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0章 莫要心慈手软

  雪香此前虽说得狠辣无比,动辄要杀方玉,实际只是在吓唬方玉。偷听方玉和吴姓老者的谈话,知道方玉舍财替贫贱之人看病,雪香对方玉的感观颇佳。
  即便现在认为方玉是劫富济贫的小贼,也只是感观略差。何况劫富济贫,又怎会到这么破落的人家偷窃。
  刚才义愤,也不过是秀才和小贼之间的身份落差让她感到失望。
  或许方玉只是访友?
  雪香不走,竟是隐隐约约盼着主人家回来能洗脱方玉的小贼身份。
  再说这人也不会武功。
  雪香心中松懈,放松了警惕之心。
  听方玉讲笃耨香还有一种用法,雪香听得入神,不觉望向方玉。
  月光下,这少年略显清秀的脸虽不英俊,但认真的样子很耐看,让人不起厌烦之心。
  只是这双眼睛,倒是有些沧桑之意。如今战乱不止,不知这少年经历了什么,看起来倒像比自己年长几岁。
  这黑笃耨香磨得极细,在月光下闪闪发亮,极是好看。些许笃耨香从方玉的手中漏出,好似一条黑色的彩带,令人着迷。
  雪香正看到出神,蓦然间黑影晃动,这黑笃耨香竟迎面扑了过来。
  猝不及防之下,雪香只来得及闭上双眼。无数细微的粉末冲进鼻中口里,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雪香没有多少江湖经验,但她毕竟受高人指点名人传授。
  只见她右手宝剑剑鞘飞出,疾如闪电向方玉所在方位飞去,同时身子矮了三分向后方急速滑开。
  寒光粼粼,雪香手中宝剑舞出七八朵剑花护住全身。
  方玉手中香粉扬出的同时,身子一斜一矮,已钻到桌子底下。这也是他与薛疏影打闹时惯用的招数。
  只是雪香和薛疏影不同,生死搏杀之际,岂能不拼尽全力。
  那剑鞘“嘟”得一声深深插进木桌之中。半截剑鞘透过桌面,狠狠地刺到了方玉的肩膀。
  方玉感觉肩头被铁锤狠狠砸了一下,剧痛无比。
  他长大了嘴,痛得喊不出声音来。
  “咳咳咳!卑鄙无耻下流!”雪香睁开双眼,气得浑身发抖。
  雪香自幼在名门正派修炼,练武时对练的都是师姐师妹,所使招式光明正大。
  在江湖闯荡过的师姐自然不会用阴险毒辣的招式对付小师妹。
  即便这是雪香第一次行走江湖,但公主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自然没遇到什么风险。
  这种下三滥的功夫,雪香听说过,没见过,更想不到有人用在自己身上。
  自己一时失察,险些着了道。
  后悔、愤怒、鄙视等等情绪涌了上来,竟让一贯温柔善良的雪香爆了粗口。
  雪香上前一脚踢飞木桌,随后用脚狠狠踩住龇牙咧嘴的方玉。
  一柄寒气逼人的长剑架到方玉脖子上。
  “我今天杀了你!”
  “且慢,且慢。姑娘为何口口声声要杀我,让我死个明白。”方玉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语速极快地拼命喊道。
  “额?!”雪香虽在愤怒之中,但也保持着一丝清醒。方玉这一问,倒是把她问住了。
  这人虽是小贼,但未抓到贼赃。说他扬了自己一身香粉,为这事杀人,太过儿戏。
  “姑娘,你听我说。你要银钱,我双手奉上。你要笃耨香,我也送你。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六岁幼女,我家娘子怀孕六甲,都指望我过活。姑娘,手下留情。”方玉满嘴胡扯道,心中只盼这姑奶奶动了慈悲心,饶了自己。情急之下,把王德元的女儿安在自己的头上。
  方玉话速极快,这些话打乱了雪香的思路。
  然而百密一失,雪香听出了方玉话中蹊跷。
  雪香虽单纯,但并不傻。何况十五六岁的少年有六岁的女儿,傻子也能听出不对劲。
  听方玉说他有六岁幼女,雪香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
  “骗子,你才十五六岁,怎么会有六岁的女儿,满嘴谎言。”雪香质问道。
  “姑娘不知,这女孩并非我的亲生闺女。他爹爹酗酒好赌,时常打她,我瞧这孩子可怜,收她为义女。这里便是她家。谁曾想他爹爹心肠狠毒,竟要将她卖了。我这才急急赶过来。”方玉继续瞎编,也不管王德元听到了会不会掐死他。
  雪香怒气稍消,说道:“既如此,便等主人家回来。要是你有一句虚言。我绕不了你。”
  方玉眨眨眼睛,这话好像不对啊。
  这女子莫非不是为图财而来?不然为何要等主人家和自己对峙?难道有什么误会?
  不过方玉不想多说,现在两者实力并不相等,多说无益。既然暂时能活命,等王大哥回来再说。
  方玉趴在地方不敢动弹,正想着王德元去了哪里,忽听门外有人喊道:“王兄弟在家吗?”
  方玉眼前一亮,扯着脖子喊道:”张大哥救我!”
  话音未落,便见一青衣人掠进院门,一刀向雪香劈了过来,“放我兄弟,饶你不死!”
  这刀的招式很简单,简单到随便一名普通人都会使的程度。
  即便懂行的人,也只看到这一刀似乎能破开前面一切阻挡,遇山斩断,遇河断流。
  而雪香却不同旁人,她的老师不是普通人。
  只一眼,她便看出这刀背后似乎有无数的招数在等着自己。
  雪香能看出来,但她却抵挡不住。来者武功极高,不在大师姐之下。
  自己气机已被锁定,无论往哪个方向躲,这刀都会如影相随斩到她身上。
  唯一破解之法,就是将方玉挡在身前,让他替她去死。
  可他罪不致死!
  刚才杀的那人,只是失手,无心之举。眼前这人死,就是自己有意为之。
  雪香耳旁似乎响起自己和师傅的对话。
  “这次下山,你要记住。生死相搏,莫存仁心,有人杀你,你便杀他。即便是皇帝,师傅也能为你做主。”老尼姑看着最喜爱的徒儿说道。
  “师傅,你不是常说,武者,当存仁心。诸余罪中,杀业最重;诸功德中,不杀第一。人性非本恶,若能教化,必归善途。身怀利刃,戒杀勿躁。”雪香看着老尼姑疑惑地问道。
  “你这蠢丫头,这是师傅当外人说的话,你怎么也当了真。”老尼姑脸色变了变。
  “师傅莫非是在骗人?”雪香问道。
  “你这蠢材!”老尼姑用木鱼敲了一下雪香的脑袋。
  雪香委屈地捂着脑袋说道:“师傅为何打人?”
  “让你清醒清醒!”老尼姑说道,“这次下山,你有劫难。莫要心慈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