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8章 今晚喝汤

  晨起,方玉洗漱完毕在院子中活动了一下筋骨。
  方玉伤好后,给他什么样的待遇,这事让徐府内管事徐有福有些挠头。毕竟这么些年,徐府还没碰到过这种情况。
  他请示徐云熙,徐云熙并未想到这个有着开封口音的方玉是个通缉犯,吩咐徐有福按普通客人的惯例招待。
  徐有福心里有了底,安排方玉住进一个小院,一顿三荤三素。
  方玉吃了两天,感觉一个人吃饭没意思,便跑去和徐府护卫们同吃。
  徐府护卫们的伙食不错,二荤二素,量大管饱。
  护卫们都猜测方玉以后可能会成为护卫中的一员,对方玉的到来表示欢迎。毕竟杀虎这事已经传遍了,张擒虎张统领也为此挨了一顿鞭子。
  徐府内管事徐有福知道此事后曾请示徐云熙,徐云熙对此不置可否。
  方玉活动身体,推开院门待要去吃饭,便看见青柠站在院外。
  方玉问道:“青柠姑娘有事?可是徐小姐找我?”
  青柠看方玉突然从院子里出来,有些慌乱,“没事,没事。”
  方玉笑了笑,说道:“青柠姑娘要是没事,我到前院吃饭去了。”
  青柠哦了一声,小姐不让方玉出院门,也没说不让方玉吃饭。
  她跟在方玉后面,方玉说道:“青柠姑娘也去前院?”
  青柠低下头,轻声说道:“你伤势未好,小姐让我照顾你。”
  方玉笑道:“我身体已经好了,无需人照顾。你回去和徐小姐说一声,多谢她的美意。”说完,自顾自地走了。
  青柠看着方玉远去,一贯爽利的她竟不知如何是好。
  不远处走过来一名妇人,后面跟着三四个小丫鬟。这妇人看见青柠站在院门口,拍了她肩头一下,问道:“傻站着干什么?怎么不进去?”
  青柠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自己的母亲王金花。
  青柠立刻说道:“方玉去前院吃饭去了。”说完向前院匆匆走去。
  吃饭去了?
  王金花看了一眼虚掩的院门,对身后的小丫头们说道:“这院子我看着有些脏。你们这些小丫头,平日里没人看着就偷懒。进去好好打扫一下。”
  王金花乃是徐府的内管事之一,主管后厨事务。她的吩咐小丫鬟们怎敢不听。
  王金花推开院门,指挥小丫头们屋里屋外打扫。
  她跟着进了屋,眼睛在屋子里扫来扫去。
  这院子原来是客人住的地方,自老爷离世,这些客房便闲置下来。
  院子不大,屋里一应陈设摆件都是普通之物。
  桌子上放了几张纸,王金花扫了两眼。纸上写的是耳熟能详的先唐诗人的诗句,字迹俊秀清丽极是好看。
  徐府规矩与别的富贵人家不同。别的富贵人家虽不禁仆役读书,但却不像徐府专门给仆役护卫开私塾。
  若有读书出色的仆役护卫,徐老爷会除了这人的仆籍,允他参加科举。这些年,徐府仆役也出了几名小官。
  这些小官对徐老爷感恩戴德,虽然当了官,但时常会回来拜访,彼此之间来往不断。
  自徐老爷过世后,这些小官来的倒没有原来频繁,但逢年过节还是会备上厚礼,让自家夫人小姐过来拜访徐大小姐。
  徐老爷过世后,这规矩依然没有变,做完差事的仆役护卫依然可以去私塾读书。
  各家的小儿女到了启蒙的时候,内府大管事徐有福便会叫各家送孩童到府内私塾读书。
  既能免费读书,又有出头之日,所以徐府中不分高低贵贱,都是识字的。
  这也是府中仆役对徐府忠心不二,舍不得离开徐府的原因之一。
  王金花身为管事,也读过私塾,并非没有见识的妇人。识字观心,这字写得端端正正,这个秀才想必是个正经的读书人。
  小丫鬟们已将屋里屋外收拾妥当,王金花招呼一声便要领人离开。
  刚出院门,她便看到远处走来一男一女。
  这女孩是自己的女儿青柠,边上那名眉清目秀的少年身材欣长,看着面生,应该是那位捡回来的秀才。
  青柠看见王金花领人从院子里出来,疾步上前说道:“你怎么进了院子?”
  王金花说道:“我有什么进不得。我见院中脏乱,领人打扫一下。”说完看了方玉一眼,故作不知地说道:“我是府内管事,姓王,是这丫头的母亲。你是?”
  方玉忙上前拱手说道:“王妈妈好,我叫方玉。蒙徐小姐搭救,暂且住在府中。平日里得青柠姑娘照顾,我还未曾登门道谢,失礼了。”
  双眸清正,相貌清秀不讨人厌,说话举止落落大方,除了有些瘦弱,还算不错。
  她满脸笑意地说道:“原来是方公子,不用客气。青柠这丫头手脚粗笨,若有得罪方公子的地方,还请见谅。”
  方玉连称不敢。
  旁边跟着的小丫鬟互相看了几眼,平素趾高气昂的王妈妈今天怎么这么客气。她们不敢多嘴,在旁边老实听着。
  王金花暗想,自己和老头子是徐府家生子,老爷和小姐待自己不薄,这个奴仆身份也便罢了。
  青柠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以后最多就是嫁给府中的管事之流,难道自家还要子子孙孙继续当奴仆。当了官太太,青柠自然就没了奴仆身份。
  王金花越看方玉越满意,脸上笑容更胜。
  两人客套了几句,王金花说道:“,“我在府中管着后厨,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不用客气。”
  方玉说道:“多谢王妈妈。”
  王金花点了点头,领着人走了。
  青柠看王金花走远,不好意思地说道:“未经公子允许,擅入院子。还请公子不要见怪。”
  方玉虽不知徐府规矩,但也觉得一名管后厨的管事到这儿来有些奇怪。
  方玉说道:“无妨。不过青柠姑娘,以后我吃饭就在这院中吗?”
  青柠点点头说道:“小姐吩咐,你病未好,不宜出院。”
  不让出院子?
  联想到刚才那位王妈妈,方玉觉得自己大概是被看管起来了。
  自己的身份来历徐府应该已经调查清楚,自己没有惹人怀疑的地方。
  要是嫌弃自己出身青楼,把自己赶走便是,困着自己有何用意?
  莫非昏迷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方玉满肚子疑惑不解。
  徐云熙看着满满一大包老鼠药有些困惑,这么多老鼠药,怎么让方玉主动吃下去是个问题。
  砒霜需要的量倒是小,但让人去买砒霜这种剧毒总得有个合理的理由,而且买这种剧毒是需要在店铺登记的。
  按徐府的规矩,这种毒物是严禁进入徐府的。
  自发生过有人试图毒害徐云熙的事件后,要是让人发现带毒物进府,只有被活活打死这一条路。
  这一大包老鼠药,要不是徐云熙通知了内府大管事徐福,檀香绝对不敢带老鼠药进府。
  很好,现在知道自己买老鼠药的人有两个人。
  “几事不密则成害”,至于喂老鼠药给方玉这事,只需要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
  “檀香,吩咐后厨,今晚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