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31章 追杀

  小巷口,一名捕头打扮的中年人问道:“师太,可是这里?”。
  他的身后,跟着二十余名手持利刃的捕快。
  这人是徐州府的铺头,接到知府的命令协助灵慧师太捉拿魔教中人。
  这种捉拿魔教中人的事,按道理应该调兵围剿。
  徐州知府听说这种魔教的联络点只有区区数人,更何况还有峨眉莲溪庵的尼姑相助,便存了独吞功劳的心思。不过他也小心,吩咐捕快们去武器房领了弓弩再去。
  灵慧师太也不在意,她自己一人就可以扫荡魔教的普通据点,带着门下弟子出来也是为了历练她们。
  “不错。到了地方,你们将地方围起来,我等进去厮杀。”灵慧师太说道。
  “都听好了,到时候听灵慧师太的吩咐。”那名捕头点了点头,回头吩咐道。
  不用亲自搏命还有功劳领,这等肥差哪个不愿做?众捕快喜笑颜开,纷纷点头称是。
  “走吧,免得跑了贼人。”灵慧师太说完,领着众弟子直奔巷内而去。
  方玉闪过迎面劈来的横刀,正欲说话,便听到急切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你是官府的人!”贾掌柜怒喝一声,“拦住他!”随后钻进后面的角门。
  方玉待要去追,便听门板一脚被人踹开。
  “嗖嗖嗖嗖......”数支弩箭自门外射了进来。
  随后一声惨叫,挡在门口堵住方玉去路的店小二一头栽倒在地上。
  方玉一个翻滚躲到桌子后面,剩余的那两名汉子待要呼喊,门外一道白影跃了进来,一道剑光闪过,一名汉子捂着脖子“哦哦”作响倒在地上。
  这尼姑就是刚才在城门遇见的尼姑,她的身法好快!
  方玉也顾不得解释,直奔角门而去。
  身后传来一句“原来是你们”,接着便是几声刀剑相击之声和一声惨叫。
  “剩下的,你们去杀!”
  “谨遵师命!”
  方玉冲到店铺后面,发现后门已经打开。地上倒着几名拿刀的捕快,不远处的房顶上一个身影正在跳跃疾奔。
  他跃身上房追了过去。
  后面几名尼姑追到院子里,见方玉跑了,纷纷跃上房顶追了过来。
  三伙人你追我赶,在房顶上狂奔。
  后面的小尼姑纷纷喊道,“别跑!”,“站住”,“拿命来!”
  这几名小尼姑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只是这脸上杀气腾腾,口气倒极像要超度自己。
  这种时候当然是来不及解释,只有逃了。
  方玉现在有些懊恼,这几个尼姑要是来的稍晚上一会儿。他便来得及说出与薛疏影约好的暗号,现在全完了。贾掌柜是绝对不会回来了,自己到哪里去找薛疏影。
  只是一错神的功夫,便听到脑后生风!
  暗器!
  这帮尼姑够狠的!
  方玉来不及躲闪,只能跃下墙头。
  几个小尼姑追了过来,站在墙头看着分头逃跑的方玉和贾掌柜有点儿不知所措。
  落在后面的灵慧师太追了过来,吩咐道:“你们这些小丫头太过呆板。静妙,这里你武功最高。你带着静宣去追刚才的年轻人,他武功不是很高。其余的人,跟我追那个头领。”
  静妙答应一声,和另一名带着斗笠的小尼姑跃下墙头追着方玉而去。
  此时附近的警锣声四起,方玉轻轻松了口气,这是抓贼的讯号。
  城中的鼓声并未响起,要是鼓声响起,城门便会关闭。
  到时自己逃不出城去,留在城里只有死路一条。
  徐州的道路方玉并不熟悉,这能沿着来时的道路狂奔。
  后面两个尼姑追得甚紧,方玉冲到路边,跳上一辆正好路过的马车。
  那车夫待要叫骂,方玉抬起一脚将车夫踹下马车。车厢里一名衣着华贵的女子面露惊恐之色撩起车帘。
  方玉喝道:“想要命就别乱动!”
  那女子见方玉凶狠的模样,吓得把头缩了回去。
  方玉挥动鞭子,死命地抽着拉车的健马,不断地大喊道:“马惊了!让让!让让!”
  这条大道是徐州府的主干道,路上行人众多,见马车奔来,吓得纷纷躲闪。方玉常年贩货,这马车赶得不错,虽撞到了不少摊位,但马车还没有翻,速度也没有减慢。
  静妙见方玉越逃越远,一脚将路边一位骑马的路人踹下马,跃身上马追了过去。
  那路人跌倒在地不住叫骂,静宣连声“对不起,对不起。”扔下一锭银子向师姐追去。
  静宣的轻功倒也不错,几下就追上了静妙。
  静妙一边用剑鞘抽马,一边说道:“师妹,你轻功最好,赶紧追上拦住她。”
  静宣答应一声,几个起落便抢到了静妙的前头,喊道:“你别跑!”
  方玉回头看了一眼,是那名十五六的小尼姑再喊。
  这小尼姑的速度极快,距离自己不过八九丈的距离,后面那个骑马的尼姑落到了十几丈外。
  方玉比了一个中指,回头狠狠抽了马匹一鞭子。
  两人在大道上你追我赶,前方出现了几名拿着弩箭的捕快。方玉缰绳狠狠一勒,拉车的三匹健马嘶鸣一声,前蹄高高抬起。马车一个急转,车轮不堪重负,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险险地避过院墙。
  马车险险地避过院墙,方玉调整了一下马车的姿态,继续向前疾驰。
  这个巷子路人不多,马车提起速度,将静宣甩在十余丈外。至于骑马的尼姑,已经不见了踪影。
  静宣轻功虽然出色,但武功实在不高。这是第一次下山历练,听说魔教人都是穷凶极恶之辈,杀人不眨眼。回头见静妙没了踪影,她心里有些害怕,想着等师姐过来一起对付方玉,脚步便满了下来。
  只是方玉为了逃命,马车越跑越快。她跟了一会儿,见马车渐远,咬牙发狠,拼尽了全力向方玉追来。
  几个起落,她便到了马车后面,身子一跃跳上了马车。
  她踩住车厢顶向前挪去,抽出宝剑向方玉刺了过来。
  方玉一手执缰绳,另一手抽出横刀向静宣斩了过去。刀剑声起,各自的兵器都被荡到一旁,静宣站立不稳掉下马车,
  “好兵器!”两人见对方的兵器都没有被斩断,心里齐齐叫了一声。
  方玉冲着落到地面的静宣笑了笑,本想嘲笑两句。
  谁知这小尼姑几步追上马车又跳了上来。
  静宣不停的试探攻击方玉,阻挠方玉驾车。方玉一边格挡,一边心中暗骂这小尼姑武功不高,但是太过缠人。
  他驾着马车急停急走,想将这小尼姑甩下车去。这小尼姑被摔下马车,片刻功夫又能追了方玉,如同膏药一般粘住方玉不放。
  方玉本想停下马车将这个小尼姑打跑,可警锣声渐渐靠近,这意味着有捕快们在围堵自己。
  他无可奈何地驾着马车向铜锣声小的地方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