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1章 死后生

  雪香静气凝神,一股真元自丹田涌出,手中长剑竟微微颤抖起来。
  “死后生?!”雪香暗自诧异,没想到自己在生死关头,功力竟隐隐有突破的迹象。
  微光一闪,遽变作寒芒。
  张英虽吃了一惊,但并不慌乱。他只是为了救人,刀势虽猛,却是虚招。
  雪香没用方玉抵挡有些出乎张英的预料,张英手中刀脱手而出直奔寒芒。
  “铛”得一声清响,腰刀被磕飞了出去。
  张英左手抓住方玉向后抛去,右掌向雪香抓了过去。这一掌去势虽慢,但掌势将雪香隐隐罩住,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之气让雪香的内力一滞,让她生出躲无可躲的感觉。
  “啊!”张英身后传来不似人声的惨叫。
  摔伤摔残无所谓,只要有命在就好。张英待要抓向雪香的头顶,便听身后有人喊道:“大哥莫要伤他,她救了我。”
  张英心头一惊,向后跳了出去。
  雪香跃后几丈,额头冒出丝丝香汗。这人好可怕,刚才自己好像置于血海之中,心生恐惧之意。
  此时的方玉趴在一个人的身上,面上竟无痛苦之色,似乎很享受。
  他身下那人痛哼道:“方玉,你还不给我下去。压死我了!”
  方玉坐了起来,对那人说道:“多谢吴兄!”
  “多谢个P,还不拉我起来。”这人躺在地上哼哼唧唧道。
  二百来斤,我可拉不动。方玉扭头说道:“张大哥,你且将吴兄弟扶起来。”
  此时张英已到,双方势均力敌,可以谈谈了。
  方玉向雪香拱手说道:“姑娘切莫动手,此中或许有些误会。”
  雪香气闷,但既然打不过张英,只好听听方玉怎么说。
  “你说!”雪香轻哼了一声。
  方玉把自己的疑惑说了一遍,又解释了自己是来访友。
  张英说道:“其它的事我不知道,但这所宅院的主人乃是方兄弟的好友。我乃开封捕头张英,姑娘若不信,可随我去府衙。”
  那胖子说道:“我也可以作证,我乃“丰余堂”掌柜幼弟,吴航。”
  方玉说道:“姑娘,你既救我,为何又跟踪于我。还口口声声要杀我,为何?”
  雪香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羞愧难当,自己似乎是误会方玉了。
  她有些扭捏地说了自己的猜想,又辩解道:“谁让你鬼鬼祟祟,长得不似好人!”
  吴航听雪香如此说,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姑娘,你说的甚是有理,这人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张英脸上也带着一丝古怪的笑意,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方玉满脸无奈之色,说道:“姑娘切莫上当,这两人满嘴胡说,不是良善之辈。”
  吴航说道:“你听听,哪有好人说自己是好人的道理。”
  方玉没有搭理吴航,问道:“张大哥,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吴航抢着说道:“还不是我养得细狗好。方玉,方玉,你过来。”
  方玉看了吴航一眼,有些纳闷。
  “汪汪”两声狗叫自众人身后响起,一只短毛狗跑了过来,亲昵地蹭了蹭吴航的裤脚。
  “方玉!”
  “汪!汪!”
  雪香暗笑,只觉心中痛快。
  方玉无奈地笑笑,吴航这小子一贯顽劣,喜欢和自己开玩笑。
  待要说话,只觉头有些犯晕,心好像跳得比平时快一些。
  方玉也没在意,刚才情势危急,心有余悸在所难免。
  吴航盯着雪香看了几眼,眼睛一亮。
  这姑娘双眸清正极为漂亮,只是声音低哑,肤色略暗,未免美中不足。即便如此,想必也是一位绝世美女。
  听方才之言,这女子和方兄弟没有关系。
  在烟花柳巷之地厮混的吴航眉头挑了挑,忽然说道:‘我看姑娘双眸虽亮,但其中隐隐有血色。恐怕是气血上涌受了内伤,不及时医治恐怕对身体有碍。我自幼学医,略有小成,不如我为姑娘把上一脉如何?”
  方玉听吴航如此说,便知这小子见了美女犯了老毛病。雪香不管怎么说,也救了自己一命。
  他指了指吴航,本待说话,只觉得心脏急速地跳动,如同心中有一面巨鼓被人敲得砰砰作响。心口闷得很,张了张嘴,却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航看了方玉一眼,吓了一跳。
  方玉手指微微颤抖,脸色涨红,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吴航。
  吴航心中懊悔,没想到方大哥对这女子起了爱慕之心。自己这点儿小伎俩方玉是知道的,只怕是真生气了。
  吴航看方玉的模样,连忙说道:“哥哥莫怪,小弟不知道这是大嫂!”
  雪香闻言,脸上一红,羞怒道:“谁是你的大嫂!”
  张英心说方玉这幅模样,莫非真的对这女子有意。吴航平日里油嘴滑舌惯了,也太不像话。他嘴上说道:“吴航,看你做的好事,还不赔礼。”
  方玉只觉得头晕眼花,口鼻像被异物蒙住吸不进半点空气。
  “你居然敢伤方兄弟?”张英看方玉有些不对头。
  方玉平日里为人做事,他虽不赞同,但也有些佩服。不然自己怎么会和这十五六岁的少年结交。
  方玉绝不会生气成这样,莫非是这女子暗中做的手脚?
  张英一把抓住方玉的手腕,略一探查后怒极反笑:“好好好,我张英今日竟看走了眼。姑娘好内力!今日你便为我兄弟偿命吧。”
  雪香心急地说道:“我并未害他!”
  方玉此时虽然头晕眼花,但是神智清醒。
  难道自己竟被人所害!
  今天的经历电光火石间在他脑海中闪过。
  吃喝没有问题,因为自己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吴老更不能害自己,要害早就害了。
  薛疏影既让自己去徐州送信,自然不会害自己,莫非是她配的药出了毛病?
  今天和自己接触的还有谁?
  店伙计?身体没有接触过。
  这女子?有可能,这女子身份不明,又一直跟着自己。
  等等,还有一个人!
  那名拍了自己一下的书生。
  自遇见书生后,自己就觉得身体不舒服。之后打了几次冷颤,还以为染了风寒。
  对,冷颤。
  书生拍自己的时候,当时感觉有股寒气袭身,自己还打了一个冷颤。
  应该就是书生害自己。
  可他为什么要害自己?
  自己从未见过此人。
  头好晕!
  方玉软软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