腰线和结实的腹肌。
  
  他一只手拉住门,一只手倚着门框,语气万分自然地说:“怎么了?”
  
  苏念虽然觉得大脑生烟,但还是努力让自己做到目不斜视,她看着余晟的眼睛义正言辞地说:“我那边热水器好像坏了,想借一下你这边的浴室。”
  
  不等余晟回答,她笑着说了声“谢谢”,直接低头从他手臂下面钻进了房间,然后一溜烟赶紧跑进浴室关上了门。
  
  余晟看着她有些慌乱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眼里深沉,似有暗潮翻涌……
  
  苏念洗完澡换上了睡衣出来,看见余晟已经穿上了黑色线衫和灰色长裤,正靠在床头专心致志地看着枕在腿上的电脑,全神贯注地打着字。
  
  苏念看着他那副认真起来就清冷禁欲的样子,忍不住低头打量起自己身上新买的这件碎花连衣裙睡衣,心里不禁腹诽:一个大男人怎么穿得比自己还保守啊。
  
  她从他床前走过去,余晟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全程连眼皮都没有掀一下。她觉得不对劲,又从那边走回来,余晟还是无动于衷。
  
  苏念心里不信邪的那个劲起来了,她决定要走到余晟身边去。走了几步,她撩了撩头发,却感觉头皮忽得一痛,她嘶得吸了一口凉气。
  
  余晟终于抬起眼看了看她,她忙着整理自己的头发,发现是一撮头发跟肩膀后面的一个纽扣搅在了一起。但她看不清纽扣的位置,扯来扯去也理不顺。
  
  余晟看着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还是忍不住了,伸出手朝她招了招,开口无奈地说:“过来,我帮你。”
  
  苏念眼睛一亮,连忙乖巧地坐到他身边。余晟俯身过来,认真地帮她解起了头发。她把头侧过去,发现自己的鼻子几乎可以蹭到他的脸庞。她闻到余晟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和自己身上的栀子花香混合成独特而好闻的味道。
  
  她微微偏头忍不住想要更凑近,余晟的脸却一下避开了。
  
  “好了。”余晟淡淡地说了一声,然后又重新靠回去一脸淡漠地敲起了电脑。
  
  苏念怔怔地看着余晟低头冷淡的表情,心里瞬间疑云密布:这人今天怎么回事?我不就要了两个单人间吗?我第一次穿着睡衣坐到他面前,他居然这么冷漠?自己在他面前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
  
  苏念不服气的逆反心腾得一下燃起来了。她想了想,然后站起来走到余晟身边,把长发撩到一侧耳后,故意露出自己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脖颈。
  
  她俯身下去,盯着余晟膝上的电脑屏幕,语气好奇而无辜:“你在忙什么呢?”
  
  “项目方案。”余晟语气冷淡,回答地有些敷衍。
  
  苏念暗暗地咬了咬牙,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她靠得更过去些,又往下低了低,睡衣本就宽松,领口往下微微垂坠着,露出若隐若现的撩人勾线。
  
  她指着电脑,一脸纯真,“这是你们设计的网页效果图吗?看起来很不错诶。”
  
  余晟还是没什么反应,低低地嗯了一声,继续把文件往下翻,不再理她。
  
  苏念真的火了,且不说自己还算有模有样,要啥有啥。这就穷乡僻壤,月黑风高,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正常男人也不应该是这副高冷矜贵的样子吧?
  
  好歹自己也是一有名分的正牌女友,这个样子倒显得她不正常,这算个什么事儿啊?
  
  可她今天就咽不下这口气了,她就不信今天这莫名其妙的余晟就真的是对自己清心寡欲。
  
  她黑溜溜的眼珠四处转了转,发现自己的手表还放在床那边的柜子上。她心里一横,面上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我手表在这儿呢,我说我刚刚怎么到处都找不见。”
  
  余晟微微挑了挑眉,手从键盘上放下来,转头看了看旁边床头柜上的手表。心里嘀咕,明明自己刚刚放这儿的,这么显而易见这丫头胡说八道地想干嘛?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身旁的床微微下陷。苏念的腿已经搭上了余晟的床,她半跪着在他身侧,纤瘦娇柔的身子直接从他身前与大腿间的空隙横亘过去,伸手去够那边的手表。
  
  余晟一瞬间呼吸都停滞了,苏念身上柔软的布料和光滑的肌肤若即若离地贴着他。她的睡衣松松垮垮地搭在身上,手往前伸着,腰背优美的曲线瞬间展露无疑。看起来漫不经心,实则却动人心魄,像一只性感又敏捷的小野猫。
  
  苏念能感觉到自己裸·露的大腿磨挲着余晟胸前的衣衫,有些痒,但很舒服。她拿到那边的手表,还不慌急着回来,就那么拿着看了看,语气无奈又遗憾地说:“怎么都这么晚了?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本来只是一句感叹时光蹉跎的话,放在这儿听起来却显得别有一番深意。
  
  见余晟还是沉沉地没反应,苏念心里终于泄了气,生出几分失落。自己在这儿卖弄风情,人家偏不领情,倒显得是自己没趣了。
  
  她拿上表慢慢退回来,乖巧地跪坐在余晟身边。
  
  余晟的下巴紧绷着看不出情绪,苏念俯过去,吻了吻他紧抿着的唇角,然后抬眼看了看他,轻轻说:“谢谢你的浴室,晚安。”然后退下去穿上拖鞋准备离开。
  
  刚转身就听见背后响亮的“啪”得一声。苏念心里一惊,暗暗抱怨:关个电脑这么用力干嘛!但接着下一秒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拉扯着重重地跌在床上。
  
  苏念还在晃神,余晟紧紧地攥着她的手腕,把她牢牢地按倒在床上。他压在她身上,气息喷薄在她脸上,呼吸沉重透着压抑,眼中燃着的热望是她从来没见过的。
  
  余晟的鼻尖蹭着她,声音嘶哑着,语气隐忍带着微薄的怒意,“念念,这是你招惹的,我忍了很久了。”
  
  说完余晟低头激烈地吻上她,一时间热潮汹涌,两个人的唇齿交缠着难分。余晟肆虐地席卷着苏念肺里的氧气,她喘着气努力承接着回应。
  
  这个吻不似往日温润柔情,或缠绵悱恻,而是带着侵略,带着渴望,是苏念从没有感受过的。
  
  苏念努力把手从余晟的禁锢中解脱出来,紧紧地勾住了他的脖子,和他辗转痴缠。吻得神魂颠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想去剥他的衣服。
  
  当她两只手把他的上衣撩到快一半的时候,余晟嚯得立起身,喘着粗气。苏念看着他动情的样子激动不已,却不料他一下把衣服重新拉了下了。
  
  苏念不解地盯着他,接着自己眼前就是一黑。
  
  苏念完全没反应过来,余晟拉过被子把她罩住,又把小女人往里面裹了几圈,然后把整个人一把扛起来就往门外走。
  
  苏念不明所以,拼命蹬着腿在余晟肩上挣扎,“你干什么呀!快放我下来!”。
  
  余晟把她按在肩头不理,走到隔壁把门打开,然后把苏念扔回到自己床上。苏念闷在被子里挣扎着想出来,余晟一把将她捞了起来。
  
  他看着苏念微微喘着气,转头对上她那幽怨愤恨的眼神。
  
  她这副样子看着就像一只发怒逞凶的小奶猫,余晟一下子忍俊不禁,这一笑完全没有刚刚的意乱情迷,笑得清风朗日,霁月光风,笑得苏念一下子没了脾气。
  
  余晟抬起手,轻柔地整理好苏念凌乱的头发,拨开她光洁的额头,贴上去深情地吻了吻,然后靠着她的额头,语气温软带哄:“乖乖的,好好休息,明天见。”说完就转身走出去了,留下苏念一个人在房间里发愣。
  
  等苏念脑袋稍微清明一些,还是一动不动坐在床上,开始反思自己刚刚都经历了些什么。正想着,就听见那边又响起哗啦啦的水声,等她反应过来,还是害羞地红了红脸。
  
  她重新倒进被子里,似乎还能感受到余晟的体温和气息。回想起今晚自己的种种举动,连她自己都意想不到,原来她在他面前还可以那样的大胆与主动。
  
  她忽然想起林露以前说过的一句话:爱,可以唤醒一个人所有的本能。
  
  她翻了个身,看着窗外静默的黑夜,月色带勾,散着清朗的亮光,让她想起余晟那双澄澈的眼睛。
  
  林露说得是没错,但她现在更觉得,或许更深的爱,可以让人克制住自己所有的本能。
  
  不是有那句话吗?“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余晟洗了个冷水澡出来,躺在床上忍不住回想起今晚苏念的每一次撩拨。他不是不想要,反而是太想太期待了,因为这样,才不愿让自己和她的第一次发生在这种促狭简陋的地方。
  
  小丫头自控力差,容易把持不住,但他想给自己爱的女人留下一个尽可能完美的回忆。如果这都做不到,那自己这个男人做得也太失败了。
  
  他用手枕着头,阖上眼,嘴角不禁又向上深深弯起。
  
  “这小丫头,有时候还真是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