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19章 低贱之人

  徐有财一早就被王金花催促去见李维忠。
  夫妻二人都是管事,有些身家。徐有财备了份厚礼,便直奔李唯忠的院子。
  李唯忠是徐府管外的大管事,管外不管内,一名普通的内府庄头管事他还不放在眼里。
  不过徐有财的女儿青柠是徐云熙的贴身丫鬟,王金花执掌后厨。平日里李唯忠对徐有财夫妻俩也很客气。
  只是两人内外有别,平日里没有什么交往。今天看徐有财拎着重礼上门,李唯忠有些惊讶。
  不过李唯忠是八面玲珑的人,很客气地将徐有财让进屋中。
  三言两语,李唯忠便猜到了徐有财的来意。
  徐云熙思虑的事情,在李唯忠看来根本不算个事。
  这年头战火纷纷,各国人才流动频繁,今天是你的臣民,明天就可能投奔他人。
  说实在的,要不是老爷当年付出巨大的代价替自己报了血海深仇,自己早就投奔他人了。现在年纪大了,懒得动弹。
  再说和赵宋起了纠纷,朝中养得那些清流可不是白给的,能骂死赵宋那帮子酸儒。想当年,自己也是从赵宋逃出来的,不也平安无事。
  不过小姐没拿定主意的事,自己也不好说的太多。
  徐有财虽也是管事,又哪里是李唯忠的对手。李唯忠和徐有财云山雾罩地谈了半天,觉得差不多了。
  小姐今天还要自己去趟扬州办差,客气了两句,端茶送客。
  徐有财没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他了解到的,便是府中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心中暗骂李唯忠奸猾,这样回去王金花这老婆子肯定要骂自己没用。他琢磨了一下,直奔方玉的院子。这事,还是问问方玉本人。
  徐有财进了方玉的院子,正看到青柠在院子里浇花。院中的石桌旁,一名少年正看着桌子上的棋盘发呆。
  见有人来,方玉抬起头看了过去。是一名中年人,面相普通,一身长衫。
  徐有财瞧了方玉两眼,相貌差了些,年纪有些小,面色惨白太瘦弱。
  青柠见是父亲徐有财,说道:“父亲,你怎么来了。”
  徐有财轻嗯了一声。
  方玉知道青柠是家生子,也姓徐。见是青柠的父亲,忙起身拱手说道:“徐管事。”
  这少年身材还挺高。
  徐有财笑了笑,说道:“我闲来无事,到这儿坐坐。没妨碍到方秀才吧?”
  方玉说道:“哪里哪里,快请坐。”
  青柠见父亲来了,便想到可能的那件事,脸上发红躲了出去。
  徐有财轻哼了一声,说道:“没规矩的丫头,父亲来了也不给倒杯茶。”
  方玉拿起茶壶,给徐有财倒了杯茶,说道:“这种小事还是我来。”
  徐有财轻轻点了点头,拿起茶杯抿了一口,这少年还算知礼。
  石桌上摆着棋盘,上面的黑白棋子摆放有些古怪。
  他有些好奇,问道:“这是什么摆法?”
  方玉笑道:“这是五子棋,我没事自己摆着玩。”
  这棋子摆放古怪,倒是颇有古意,看起来这人也喜好文雅之道。
  徐有财不懂棋艺,便不再追问。他喝着茶水,有一搭无一搭闲聊,话语中盘问方玉的身世来历。
  方玉察觉到徐有财在盘问自己,他也没多想。
  现在府中主人派人来盘问自己,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便捡些紧要的说了。
  至于为什么到南唐来,这段经历方玉也不清楚。
  只能说自己出门游历,迷了路。
  徐有财听了方玉的话,倒也满意。
  没有父母,以后理所当然会给自己和老伴养老送终,和入赘也没什么区别。
  女儿青柠也不用受什么管束,嫁过去就是当家夫人。
  方玉年纪虽小青柠两岁,但是也相差不多。
  既能杀虎,又是秀才,还贩卖过货物,家有余财,算是头脑灵活,文武双全。
  青柠嫁给他,也不算亏待自己女儿。
  徐有财脸上渐渐有了笑模样,只是听到方玉是被青楼之人所养,脸色变了变。
  这青楼乃是男盗女娼的地方,娼门出来的人,身份也太过低贱。
  身为徐府管事,出了徐府,哪个不称呼自己一声“徐老爷”。
  自己虽不是诗书门第,但也是清白人家,怎么能找这种身份的女婿,岂不是要叫街坊邻居笑死。
  这人真是痴心妄想,还想娶自己的女儿,哼!
  徐有财站起身,强笑道:“我还有事,不打扰方小哥了。”他看了一眼石桌上的棋子,说道:“业精于勤荒于嬉,还是莫要沉迷这种小道。告辞。”
  徐有财前恭后倨,怎能逃过方玉的眼睛。
  方玉淡然一笑,出身青楼,在青楼当管事,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更何况自己被翠夫人养大成人,虽无生恩,养恩仍在。自己吃得每一粒米,可是青楼女子卖笑换来的。
  他知道翠夫人大概从事打听消息之类的事情,但这又和自己有何关系。
  青楼是贱业。若他愿意,找翠夫人掩盖了他的这段差事,方玉不说又有谁能知道。但方玉从不曾对人违言自己是在青楼长大。
  此前也曾遇到徐有财这样看不起自己的人,不过方玉却没什么怨意。
  人之常情而已,理解。
  只是这青柠姑娘,恐怕不会再来了。
  府中主人盘问过后,想必会对自己有所安排。
  方玉实则不想留在南唐,但总要报了救命之恩再走。若府中主人不需自己报恩,自己走得也心安理得。
  徐有财离开方玉的院子,看到青柠在院子外走来走去。
  青柠见父亲出来,待要进院,便听徐有财喝道:“站住!你要干什么去!”
  父亲脸色不大好看,莫非是和方玉起了口角。
  她说道:“小姐吩咐我,让我照顾方玉。”
  徐有财轻哼了一声,大声说道:“我去找小姐说。低贱之人,莫污了咱家的清白!”,拉住青柠的胳膊就走。
  方玉在院中听得一清二楚,笑了笑,低下头研究五子棋。自己一个人玩太过无聊,他曾教青柠几个丫头一起玩。
  可是除了麝香、檀香两个丫头爱玩,青柠、探月她们都不怎么喜欢玩。
  麝香、檀香几个丫鬟不见踪影,方玉只好自己一个人厮杀。
  徐有财拽着青柠到了徐云熙的院子,让青柠在院子外等着。
  他高声说道:“徐有财求见大小姐。”
  徐云熙正在屋中看账册,只是心情烦乱看不下去。听见徐有财在外面说话,便说道:“檀香,让徐管事进来。”
  徐有财进了屋,躬身说道:“青柠今日偶感风寒,恐传给大小姐。可否让青柠休息几天。”
  徐云熙关切地问道:“严重吗?”
  徐有财说道:“已请了大夫,休息几日便好。”
  徐云熙说道:“那便好。我这边也没什么事,让青柠在家好好养病。”
  徐云财谢过徐云熙,出了院子对青柠说道:“我已替你向大小姐请了病假,这几日你待在家中养病,哪里都不许去。”
  青柠待要详问,徐有财说道:“回家再说!”
  父女俩回了家,便看到王金花正喜滋滋地坐在院子里。徐有财冷哼一声,将方玉的出身说了一边,王金花听完也暗自后悔。
  还好自己没去和小姐提这件事,要是小姐发话同意了这门婚事,只怕后悔也来不及。
  王金花忙问道:“你可漏了口风?”
  徐有财说道:“我又不是三岁孩童,怎么能漏了口风。”
  王金花追问道:“那李唯忠呢?”
  徐有财轻咳了一声,“李管事为人我是知道的,不会出去乱说。”
  王金花骂道:“你个混账东西,李唯忠那老东西很是奸猾,要是漏了口风,我女儿的清白可就毁了,以后可怎么嫁人。”
  徐有财说道:“行了行了,我要不漏口风,李管事怎肯说实话。李管事为人我是清楚的,没小姐发话,他不会乱说。”
  徐云熙见徐有财走了,皱了下眉。
  早晨见青柠气色还好,下午的时候怎么就病了。
  她说道:“檀香,青柠病了。你一会儿去方玉的院子里伺候着。我这儿有探月、麝香,你晚饭后再回来。”
  檀香答应一声,去了方玉的院子。
  方玉见是檀香,笑道:“你来的正好,和我杀上一盘。”
  檀香笑盈盈地说道:“怕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