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5章 救命之恩

  中年汉子离开半刻钟后,远处忽然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这马蹄声密集如雷,没有丝毫间隙。
  刚才那车队居然狂奔了回来。
  为首的中年壮汉后背被鞭子抽得血肉模糊,不过他脸上并没有痛苦之色,反而带着一丝欣喜。
  他身后跟着的是刚才那名老者。
  老者脸上带着一丝怀疑之色,很难想象一贯谨慎的张擒虎会偷东西,有点古怪。
  车队停了下来,老者翻身下马,疾走几步到了方玉身边。
  老者背对车队,将手帕、水囊和白馍馍用身体挡住,动作迅速地将这几样东西揣进怀里。
  “李管事?”车队里传来一个柔弱的声音,如泉水涓涓细流,悦耳动听。
  李管事刚想把虎牙塞回方玉的怀里,听到小姐徐云熙喊他,连忙回头恭敬地说道:“小姐,我在给这个人把脉。这人的气息要比刚才强一些。我便说这人有救,张擒虎这呆货还不信。”
  车窗处露出一张白皙的瓜子脸。
  这女子长相极美,气质如兰。
  徐云熙轻轻说道:“既如此,便劳烦李管事救治。”
  李管事恭敬地说道:“小姐放心。”
  张擒虎此时也走了过来,招呼随行的骑士说道:“你们几个将这人抬到车里。”
  几名骑士一起将方玉抬上另一辆马车的车厢里。
  李管事站在徐云熙的车厢旁,“小姐,这人饿了多日,暂时不能吃药,需要人参吊命,但最好还是米汤清粥之物。待恢复了元气,才好医治。”
  徐云熙说道:“青柠,将食盒里温着的粥取出来。”
  车帘一挑,一名丫鬟打扮、满脸英气的女子递出一个精美的食盒。
  李管事待要伸手去接,徐云熙说道:“这等小事怎好劳烦李管事亲自动手,青柠,你去。”
  李管事忙说道:“无妨,无妨。那人蓬头垢面,浑身污垢,而且衣不遮体,怎么能让青柠姑娘去。”
  青柠听李管事说那人浑身肮脏、衣不遮体,心有不愿,但小姐有命不能不从。
  “没事。”青柠拎着食盒跳下车。
  撩开车帘,一股混杂着酸臭、血腥的气味扑面而来。青柠掩鼻上车,皱着眉坐到方玉身旁。
  这人很脏很臭,这副模样比路边的乞丐还要惨。
  李管事跟着上了车,看青柠脸上厌恶的表情,说道:“青柠姑娘,还是我来。也没人看见。”
  青柠摇了摇头,拿出手帕沾了点清水擦了擦方玉的脸,“小姐之命,不敢违抗。府中规矩,不敢忘。”
  李管事脸色一僵,赔笑道:“青柠姑娘说的不错,人确实需要守规矩。”
  食盒内放着一个小小的玉壶,旁边围着厚厚的棉布。
  打开壶盖,一股淡淡的米香飘了出来,弥漫在车厢内。
  壶内看起来只是普通的白米粥,只是这米晶莹剔透如白玉一般。
  李管事认得这米,这米是万年米。
  过年的时候周皇后赏赐了自家小姐千斤万年米,以示不忘徐家当年接济之恩。
  万年米产于江西万年县,只生长在山脚下的百亩水田里,山泉灌溉,亩产仅三百斤。
  小姐赏赐众人,自己独得二百斤。
  青柠小心地盛出一碗米汤。
  她轻轻吹了吹冒着热气的米汤,把瓷勺递到方玉嘴边,“张嘴,喝粥了。”
  方玉似乎没有听见,嘴紧紧地闭着。
  青柠看了李管事一眼。
  李管事说道:”这人已经昏迷不醒,只有撬开他的嘴。“
  青柠犹豫了一下,从食盒里拿起两根筷子。
  李管事帮青柠撬开方玉的嘴,将一个空的瓷勺塞进方玉的嘴里。
  “这样他的嘴便闭不上。”青柠看着方玉古怪的样子,笑了笑。
  李管事说道:“能活命就好,还是青柠姑娘聪明。”
  方玉的嘴张着,喉头上下滚动,下意识地吞咽着青柠喂的米汤。
  喂了方玉小半碗米汤,李管事说道:“饥饿之人若暴食,容易死亡。现在差不多了。”
  青柠听李管事这般说,不敢再喂方玉米汤。
  她放下瓷碗说道:“刚才小姐吩咐,麻烦李管事辛苦些,让这人和你同坐一辆马车。”
  “那是应当的。只是这马车颠簸,施针有些危险。还是回到城里方便些。”李管事说道。
  “我家小姐说尽力而为。要是他死了,算他命不好。”青柠说完,如逃跑一般撩开车帘下了车。
  青柠回到车上,徐云熙对车厢外的张擒虎说道:“赶路慢一些。刚才车赶得急,我有些头晕。”
  车厢外的中年汉子答应了一声,车队缓缓启程。
  “那人还有气,喝了半碗米汤。李管事说饥饿之人不能暴食,就没让我继续喂那人喝汤。”青柠坐在徐云熙对面说道。
  “李管事说的不错。刚才我忘记吩咐你了,还是李管事细心。”徐云熙说道。
  “这人身上臭烘烘的,喜好干净的李管事和他同车想必难以忍耐。小姐,你怎么不让那人乘坐其它马车。”青柠说道。
  “其它马车都是载货的,病人怎么能坐那种马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李管事略懂医术,有他照顾稳妥些。你背后编排李管事,小心他知道。”徐云熙说道。
  “我才不怕他。我有小姐护着。”青柠不忿地说道。
  车厢里安静下来,只能听见吱呀吱呀的车轮声。
  青柠眼睛看着对面的小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把嘴紧紧地闭上。
  徐云熙看着青柠鼓着的小嘴,笑了笑。这丫头就是想让我问她,我偏偏不问。
  她拿起木几上的一封书信,抽出信静静地看着,细长的柳叶眉微微皱起。
  青柠等了好一会儿,见徐云熙不搭理自己,忍不住说道:“小姐,你不好奇吗?”
  徐云熙抬起头,“好奇什么?”
  青柠睁大了眼睛,说道:“那人长什么样。”
  徐云熙嘴角挂起一丝笑意,“人样,有什么好奇的。”
  青柠嘟着嘴说道:“那为什么还要急急赶回来,我都要被颠死了。”
  徐云熙淡淡地说道:“张叔故意显露虎牙让人发现,大概是想救这个杀虎的人。我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青柠说道:“那他怎么不和小姐直说,说是自己偷拿的虎牙。”
  徐云熙低头看着书信,轻轻哦了一声。
  这事或许和李管事有关,大概是李管事不想救,张擒虎不好和李管事起了冲突,便让自己出面救人。
  青柠继续说道:“小姐,你既然知道原委,为什么还要抽他鞭子。”
  徐云熙此时已看完书信。
  她放下书信,“张叔自言偷窃。我自然要惩罚他。”
  青柠知府中规矩甚言,转移话题说道:“谁能想到这少年居然能杀死一只猛虎。”
  张擒虎说这少年杀了猛虎,不过徐云熙对此有些存疑。无外乎是这少年太过年轻,而且虎牙只有一颗。
  徐云熙记得自己五六岁的时候,张擒虎也杀死过一只山中猛虎。那时的张擒虎应该是二十五岁左右。
  张擒虎将虎牙献给父亲,父亲赐名擒虎。
  这虎牙可是有四颗。
  少了三颗虎牙,而且这少年身份不明。
  之后再派人探查一二,若这少年身世清白,还是独自杀死了猛虎,也算是可用之才。
  若这少年愿意留在徐府,当做护卫也是不错的。
  张叔常说他儿子张平太过鲁莽,性格冲动。
  父亲养了一只虎,自己也应该养一只虎。只是希望这只不是笨虎,不然也太无趣了。
  虎牙这事要是和李管事有关,他现在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另一个车厢里,李管事皱着眉头。
  现在细想起来,刚才张擒虎的行为,可不怎么像他平时的样子。两人相识几乎近三十年,他对张擒虎了解颇深。
  小姐一向怜惜贫弱,知道那人活着定然会去救治。
  张擒虎应该是在坑自己,让小姐怀疑自己偷藏了另外三颗虎牙。
  这老实人怎么也变得不厚道起来了!
  李管事琢磨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妥当。
  这方圆百里都是苏家的产业,小姐会派人查找那只虎的踪迹或者是调查这个人的来历。
  自家小姐聪慧过人,这事瞒不了她。要是让小姐知道自己欺瞒她,恐怕会心生芥蒂。
  或许现在小姐就是在试探自己!
  他看了方玉一眼,这人他得救,还得救活。
  只要这人活了,自己收下三颗虎牙理所当然。
  活命之恩,这礼有些薄!
  这一回是亏本的买卖。
  想起老实本分、为人厚道的老爷,李管事有些悲意。
  “罕有知音者,空劳流水声。”
  李管事长叹一声,肉痛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
  拔了瓶塞,李管事从瓶中倒出一个散发出药香的黑色小药丸。
  他掰开方玉的嘴,将药丸放进方玉的嘴里。
  李管事打开药箱拿出小刀之物,手脚麻利地处理好方玉腿上的伤口。
  他收拾妥当,盯着方玉说道:“小子,你应该能听见我说话。这几颗虎牙可不够你的命。不过我慈悲为怀,便不计较了。”
  不知是米汤还是药丸起了作用,或者是割去腐肉的痛楚,此时方玉已经醒了过来。
  他听到李管事的话,轻轻点了点头,“大恩不言谢,日后必有报答。”
  李管事轻轻哼了一声,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这种小人物的报答无须在意,只是小姐这次有些不厚道。
  这药丸是疗伤圣药,药性温和,内外兼治,还魂续命。自己也是费了不少心思从峨眉莲溪庵玄静师太手中求的。
  想起玄静师太道貌岸热的讨厌嘴脸,李管事叹了口气,这也是一位不厚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