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26章 谣言

  方玉听说徐家大小姐病了,不过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他是外人,也帮不了什么忙。
  只是求见徐大小姐的事要推后了。
  徐家内鸡飞狗跳,方玉这个小院子却安静得很。
  不过这种安静,让方玉有些不安。
  李唐风气并非食古不化,以唐朝正统之居。开国君主李声自称是唐宪宗之子建王李各的四世孙,建国初期一应规矩都随唐朝。
  这些年虽有所变化,但大致相似,某些方面还比唐朝开放。
  官宦人家的未婚女也常抛头露面出府游玩,更何况徐云熙是商贾之女。
  救了自己,但不放自己出院子,什么意思?
  方玉掌握的信息太少。
  他想不到翠夫人参与了刺杀赵宋皇帝的阴谋,他已成了赵宋悬赏捉拿的通缉要犯,也想不到自己还可能牵扯到两国的关系、南唐朝廷的斗争,更想不到救了自己的徐云熙要干掉自己。
  至于背后说李唐公主的闲话,这事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方玉在干什么?”徐云熙躺在绣床上问道。
  “每日里上午读书,下午去习武场和护卫们较量,晚上在院子里给大家讲故事或者说一些有趣的事。”檀香说道。
  “讲什么故事?”徐云熙叹了口气说道。
  “前些天讲的是猴子和和尚的故事?”檀香说道。
  “猴子和和尚”徐云熙脸上带着问号,帽子有什么好讲的,“这些天讲什么?”
  “都是些神神怪怪的事,我有点儿害怕,就没过去听。方玉一天到晚挺高兴的。他还说那晚他亲了刺客一口,那刺客据说是个美人。”檀香不好意思地说道。
  徐云熙听到此言险些被气得背过气去。
  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天,我便杀他!
  小姐病重不能理事,府内外的事由徐福和李唯忠打理的井井有条,大小姐病重引起的混乱也渐渐平息下来。只是人人都存了小心,怕惹到两位大管事的霉头。
  一个小小的谣言在徐府内慢慢传播起来。
  宫中御医说,小姐是心病,心病还需心来医治。
  这心病,可是有讲究的。
  小姐已经十八岁,是大姑娘了,要是老爷夫人还在,这府中恐怕都有小少爷了。
  小姐可是姑娘家,这种事怎么好亲自张口。老爷夫人还不在,没人操办这些事,可怜,可怜。
  大小姐喜欢上了方玉,便一直不放方玉离开徐府。
  但这方玉据说不愿意入赘,所以大小姐这病便一直没好。
  谣言很粗糙,经不起深究。
  徐福知道这谣言暴跳如雷,最后追查到两个小管事头上。这两个小管事被找了个由头杖毙了,但这反而证实了谣言的真实性。
  徐云熙听了谣言,病得越发重了,“一从玉指纤纤困,挂壁秦筝久不弹。”
  方玉总觉得最近徐府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
  檀香的言谈举止有些古怪,对自己似乎疏远了许多。
  护卫们和自己过招的时候小心许多,打得不那么尽性。往常的一些阴损招式也不用了,让方玉感觉十分无趣。
  张擒虎倒还是经常指点自己武艺,教习自己箭术,但态度拘谨了许多。
  衣食无忧的日子,方玉没什么可抱怨的。他就是疑惑众人态度的变化。
  徐府主人迟迟不见自己,方玉决定主动一点儿去见徐云熙。
  他倒也没遇到什么阻拦,不过在徐云熙的院子外被拦住了。
  张擒虎的笑容很诡异,婆子们的眼神很锐利。
  方玉败退!
  他想逃出徐府,徐府现在气氛诡异,不能久留。
  救命之恩,日后再报。
  然而府中护卫很友好地将方玉拦了下来,凤栖院的院子外也多了几名护卫。
  金陵城中,渐渐有了一个传言。
  据说刺宋案中,有一名叫方玉的少年也参与其中。
  这方玉本是一名秀才,因赵义家破人亡。
  赵义暗中流连青楼,方玉便暗中潜伏青楼,等候时机刺杀赵义。
  这方玉被赵宋通缉,逃亡他国不知去向。
  这消息半真半假,似是而非。
  皇帝、青楼、秀才、报仇。
  既有风流艳史,又有热血复仇。
  且不说赵宋怎么想,对唐国人来说确是喜闻乐见。
  这谣言和徐府大小姐徐云熙暗恋一青楼秀才有关,那人据说也叫方玉。
  两者呼应,这传言也越来越像回事。
  御史,风闻奏事。
  徐铉昨夜和小妾折腾了一晚,脚酸腿疼。
  他打着哈欠上了朝,却被一纸弹劾弄得精神抖擞。
  闭门修书的二弟徐锴被御史弹劾了!
  “徐锴,中书舍人也。
  幼子徐元,敏而好学,孝顺纯良。
  然徐锴将之逐出家门,流离失所,沦为商贾。
  徐元毙,妻徐氏亡。
  徐锴不闻不问,任孤女云熙自生自灭。
  圣人曰: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
  徐锴集贤注书,当为人表率,怜老惜孤。
  然徐锴沽名钓誉,欺君罔上,大罪。”
  一个小小的御史弹劾,在久经风浪的徐铉眼里不知一提。
  最近清流之人被贬官不少,虽然官职都不高,但徐铉闻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这事,就不简单了。
  自己是清流领袖,二弟徐锴也是清流中的重要角色。
  这纸弹劾,实在试探。
  让徐铉送口气的是,这纸弹劾留中不发。
  二弟那头,最近除了云熙病了,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莫非还有其他的事情自己不知道。
  徐铉下来朝,直奔二弟徐锴府中。
  徐锴在家闭门注书,听闻大哥说自己被弹劾大吃一惊。
  将府中管家叫来一问,才知道最近流传的谣言。
  谣言这事,没人敢提。
  门生故吏没人敢当面和徐铉、徐锴提,说出来就是打恩师的脸;家仆奴役更不敢提,说出来就是找死;亲戚内眷没人提,因为他们心里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兄弟俩今日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两人面面相觑,这事难办了。
  这出身青楼可是极不妥当的,徐铉、徐锴皆诗书传家,自诩清流。虽然分家,但徐云熙也姓徐,怎么能和青楼之人扯上关系!
  做官先立德,没有德,怎么做官。
  徐锴要是因家风败坏被免了官,对徐家的声望是重大打击,也是对清流的重大打击。
  而且这些只是谣言,根本没办法辩解。
  御史并没有明言这件事,但大家都是聪明人,都知道御史是在说这件事。
  徐铉说道:“二弟,派人查这个方玉的底细!我要知道他的一切!事无巨细!”
  吏部尚书这种大佬发话,方玉的资料当天晚上就摆在了徐铉、徐锴兄弟的案头,即便方玉的过去是在他国。
  方玉的经历很简单,只有一段历史不清楚。他是怎么来唐国的,他又是怎么遇到徐云熙的。
  徐铉派出的人甚至找到了方玉落崖的地方,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
  尸体、马车等等之物都消失了。
  方玉这个时间的经历全是方玉自述,没有旁证。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事,方玉和赵宋刺杀案有关。
  赵义虽未死,但已不能处理政事,现在的政事是由太子赵恒处理。虽然现在两国高层关系不错,但民间对赵宋的态度一直保持着敌意。
  赵章几年前攻打李唐,两国已结下血海深仇。
  赵恒虽已归还淮南七州,但还有七州未还。朝中民间夺回七州的呼声甚高。
  出兵助赵恒抵抗赵章换取七州,这事还引起了很大的浪。
  这刺宋之人,在李唐百姓口中可是英雄。要是徐铉敢将方玉送回赵宋,不说民间非议,只怕清流也会离心离德。
  徐铉、徐锴所依仗的清流势力很可能土崩瓦解。这绝不是徐铉等人愿意看到的事。
  兄弟俩正在琢磨该怎么撇清关系,就听见管事说道:“老爷,刚才兵部侍郎韩载府上大管事过来传话,说之前谈的事一笔勾销。”
  徐锴一惊,忙问道:“人呢?”
  管事忙说道:“传完话就回去了。”
  徐铉、徐锴齐齐叹了口气,只怕韩载会怨恨自己隐瞒真相,这是和韩府结仇了。
  徐铉说道:“二弟,韩载既然已知道此事,恐怕金陵城已经传遍了。这丫头不能留,从族籍除名。”
  徐锴说道:“那些家产呢?”
  徐铉说道:“无妨。等风声小了再慢慢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