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3章 搏命

  方玉正睡得香甜,感觉有东西在摸自己的腿。只是这动作不是很温柔,粗野无比,让方玉感到一阵刺痛。
  方玉惊醒过来,睁开眼睛向下看去。
  一双黄色发亮的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
  眼睛上方是毛茸茸的额头,额头上有几道黑色的纹路。
  虎!
  山中之王!
  方玉一惊,身上的冷汗冒了出来。
  那只老虎的一只爪子正放在方玉的左腿上,一张血盆大嘴已张开,露出里面尖利的獠牙。
  方玉挥刀向下劈了过去,这刀正好劈到老虎的脸上。
  老虎痛吼一声,从树干上掉了下去。
  方玉只觉腿上剧痛,那虎爪在他的小腿上划了几道深深的口子。
  老虎脸上被劈了一刀,鲜血横流。
  它吼了几声,在树下转了几圈又顺着树干爬了上来。
  方玉挥刀便砍,老虎松开爪子重重跌到地上。这刀只在老虎身上划了一道不深的刀口。
  老虎被砍了两刀,凶性大发,又往树上爬。
  方玉怎肯让这只猛兽爬到树上来,他挥动唐刀向老虎砍去。
  那老虎甚是机灵,看到刀砍过来,松开爪子落到地上。
  几个来回,这只老虎不再尝试爬树,只在树下兜兜转转不肯离开。
  借着这个空档,方玉用短刀割开固定身体的绳索。
  他一手抱着粗树枝,一手挥舞着唐刀,口中“哦!哦!”地叫着,试图赶走老虎。
  老虎在树下转了几圈,一爪子向树干拍了过去。这一拍力道极大,整棵树猛烈地晃动起来,树叶哗哗作响。
  激烈的晃动差点将没有防备的方玉晃下来。
  方玉紧紧抱住树枝,心中暗骂这只老虎无耻。
  这颗树不是枯树,树干有三五个碗口粗。
  这老虎拍了树干几巴掌,树虽然晃动的厉害,但没有折断。
  老虎放弃拍树,蹲坐在地面上。它仰起头盯着自己的猎物。
  方玉和老虎对峙而视,满手都是汗水。
  要不是方玉把唐刀绑在手上,只怕刚才这刀就脱手了。
  一个不敢下去,一个上不来,两者竟僵持住了。
  老虎低吼了几声,从地上爬起来。
  方玉心中暗喜,这老虎只怕是放弃自己了。
  谁知这老虎在地上转了几圈,三下两下爬到了两三丈外的另一颗树上。
  方玉看着老虎上了另一颗树,他都不知道应该骂谁。
  此时老虎与方玉几乎在同一高度上,间隔有三四丈远。
  那老虎试探了一下,猛然跃起向方玉扑了过来。
  方玉一手搂着粗树枝身体侧斜,另一只手挥刀向老虎劈去。
  那老虎动作敏捷,躲过方玉这一刀。只是跳跃的力量太大,它越过方玉的头顶落到粗树枝的另一头。
  这树枝虽有碗口粗,但也禁不住体重足有三五百斤的老虎重压。
  只听咔嚓一声,树枝齐根折断,方玉和老虎齐齐掉了下去。
  方玉掉到地上打了个滚,靠着树干站了起来。
  刚一起身,便见那老虎扑了过来。
  方玉矮身向一旁闪开,那老虎扑到树前,一头撞到了树上。老虎撞得有些眩晕,吼了一声,晃了晃脑袋。
  方玉此时正在老虎的侧后方。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着老虎有些发蒙,方玉用尽全力将唐刀向老虎劈了过去。
  这一刀划开老虎后背的皮肉,露出里面白惨惨的脂肪。
  一声痛吼,老虎腰一扭,钢鞭般的虎尾呼啸着向方玉扫了过来。
  方玉只来得及用唐刀护在身体。
  只听“啪”的一声巨响,方玉横飞了出去,后背重重地撞到一块巨大的山石上。方玉背后剧痛,被撞得险些背过气去。
  老虎仰头吼了一声,竟似在半空中打了一个霹雳,振的地动山摇,树叶哗哗作响。
  那虎吼了一声,又向方玉扑了过来,只是动作不像刚才一般敏捷。
  方玉挣扎着爬起来,待要挥刀斩虎,却发现手中的百炼唐刀已被虎尾扫弯。
  他伸手向腰间摸去,才发觉唐刀被自己牢牢绑在手上。
  情势危急,方玉来不及解开手上的布条,左手从腰间拔出短刀。
  老虎已扑到方玉眼前,腥臭之气扑面而来。
  方玉腿上用力待要躲闪,却感觉脚踝剧痛,竟是刚才被虎尾扫飞时伤了关节。
  此时,老虎的双爪已搭到方玉的肩膀,张嘴向方玉的脑袋咬了过来。
  四颗巨大的虎牙在月色下发出淡黄的光芒,锐利异常。
  方玉情急之下,左手短刀向老虎脸上刺去,右手唐刀捅向老虎的肚子。
  方玉使出的力气极大,这短刀竟刺入老虎的面骨。
  此时方玉右手的唐刀也刺入老虎的肚子。
  老虎的头往后缩了一下,一爪将方玉掀翻在地。
  方玉跌倒在地,插进老虎肚子的唐刀在老虎的肚子上划了一个深深的大口子。
  老虎的内脏自腹中掉了出来,耷拉在肚子上。
  几声哀吼,那老虎爬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一动不动了。
  方玉只觉手脚酸软,但他还是奋力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到老虎身旁砍了几刀。
  这老虎已经死绝,方玉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瘫软了地上。
  方玉靠在山石上喘匀了气,看着脸上还扎着短刀的老虎哈哈笑了起来。
  没想到自己打死了一只老虎!
  休息了一会儿,方玉走到老虎身边。
  他用短刀割了一片虎肉塞进嘴里。
  血腥之气让方玉胃中一阵翻腾,但他还是强忍着恶心咀嚼着虎肉。
  这虎肉既腥又硬,难以下咽。
  吃了肉,方玉恢复了一些力气。
  血腥之气弥漫在林间,远处隐隐传来野兽的嚎叫。
  要是再来野兽,自己已无力应对。
  方玉割下老虎的后腿准备跑路。只是他走了几步停了下来。
  杀了一只老虎,怎么也得留个纪念。
  他用刀柄费力地敲下足有三四寸长的四颗虎牙。
  方玉将虎牙揣进怀里,顺着下风口一瘸一拐地走了半刻钟。
  山林中忽然传来野兽急促的嘶吼声,野兽们似乎厮打起来。
  方玉暗自庆幸自己溜得快,不然就成了野兽们的开胃小菜。
  两日后,方玉站在山梁上四处张望,心中忐忑。
  自己好像迷路了。
  方玉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向西走,路总有尽头,山总有边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