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34章 他是魔教的人

  寺庙山门处亮着灯火,有人站在门口放哨。方玉怕惊动寺庙里的人,离开山路进了树林。
  静宣也听到了庙里女子的哭嚎之声,她默不作声,也跟着方玉进了树林。
  院墙里传来两名男子的说话声,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夜里听得格外清晰。
  “三哥,你又何必鞭打那名女子。要是师傅回来,看见这血淋漓的样子,肯定责骂你。”
  “你这可就错了。新掠上山的女子不还好教训一下,以后怎么会安心服侍你我。你放心,师傅下山请的韦将军只喜欢处子,师傅不会让这名女子服侍韦将军的。”
  “师傅什么时候回来?”
  “应该快了。别废话了,还是赶紧进去喝酒。”
  声音渐渐远去,蹲在墙外的方玉回头看了静宣一眼,悄声说道:“我一会儿进去,你给我滚远一点儿!”
  静宣指了指方玉手里的宝剑,方玉犹豫的一下,将宝剑丢给静宣,说道:“宝剑给你了,赶紧走!”
  他说完话,顺着墙根悄悄摸向石庙门。
  静宣接过方玉扔过来的宝剑,这人虽然坏,但看样子确实不是魔教的人。她顺着墙根悄悄地跟了上来。
  方玉回头看了她一眼,悄声说道:“你怎么还不走!”
  静宣悄声说道:“师傅常说,杀恶人即为善念。杀贼人带我一个!”
  方玉撇了撇嘴,你说的对,你说的都对。
  他警告了静宣一句,“一会儿不许捣乱。”说完摸向庙门。
  庙门处放哨的人正向庙里张望,方玉侧耳听了听,里面传来喝酒说话的声音。
  放哨之人喊道:“到没到时辰,该换岗了!”
  远处有人回应道:“还有两刻钟,忍着!”
  放哨之人骂了一句,还没等转过身,摸到他身后的方玉猛然站起,一手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的障刀在他的脖颈处划过。
  这山贼抽搐了两次,双手垂了下来。
  方玉将这人拖到墙后,把他的毡帽戴到自己头上,又趴了这人的僧袍穿在身上。
  “老七!老七!你不放哨,跑哪儿去了?”院内有人喊道。
  方玉骂了一句,含糊不清地说道:“解手!”
  院子中没了动静,方玉站在院门处装作放哨的样子。此时他才看到,在院门同侧的院子拐角处,有一个望楼。
  这望楼之上并没有点着灯火,黑漆漆的一片,一个人影在上面走来走去。刚才声音就是从上面传过来的。
  方玉拎着放哨人的臂张弩有些犹豫,一箭倒是能射到这人,但要让这人发不出声音来,可就有些困难。
  看他们彼此之间的称呼,院子里最少还有六个人,要是一起围攻自己,自己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儿。
  现如今只有各个击破,才有救出被困女子的胜算。
  自己的轻功太差,要是摸上望楼恐怕会惊动贼人。
  小尼姑武功虽然不高,但是轻功不错。对付望楼的贼人应该能行。
  他回头看了一眼静宣,指了指望楼,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静宣大概明白了方玉是什么意思。这是让自己上望楼杀了那个放哨的贼人。
  她冲着方玉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方玉的意思。只是她的手却有些抖,毕竟她还没有杀过人。
  方玉趁着望楼上的人转身的功夫,一个急滚进了院子。
  他顺着墙根摸向侧殿,脚步轻盈,动作极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侧殿盘查一遍,没人。
  方玉拐过墙角正欲向正殿大门摸去,便见解手的茅厕里走出一人。这人和方玉四目相对,楞了一下后待要呼喊,便觉颈部一痛,一头栽倒在地面。
  方玉上好弩箭,弯腰走到那人身边捡起他带着的臂张弩。
  他双手各执一张臂张弩,向大殿门口摸去。
  快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忽然望楼处传来一声惨叫,余音袅袅,在山谷中不断回荡。
  方玉吓了一跳,以为是那小尼姑,但听声音是男人的声音。
  他松了一口气,心中大骂这个小尼姑果然和猪一样笨。
  静宣站在望楼上也暗自懊恼。她摸上望楼,那楼上的暗哨并没有发现静宣,正对着院门处张望。
  静宣学着方玉伸手去捂这人的嘴,手伸到一半却停了下来。毕竟她从小到大都是在慈溪庵生活,还没有接触过男人,更何况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正犹豫间,那人转过身来,看到静宣吓了一跳,待要叫喊却看到了静宣的容貌。他痴痴地看着静宣,手不自觉地向静宣的脸摸了过来。
  静宣躲开这人的手掌,下意识地了声“对不起。”伸手一掌,将那人推下望楼。也活该这人倒霉,望楼处的院墙外正是一处悬崖,这人惨叫一声掉下悬崖摔死了。
  惨叫声惊动了大殿里的人。大殿门的门被人踹开,自持勇武的人跳了出来。
  方玉抬手两弩将前面的两人射倒在地,扔了臂张弩抽出横刀向最后出来的那人斩去。
  这人身材魁梧手持一根铁棍,舞得呼呼作响,方玉进不了这人的身不断后退。那人见方玉只守不攻连连后退,更加得意。
  他见方玉露出一个破绽,大吼一声举着铁棍向方玉砸了过来。方玉侧身躲棍,一个翻滚到了这人背后,反手一刀砍向这人的小腿。
  这人小腿被一刀斩断,扑倒在地痛嚎不已,方玉上前一刀刺入这人的心口。
  这一切都在在电光火石间发生,方玉向大殿内望去。
  大殿里摆着几张酒桌,上面都是酒菜。七八名衣不遮体的姑娘妇人正蜷缩在墙边瑟瑟发抖。
  五名汉子手执臂张弩对着方玉,他们见方玉进来连忙放箭。
  五只弩箭自大殿内向方玉射来过来,方玉扑到大殿门后的墙壁后,随后趁着他们给弩箭上弦的功夫跃了进去,片刻间将这几名汉子砍翻在地。
  方玉拎着横刀在大殿内转了一圈,并未发现其它的贼人。
  “这里一共几个人?”方玉问道。
  这几名女子见浑身是血,吓得瑟瑟发抖不能言。
  “有几个人!”方玉怒道。
  其中一名胆子比较大的女子说道:“十二,不十一个,还有一个下山了。”
  方玉脑子飞快地转动,院门口、望楼、拐角一共三个,大殿门口三个,大殿里五个,算上下山的,正好十二个人。
  都杀干净了!
  此时静宣已进了大殿,地上的尸体惨不忍睹,几乎都被劈成两断。
  这人的杀性好重。
  浑身是血的方玉站在殿中,他回头看了静宣一眼,血红色的眼睛中红光一闪而过。
  静宣的瞳孔瞬间收缩,手中的宝剑弹了出来,他是魔教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