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29章 协议

  徐云熙去了永嘉公主府,却被告之永嘉公主上山还愿去了,归期不知。李唯忠也禀告说有外地的商家派了人过来,要结清尾款。
  至于官府那头,只是告诉徐云熙还需等待调查结束,若是无罪才能继续经营。
  勾结官吏这事还没结束,便有亲戚上门状告徐云熙的父亲徐云当年给他们写了字据,这徐家的店铺,应该归他们。
  民不举,官不究。
  既然有人上告,这案子官府自然就接了。
  这些天官府的上上下下吃得满嘴流油,徐府这么大的产业,惹人心动。
  这事,无人可以商量。
  徐云熙想了两天,决定招方玉入赘。自己的产业绝对不能落到他人手里,无论是那些虎视眈眈的亲戚、官员,还是方玉。
  这次李唯忠没有出面,是徐家的大管事徐福出面。毕竟这事,是内院的事。更何况李唯忠并不看好小姐这么做,那小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赘婿,以女之父母为父母,所生子女从母姓,承嗣母方宗祧。
  听到这话,方玉立即就跳了起来。
  子女的姓名里带着父母的姓,也是常见;多生几个孩子,分别随父母双方的姓也没问题。方玉对此也没什么反感。
  但必须是自己自愿,而不是强迫自己。
  就算徐云熙美若天仙又如何,自己见过的美女可多了去了。
  “不同意!”方玉扔下硬邦邦的三个字走了。
  徐福站在院子里龇了龇牙,李唯忠这个老滑头,他恐怕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小姐那里,可不好交代。
  “不同意?”徐云熙听了此言险些蹦了起来。一个青楼之人还挑三拣四,自己的容貌,自己的家财,哪里配不上他。区区一个秀才,狂妄至极。
  徐云熙气得摔了杯子,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怒道:“可恶至极!派人杀了他!碎尸万段!我@#$#@!”
  一直以为小姐的性子像老爷,温文尔雅。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小姐骂街,颇有当年夫人的模样。
  徐福小声说道:“他有供书!”
  徐云熙:“供书?!供书算什么,死了干净!”
  徐福看着地面一句话不说。这时候说话,是找骂!
  他当年对此深有体会!
  方玉回到屋里,冷静了下来,这事恐难善了。
  至于什么徐云熙对自己一见钟情之类的话,方玉根本不信。
  自己不是貌似潘安,也非有权有势,而且出身低贱。这大小姐要是能看上自己,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这供书之事是假的,自己根本就没写什么供书。
  要是将徐家的人逼急了,自己这小命可就交代了。
  方玉在凤栖楼上观察四周的动静,这徐府对自己看管的够严的。不说里三层外三层,但也差不多。没有外人的帮助,插翅难逃。
  要不先答应下来,以后再逃。
  只是以后娶妻,自己可就是二婚了。
  徐福等徐云熙发完了脾气,小声劝慰了几句,说道:“不如我再去问问他还有其它的条件没有?”
  徐云熙冷静下来,微微点了点儿头,她不相信没有收买不了的人,只要付出的代价足够大。或许方玉只是在漫天要价。
  过了一会儿,徐福带着一丝喜意回来。
  徐云熙问道:“他想要什么?”
  徐福说道:“他要炼丹!”
  炼丹?
  徐云熙一脸问号。
  莫非他想长生不老,白日飞升吗?
  愚蠢的男人!
  炼丹所需之物都是珍贵之际的东西,这颗是极耗费钱财的事,若是这样,倒也说的通。
  徐云熙说道:“让他炼丹可以,那他可答应了?”
  徐福陪着笑说道:“小姐,先顺着他的心意,慢慢哄着他。这婚事,不也是喜事嘛。”
  徐云熙看了徐福一眼,说道:“三日后我要答复。这些天方玉要什么就给他什么。若他还不肯,大不了一拍两散。将家财献给皇上,让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竹篮打水一场空。”
  凤栖楼里,堆满了各种材料。
  这些材料,便是炼丹的材料。
  徐云熙很慷慨,这些材料都很多,既有米袋子装得,也有盒子装得。
  方玉看着眼前的事物,满意地点了点头。
  一硝二磺三木炭。
  过滤、混合。
  七两五钱硝、一两硫磺、一两五钱木炭。
  这些东西,他在开封的时候就已经试验了很多遍。
  方玉很轻松地配出了黑火药。
  做完了火药,自然要试试。
  只是第一次试验的结果不是很理想,燃烧得很慢。
  看来这批材料的纯度和自己搞的那些材料不一样。
  不过这难不倒方玉,用称量贵重物品的小称来称,混合成二十种不同比例的火药。
  这二十种火药,两两点燃比较,留下燃烧快的那组。
  屋子里很快硝烟弥漫,方玉咳嗽不已,把门窗打开透气。
  “凤栖楼可是失了火?”徐云熙站在绣楼上向远处望去,“赶紧派人过去查看!”
  过了一会儿,丫鬟过来回报,“方玉在炼丹,说并未失火,不让进去查看。”
  徐云熙轻哼了一声,说道:“让徐管事和张擒虎小心些。”
  方玉试验完火药最佳的比例,又将黑火药弄成颗粒状。
  忙活了两天,方玉看着眼前的瓷罐,满意地点了点头。
  徐云熙坐在厅堂内,问道:“方玉昨天在做什么?”
  徐福说道:“在庄子里挖坑。”
  徐云熙:“挖坑?”
  徐福:“对,在挖坑。或许他想挖个地道逃出去。”
  徐云熙:“这人得有多蠢,众目睽睽之下挖地道。”
  徐福:“他可能疯了。”
  徐云熙觉得自己也要疯了,现在徐家的经营活动已经全部停止。
  外地的店铺也惹上一拍两散了莫名其妙的官司。
  要是再没有转机,只怕徐家是真的完了,要不还是嫁了吧。
  “小姐,方玉请您和徐管事去。他说小姐的事,今天有个结果。”檀香进了厅堂说道。
  徐云熙带着徐福、李唯忠等人到了自己的庄子里。
  庄子院里,方玉正坐在石桌上傍边喝茶,旁边站着张擒虎和赵冰兰两位护卫统领。
  唇枪舌剑,各有底线,最后大家各退一步,达成了协议。
  谈判的结果是徐家帮方玉隐藏洗白身份。为表诚意,徐云熙嫁给方玉,徐家家产与方玉无关。婚书写明方玉迎娶徐云熙,对外宣称方玉乃入赘。
  这么做既能合理解释为什么身家巨富的徐府小姐会和一个穷书生结亲,也能照顾方玉的心情。
  至于保住家产,徐云熙没提。
  已是夫妻,自家获罪,方玉也跑不了。
  他若想安安稳稳在南唐待下去,必须保住徐家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