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07章 安道一

  张英提着鼻子闻了闻,空气中有股若有若无的香气。“火把点亮些!”张英说道。
  众捕快答应一声,又点了几只火把。
  匕首,入墙三分。匕首上有硬物碰撞的痕迹。飞镖,落在十余丈外。判官笔,一只落在不远处的地面上,另一只握在死者的手里。
  匕首、飞镖、判官笔均脱手而出。
  死者伤口为刺伤,共七处。地上血迹共在两处比较集中,一处极少,另一处几乎都在死者身死处。
  飞镖、判官笔上没有新的硬物碰撞痕迹。
  死者应是用匕首杀敌,杀人者仓促之下磕飞了匕首。之后的飞镖、判官笔没有磕碰痕迹,说明杀人者反应过来,随后速度极快地杀死了死者。
  即是好手,死者却先用匕首对敌。杀人者看来与常人无异,让死者起了轻视之心。
  这判官笔并不常见,也非寻常武师所使用,应该容易查找。
  张英转了几圈,忽然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气。
  “你们谁身上带了香料之物?”张英问道。
  其中一名铺快说道:“我今日身上带了香囊。”
  “拿来给我。”张英接过这名捕快的香囊闻了闻,这味儿不对。
  张英将香囊丢给那名捕快,说道:“你们退后,退后,离得远远的。”
  挥退众人,张英闭上眼睛仔细闻了闻。
  文人雅士相聚品香,在享受氤氲香气中读经谈画论道,更显风雅。这种风气传入民间,百姓之家也追捧不已,只是所用香料价值不用。
  张英虽不带香囊香片之物,但是周围人都使用,常见的香料他也能辨认一二。
  空中这股香气有些特殊,凝而不散,绝非寻常之物。
  张英闭着眼睛,慢慢走到墙边。
  他纵身跳上墙头。
  夜风习习,这股香气早就随风散去。
  他有些不甘心,跳下墙头。
  顺着搏杀的轨迹,张英转了一圈,青砖地面上什么都没找到。
  但那股特殊的香气还在,既有夜风,香气为何还在?!
  张英蹲在地上细细查找,在搏杀之处两三丈外的地面上,发现了一些细微的黑色粉末。这黑色粉末数量极少,极像泥土粉尘。
  他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将手指伸到鼻旁。那股特殊的香气正是此物散出。
  “找条细狗来!要快!”张英吼道。
  一捕快说道:“捕头有所不知。昨日通判大人令各县所养细狗都送到内廷备用。”
  “为何?”张英问道。
  “属下不知。”那名捕快答道。
  “你们可知其它地方有细狗吗?”张英问道,内廷的事他不想参和进去。
  山东细狗嗅觉灵敏善追踪,开封府衙也养了几只。
  山东细狗只产于聊城,数量稀少。物以稀为贵,很少有百姓人家豢养。至于另一种陕西细狗,因产于他国,开封并不多见。
  一名平日喜欢养狗的捕快说道:“丰余堂”吴正吴掌柜家中幼子素日里喜好细狗,家里或许有此狗。”
  吴老匹夫家中有此狗,上梁不正下梁歪,养得儿子也是声犬色马之辈。
  “你与那人相熟,借条细狗来用。”张英轻咳了一声说道。
  那捕快有些为难,“我与吴航只是点头之交,细狗又是少见之物,恐吴航不肯相借。”
  张英说道:“你便说是方玉相借,他定然借你。”
  方玉逃出院子,一溜烟跑到翠玉坊所在的大街。
  那名女子并未追赶过来,方玉松了口气。
  他停下脚步转念一想,笃耨香已经都给了那名女子,回来找薛疏影也是无用。现在城门已经关闭,王德元想必已经下值,自己正好把打听到的消息告诉他。
  路上行人众多,方玉不便奔跑,便沿着大道慢慢前行。
  “疏影眼神略有春意。我将疏影交给你代为照顾,翠钿你竟敢如此行事!”翠夫人房内,一名四十多岁的白面书生厉声喝道,手中一只玉笛已握在手中。
  “安道一,你当我是什么人。不晓得轻重吗!”翠钿翠夫人豁然站起,猛地一拍桌子。那硬木桌面竟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掌印。
  “那她眉目中为何带着一丝春意?你将你那脏功夫教给她了?”安道一眼神凌厉地问道。
  “放你娘的狗臭P!老娘的功夫也是教中的功夫!”翠钿一扫平日和蔼可亲,如街头泼妇一般骂道。
  “我问你,你教没教她!”安道一追问道。
  “她想学,我又有什么办法!”翠钿心中略有悔意。
  安道一叹了口气,悔不该当初将薛疏影交给翠钿照顾。
  “平日里她可有接触亲密的男子?”安道一继续问道。
  翠钿凝思片刻,“平日往来之人,疏影只与方玉略显亲密。方玉乃我收养的孤儿。”
  翠钿将方玉的过往经历讲述一番,安道一皱眉说道:“听你之言,这方玉也是可造之才。只是疏影的身份有些特殊,不能出了纰漏。现在疏影这孩子用情且浅,你找个机会除掉方玉。”
  翠钿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只是说道:“现在非常时期,方玉才回到翠玉坊。他交友广泛,忽然失踪恐惹人注意。”
  “无妨。你将他叫来。我最近修习教中圣典,自有办法让他暴毙而亡不惹人注意。”安道一说道。
  “恭喜左使神功大成。”翠钿闻言吃了一惊,面露欣喜之色。
  “只是修成了第二层功法而已,谈不上大成。”安道一口中说得淡然,心中却有些黯然。虚张声势,羞愧难当,但为教中事,无悔。
  翠钿心中冷笑,安道一虽已习成圣典二层,但教中并非武功高强者可为教主。教中武功高强者也不在少数,要论武功,还有几人要比安道一强。
  教主失踪多年,圣教群龙无首,各堂口均自行其是,无人能服众。
  现如今还未成事,安道一居然要动自己的人,有些自大了。
  自己潜伏多年,逍遥自在,并不愿再对人俯首听耳。若不是几位分量极重的堂主亲自联络并许以好处,自己还真不愿意参和此事。
  参与此事,自己经营的翠玉坊恐怕要毁于一旦。
  此事若成,居中联络的安道一声势大涨,也不知他许了其它堂主什么好处。
  薛疏影和方玉交好,到时候薛疏影发现是安道一动的手脚,自然饶不了他。只怕到时安道一“竹篮打水一场空”。
  翠钿说道:“我这便使人去寻方玉。”
  待仆人回报方玉访友未归,安道一又追问方玉可能的去处,翠钿只是摇头不知。
  安道一说道:“既如此,我出去走走。久在山中,几乎不知人间烟火。”
  翠钿心说,这样也好,自己正好推个一干二净。
  安道一离开阁楼,沿着园中小路慢慢行走,心中有些悲哀。
  教主失踪,教中众人心怀各异。而翠钿已被世间繁华迷了眼,脏了心,忘了教主当初的教诲。
  且不说日后如何,今日要杀方玉,翠钿推脱方玉访友找寻不到。
  一名潜伏开封多年的暗探头子居然掌握不了手下的行踪,岂不是可笑之极的事。
  罢了,既然她趋利避害不愿动手,我便亲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