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04章 芳心动

  “雪香,刚才那位少年人有些眼熟。”说此话的,正是方才香料店中那名为首的蒙纱女子。
  “我没什么印象。”雪香正想着刚才那笃耨香,听到蒙纱女子问她,胡乱地说道。
  雪香初闻笃耨香倒不觉得如何,然而方姓少年走后,那清香悠远的香气似乎还在鼻前围绕。
  小姐待自己很好,要是自己提出买些此香,小姐应该不会拒绝。
  然而这香如此稀少,这少年都买了去,以后这香恐难见到。
  雪香越想越觉得那香极好,也更加懊恼,嘟着嘴有些不高兴。只是她此时带着黑纱斗笠,也没人知道。
  “这少年姓方,是岔路口遇到的商队管事,你向他打听过路。当时你把他当成伙计还闹了一个笑话。”蒙纱女子提醒道。
  “哦。”雪香回过神,装模作样地想了片刻,说道:“正是此人。这人只是小小管事,但出手阔绰,有些古怪。听他话语,这香是他自己所用,并非替主人购买。”
  那女子点了点头,说道:“高门大户中有极受重视的管事,这些管事身价颇丰。只是这些管事一般是成年男子,这少年年纪不大却受主家重用,看起来有些本事。”
  这两名女子看似主仆,但谈笑之间又好似姐妹。
  她们似乎是第一次到开封府,顺着拱辰街停停走走,不时买些新奇的小物件。
  她们正在一间铺子前驻足观望,对面的街道上走来一名青年男子。
  男子约二十左右岁,衣着普通,腰间悬着一柄乌鞘宝剑。
  这人身形颀长,容貌极好,看起来英俊潇洒卓尔不凡。只是他似乎有心事,低着头,眉头微蹙。
  男子身旁跟着一名老者,后面跟着几名随从。这几名随从一身劲装,脚步轻盈,都背着长短不一的包裹。
  这男子不知想到了什么,对身旁的老者说道:“周管事,若有新奇物件,都买上一些。表妹平日里最喜欢这些小东西。”
  周管事点头称是没有多问。陆公子最近心情不好,自己虽身份特殊,但也不想多事。
  雪香陪着小姐挑选物品,余光中看到那名俊秀的青年男子。她低声说道:“小姐,陆公子在前面。”
  那女子瞥了一眼青年男子,小声说道:“嘘声。”
  两人悄然转身,挤进人群。到了拱辰街口,看到路边有一茶摊。刚才买香料的方姓少年正坐在那里。
  来拱辰街购物的一般都是富贵人家,自不会失了身份去路边的茶摊喝茶。虽然也有平常百姓到此闲逛,但大都舍不得花钱饮茶。这种茶摊,本就不应出现在此处。
  虽没人照顾茶摊生意,但路过茶摊的行人,都会向茶摊老板吴老打声招呼。
  这吴老原是“丰余堂”医馆的掌柜,妙手回春救人无数。因年纪大了,收山将医馆交给儿子打理,自己开个小茶摊打发时间。
  前两年,这老者中了邪,竟出山给人看病,但只诊治贫贱之人。
  贫贱病人只要花上一文茶钱,他便出手诊治,来者不拒。所开之药也都是些价格低廉之物,让贫贱之家能承受得起。
  这事让其它医馆头痛不已,但老者有贵人庇护,这些医馆也无可奈何。
  吴老一辈子都没出过开封府,现在年级大了走不了远路。自结识方玉后,每次见到方玉都缠着他讲各地的奇闻异事。
  方玉灌了一口茶,觉得浑身舒畅。
  这凉茶和平日所饮并不相同,“老头,你在茶中又加了佐料?还是换了配方?”
  吴老却不搭话,盯着方玉看了一会儿,说道:“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神态委顿。不如让老夫给你把上一脉。”
  方玉撇了撇嘴。
  此时让老头把脉,方玉绝对不会同意。若是这老头看出端倪,自己这脸还要不要了。
  这老头看似一派正经模样,私下里却是长舌之人,一贯喜欢传播小道消息。只要这老头看出自己身上的毛病。不出几日,自己这病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吴老摇了摇头,“秀才,你暗中舍了钱财替人看病,不要这个名也便罢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你讳疾忌医,难道命也不要了吗?”
  偶遇之人,无需在意。
  那蒙纱女子和雪香本待离开,只是她们耳朵很灵,隐约听到“秀才”两个字。
  宋制,秀才两年一考,今冬正是开考之年。如老者所言不虚,那方姓少年便是十三、四岁考中的秀才。
  这等读书种子,即便是江南读书盛行之地也很少见。
  为首女子停了脚步,躲到附近的摊位前装作挑选货物的样子偷听起来。雪香看小姐感兴趣,又惦记着笃耨香,也凝神细听。
  方玉“呸”了一声,说道:“你莫吓我,我身强体壮,没病。闲话少说,你且说说你打听到的消息。”
  那蒙面女子听了方玉和老者的对话,心中一凛。短短几句话,蒙纱女子便听出了许多端倪。
  细细思量,这人确实有些不凡。如此年少秀才,以后历练一二,或可为官。
  前些年赵宋伐唐,李唐不仅普通兵将死伤无数,各路英才俊杰奔赴国难也损失惨重。
  当年赵宋如过长江,天下之主非赵宋莫属。要不是赵宋突然内乱,恐已一统天下。
  雪香不太明白方玉话中的含义,只是觉得这少年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要是和秀才动手,不知能不能打过他。
  她却不知两国的读书人风气不同。
  李唐承唐制,习古礼,考君子六艺。所以李唐读书人都习武艺,不然难以进入仕途。而其中更不乏武艺高绝之人,弃文从武。
  赵宋原也承唐制,但如今却有所不同。当今官家自兄长手中夺得皇位,对武人极其戒备,崇文鄙武。科举只考诗词歌赋,而武举多年未开科。
  此消彼长,两国读书人要是面对面单挑,赵宋的读书人必被打得鼻青脸肿。
  秀才,当有百人勇。雪香握了握拳头,自己应有一战之力。
  听说比武都有些赌注,想到此处,雪香心中隐隐兴奋起来。
  只是她看了看小姐,叹了口气。
  小姐敬重读书人,虽待自己如亲妹,但要知道自己擅自和秀才动手,定会责罚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