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2章 山中

  耳旁,隐隐传来说话声,呼喊声,马鸣声,厮杀声,惨叫声。
  似乎有女子在对自己说话,这声音极远,断断续续让人听不清楚。
  一只柔软的手在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带着一种特殊的香味。
  方玉拼命地回忆,这香味似乎闻过,是什么?
  他的思绪断断续续,纷杂的记忆如一团乱麻。
  胸好闷,喘不过气来。
  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的胸口。
  方玉猛然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双浑浊、凶厉的眼睛。
  这眼光有些发绿。
  野兽?!
  方玉使劲眨了眨眼睛,是一名脸上布满皱纹的老者。
  长出一口气的方玉刚想说话,便看到老者的一只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另一只手半举着,一柄短刀在阳光下闪着阴冷的光芒。
  “你没死?很好,这样更新鲜一些。”那老者似乎有些惊喜,咧嘴笑了笑,露出嘴里参差不齐的黄牙。
  “你要干什么?!”方玉看到老者怪异的表情,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
  “饿,我饿。我己经好几天没吃东西,死人的肉不新鲜。”老者说话间,拿刀的手已高高举起,随后猛然落下。寒光闪烁,短刀刺向方玉的心口。
  方玉大叫一声,一手握住老者压着自己的手腕向旁边掰,另一手去抓老者握刀的手。
  出乎预料的是,这老者似乎没什么力气。
  方玉没怎么费力就将老头的手臂掰开。
  没有了支撑,那老者的身子向方玉压了下来。
  那柄短刀向方玉的脸扎了过来。
  方玉抓住老者握刀的手腕用力一掰,短刀翻转过来。
  “噗”的一声轻响,短刀刺入了老者的胸膛。
  老者惨叫一声,惊恐的眼睛看着方玉。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头一歪,死于非命。
  方玉急促地喘了几口气,将老者的尸体推到一边。
  虽感觉浑身酸软无力,但方玉还是奋力从地上爬了起来。
  杂草丛中的老者,衣服裤子破破烂烂。
  少了一个袖子的灰黑色短衣穿在身上,裤子也是灰黑,上面破了几个洞,露出里面的皮肉。
  他脚下穿着一双草鞋,干枯的手还攥着那柄短刀。
  三四丈外,有一辆摔得四分五裂的马车。
  拉车的马倒毙在山坡上,一个车厢滚落在不远处。
  山坡很陡很长,大概能有三五十丈的样子,上面长满了灌木杂草。
  这草长得很高。
  方玉记得自己在王德元家失去了意识,那时已是秋天。
  现在绿草葱葱,树木枝繁叶茂,看样子已是春天或夏天。
  身上的衣服已不是原先穿的那套。这身衣服素白,入手柔软,似乎是细棉织成。
  方玉活动了一下手脚,除了感觉有些无路力,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他迈步走向马车,走近了才发现灌木丛中七零八落地躺着几具尸体。尸体的四周散落着刀、剑等兵器。
  这些尸体有的身穿黑色劲装,有的身穿青色布衣。他们腰上都挎着剑鞘刀鞘,看起来像是保镖护卫或者是杀手之类的人。
  这些人是谁?
  为什么死在这里?
  这些人应该死了好几天,上面落满了苍蝇。
  方玉捂住鼻子翻了翻这些人的尸体,除了一些银钱,一无所获。
  而完好的车厢里只有厚厚的被褥,其它什么都没有。
  方玉四处查看,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方玉推测自己应该是昏迷中被人送上马车,马车滑落山坡。
  这些护卫或什么人也一起坠下山坡摔死了。他们身上有刀劈剑砍的痕迹,有一个人背后还插着一只箭。
  或是这些人在追杀自己途中跌落山崖。自己有车厢保护没摔死,然后这老头发现了自己。
  或许他很饿,在附近没找到吃的,就打算杀自己吃肉。
  方玉看了一眼要杀自己的老头,这人优先选择自己大概是因为自己新鲜吧。想到此处,方玉有些恶心,干呕了几下。
  只是自己为什么会在马车里,这个地方又是哪里?
  一切都是未知之数,方玉不再想这些事,四处翻找有用的东西。
  方玉找了把唐刀悬在腰上,又找了把短刀插在腰间。
  有了武器,方玉觉得心中有了点儿底气。
  他将车厢内的被褥扯开,打了一个小包裹。
  包裹里有一个水囊、几两银子、一根方玉用布条做的绳索、还有一件衣服。有用的东西只有这些。
  死的那些人是敌是友不清楚,老头有没有同伙方玉也不清楚。
  留在这里很危险。
  没有人来寻找自己,这山坡应该很长,顺着山坡走不是明智之举。
  方玉决定向山坡相反的方向走。
  他不确定现在是上午还是下午。摸了摸树干,又看了一下太阳的方位,山坡相反的方向是西方。
  路过那几具尸体,方玉摇了摇头,自己现在没什么力气让这些人入土为安。
  附近没找到什么食物,这大概也是老头要吃自己的原因。
  方玉走了半日,站到了一处山梁上。
  举目张望,视线所及之处都是高高矮矮的山丘,这山一座连着一座,接天连地。
  山上都是各种树木。山风吹过,满山都是林啸之声。
  远处不时传来各种野兽的嚎叫声。这些声音里,方玉只听出了其中有狼嚎。
  山中有狼?
  方玉握紧了腰刀,碰到狼群,自己大概死路一条。
  他侧耳细听了一会儿,向狼嚎相反的方向走。
  顺着山坡大概走了一个时辰,他调转方向继续向西前行。
  方玉相信自己没有错。
  在一个陌生的山林里,只有一直往一个方向走,才有可能走出深山。
  如果路上能看到人烟或山路,那是最好不过。
  太阳西落,夜色降临。
  在深夜的山林中行走,即便是借助月光也几乎看不清道路。
  黑影晃动,让人心声恐惧之意,一不小心就可能掉进深坑或悬崖。
  不时传来的野兽嘶吼让方玉觉得继续走下去是极其危险的事。
  方玉凭着自己浅薄的生存知识决定在树上休息。
  在树下休息太危险,野兽容易闻到人的味道。在树上安全些,不容易让野兽闻到自己的气味。
  他用布条做的绳索把自己的腰绑在碗口粗的树枝上,又撕了包裹里的衣服弄了几根布条。
  用布条将唐刀的刀柄牢牢绑在手中,方玉使劲甩了甩,略略放下心来。
  走了一天的山路,方玉有些困倦。
  睡意降临,他打了一个哈欠,趴在树杈上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