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7章 女大当嫁

  没有经验的徐云熙有些紧张,她的手指不自觉地轻轻颤抖。
  毒死?气死?陷害死?闷死?掐死?摔死?病死?打死?
  还是干脆点,直接一刀捅死?
  徐云熙的手抖动得更厉害,脸上泛起的一丝红晕显得她娇艳动人。
  “小姐?”青柠走到徐云熙身旁,小姐脸上潮红,生病了?
  “哦,没死!”徐云熙下意识地说道。
  “没死?!”青柠困惑地问道。
  “没事,没事。”徐云熙有些慌乱,她轻咳一声,“麝香她们去哪儿了?”
  “麝香去库房送虎头,檀香在收拾屋子,探月今夜不当值。”青柠说道。
  青柠、麝香、探月、檀香四个贴身大丫鬟自幼便陪着徐云熙。这四名大丫鬟平日里没有具体事务,除了听从徐云熙的派遣,府中没有人可以让她们做事。
  徐云熙不耐烦人多,晚上的时候四名大丫鬟轮流伺候徐云熙。今日是麝香和檀香当值。
  青柠关切地问道:“小姐,你脸很红,不舒服?”
  徐云熙连忙用手轻轻扇了扇风,“是吗?天气有些热,倒些凉茶。”
  青柠眨眨眼睛,此时正是四月,夜风习习很凉爽,小姐怎么会热?
  “小姐,要不把大夫请过来看看?”青柠问道。
  “不用。”徐云熙说道,“喝杯凉茶就好。”
  青柠待要去拿凉茶,徐云熙又说道:“方玉这些天在做什么?”
  “身上的伤没什么事,虽然元气有些亏损,细心调养便无大碍。大夫说的。”
  “哦。”
  “有时在院子里跑来跑去,有时还和护卫、张平打架,他们说这是习武。”
  “还有其它的事情吗?”
  “坐在屋子里看书。”
  “经常和什么人见面?”
  “张叔、张平、麝香、探月、檀香、周大夫这几个人经常到方玉那里。”
  “麝香探月她们几个怎么会去那个院子?”
  “看了那颗虎牙,可能有些好奇吧。”青柠有些吞吞吐吐地说道。
  “撒谎要挨罚的!”徐云熙看着青柠的样子,有些严厉的说道。
  到了新地方,就要建立新的人事关系。
  方玉已经摸清了众人各自的位置。
  晴儿是徐云熙的贴身大丫鬟,虽没有什么具体事务,但在府中很有面子。
  巴结谈不上,处好关系也是应当的。
  方玉不经意地提起美白方,这自然吸引了青柠的主意。古往今来,罕有女子不爱美的。
  这方子配料简单便宜,效果显著。
  用香方和女孩子拉近关系,这一招屡试不爽。
  青柠偷偷试用后效果不错。麝香几个大丫鬟和青柠朝夕相处,看出青柠比往日白了一些。
  询问、分享、试用,效果不错。
  这几名女孩子对方玉好感大增,方玉对她们也恭敬得很。她们便偶尔会去方玉住的院子里坐坐。
  徐云熙有些无语,知道方玉存在的人越多,这事就越麻烦。
  “青柠,明天起。你便随着方玉。”徐云熙说道。
  青柠一脸的问号,方玉大概以后只是护卫,小姐这么关注他?
  徐云熙说道:“这人伤病未愈,让他在自己的院子里待着,不要乱走。无关的人,不要去打扰他。”
  青柠倒不觉得方玉伤病未愈,不过小姐这样说了,她也不好辩驳。
  “和张叔说一声,最近城中有些不太平,让他加强护卫,莫进了歹人。”
  “知道了,小姐。”
  “方玉,嗯,没事了。”徐云熙本想吩咐将方玉的院子上锁,但这么做一来动静太大,二来恐怕惹人怀疑,三来方玉会武困不住他。
  青柠出了院门,找张擒虎说了一声加强护卫便回了家。
  进了家门,便看见母亲王金花在和父亲徐有财小声说话。
  王金花见青柠进了屋,笑盈盈地说道:“屋里热着菜,你先去吃。”
  青柠进了里屋,便听母亲王金花说道:“你可打听清楚了,捡回来的那个人是个秀才?”
  徐有财嗯了一声,说道:“这事我也是偶尔听到的。你不要出去乱说。”
  王金花说道:“真是李管事亲口说的?”
  徐有财有些不耐烦,说道:“我只是路过,才听了一耳朵,后面的话没听到。你都问了好几遍,不要再问!”
  王金花说道:“这样最好。青柠今年已经十八岁,这是大事,不问清楚怎么行。既然是李管事亲口说的,那就没错。这可是秀才,可以做官的!”
  “做官也是小官。”
  “就你眼界高,你不才是一个管事。哎呀,没想到青柠的命这么好,可比我强多了。”
  “哼!八字还没一撇呢。再说现在只有小姐和李管事知道他的出身来历。”
  “小姐是什么人!将他带回府中,身份想必是清白的。”
  “即便如此,也得青柠愿意。何况人家能不能同意还两说。”
  青柠原也没在意,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纳闷,这事还和自己有关。
  “一个穷秀才,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又不是让他入赘!以后找小姐说说,有功名当个官还不轻松。当了官,可就不是穷秀才。官太太总比以后随便配个小管事强。”
  “要不我再打听打听?”
  “青柠不好开口问,你备上好礼去李管事那里走一趟。”
  “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再说。”
  父母这是要给自己找人家了?
  捡回来的?
  难道是方玉?
  徐府内有条不成文的规矩,丫鬟到了十八岁还没有配人的,就要放出去,免得有违人伦。
  一般大户人家小姐的贴身丫鬟,等小姐出嫁后,是要跟过去当陪房丫头的。
  不过徐云熙曾说过,为免断绝祖上香火,不出嫁只招婿。
  青柠几个大丫头的婚事,可以自行由家里做主。探月已许配了人家,是府内一名老管事的儿子。
  青柠脸色有些发红,跟在小姐身边已成习惯,她还从未想过离开小姐的身边,也没想过以后的事。
  王金花走进里屋,陪着青柠说了会儿闲话,问道:“捡回来的那个人长的怎么样?”
  青柠低声说道:“还,还行。问这干什么吗?”
  “没事,随便问问。”王金花说道,“他今年多大了?”
  “他自己说十六了。”
  “家中可有父母长辈,哪里人士?”
  “不知道!”
  “最近小姐给你派了什么差事?”
  “我们几个有什么差事,整日里陪着小姐。不过小姐吩咐我明天去照顾方玉。”
  青柠说道这儿,心说,难道小姐想将自己许配给方玉吗?
  王金花忙问道:“就是那个捡回来的秀才?”
  青柠低声说道:“是不是秀才,我可不知道。”
  王金花眼珠转了转,面露喜色,这事八九不离十。
  大小姐今年十八,看大小姐平日里的漏的口风,估计是不打算嫁人。自己的女儿可不能耗下去,老姑娘可嫁不到好人家。
  女儿的终身大事马虎不得,得空过去瞧瞧。
  母亲走后,青柠无心吃饭,匆匆吃了几口饭后便回到自己的屋里躺下。
  方玉浑身恶臭的模样和文雅的书生模样在青柠的脑海里反复出现,这一夜青柠睡得不是很好。
  徐云熙睡得也不好,她昨天想了一夜怎么除掉方玉,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她心中有事,天还未亮就起了床。
  “檀香、麝香。”徐云熙喊道。
  “小姐,你今天起的这么早?要出门?”一名长得漂亮的丫鬟答应一声,挑起门帘进了里屋。
  “不出门,麝香呢?”徐云熙伸了伸小蛮腰,问道。
  “还在睡呢。我去喊她。”檀香忙说道。
  “不用。我这院子里好像有老鼠,你去买些老鼠药。”
  “老鼠?!”
  “小点儿声,大惊小怪的。买些老鼠药,药死就好了。”
  “我去告诉徐大管事一声,要买多少?”
  毒死一个人需要多少老鼠药,徐云熙对此没什么概念。
  “买一斤吧。”徐云熙说道。
  老鼠吃一点儿就死了,这么大的人还杀过老虎,应该多吃点儿,一斤应该够了。
  “你自己去买,不要告诉别人。买回来放到我屋里。”徐云熙说道。
  檀香迟疑地应了一声,或许真的有老鼠,老鼠还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