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40章 跳江

  徐云熙此时已走出船仓,几名护卫正堵在楼梯处和黑衣人交手。这几名护卫身手了得,那些黑衣人攻不上来,反倒丢了几条性命。
  护卫喊道:“小姐,进船仓躲着,外面太危险。”
  徐云熙眼中慌乱一闪,随后平静地说道:“躲到船仓里又有什么用。船被劫了,你以为他们打不开船仓吗?”
  她走到船舷处向下看去,已经有二十余名黑衣人跳上了甲板正在和船夫厮杀。这些黑衣人训练有素,人数虽然比船夫们少,但却占了上风。
  不时有船夫被黑衣人砍翻在地。这些黑衣人心狠手辣,对跑出船仓的百姓也毫不留情,看样子是要将全船的人斩尽杀绝。
  自怕今日难以逃脱,一名美貌的弱女子要是落到江匪手里,下场可想而知。即便是拿钱赎回自己,只怕自己的清白也毁了。
  她有些后悔没多带护卫,随后又想起若是方玉这个杀虎的秀才此时在自己身边,或许他能带自己逃命。
  她叹了一口气,面露坚毅之色,若今日不能逃脱,便跳江保住这清白之躯。
  拉开舱门那人刚要出去,迎面便劈过来一刀。这人躲闪不及被劈翻在地,当场就丢了性命。
  众人惊恐万分,前面的人想要退回来,后面的人拼命向前挤。
  门外的几名黑衣人也不进仓,有人被推了出来,他们便手起刀落结果这人的性命。连续砍翻了七八个人,船仓内传出呼嚎救命之声,却不再有人敢出来。
  一名黑衣人呵呵笑道:“你们不出来,倒让老子费劲。射箭。”
  方玉听外面传来惨叫之声,便知道是遇到了江匪。
  他躲在舱门附近的仓壁处,听到外面的人喊射箭,忙喊道:“躲开,躲旁边去。”
  方玉话音刚落,便有数支弩箭自舱门处射了进来,有躲闪不及的百姓被射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这帮江匪是打算鸡犬不留了。一般的土匪帮绑架人质都是为了勒索赎金,除非狗急跳墙,否则很少有杀害人质的情况发生。
  几轮弩箭过后,门外领头的黑衣人见仓内没什么危险,说道:“小五,你和我进去,剩下的人去帮其他兄弟。”
  这汉子举着火把照了照船舱里面,还有十余名百姓躲在旁边瑟瑟发抖低声痛哭。
  他狞笑了一声,迈步进了船舱,说道:“小五,跟上。”话音未落,一道寒光自上而下斜落了下来,这汉子还没来得及发生声音,脑袋和握着火把的手臂就被劈了下来。
  后面那名叫小五的江匪见黑衣人人头落地,刚发出一声惊呼,就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僧人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刚举到要砍,只觉心口一痛,惊恐地看着一把横刀急如闪电般深深地插进他的胸膛。
  方玉上前一脚将小五踢翻在地,他拔出横刀向旁边看去。左右各有一名黑衣人向他冲了过来。
  方玉迎着一名黑衣人冲了过去,他大吼一声,趁这黑衣人发愣的一瞬间挥刀劈了过去,那名黑衣人伸手格挡,手举到半空才放下自己举得是左手。
  他待要收手已来不及了,只听“咔嚓”,他的左臂自胳膊肘处被砍断,他丢了腰刀,用手捂着断臂痛呼。
  方玉上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待要上期结果了此人,方玉身后那人已举刀砍了过来。
  方玉一个反撩腿正好正好踢中这名江匪的下体,这人捂着下体跪倒在地,方玉转身一刀横扫了过去,这人躲闪不及被一刀割破了喉管。
  方玉捡了一把障刀插在腰间,有拿起地上的臂张弩上好了弦,贴着船舱壁向船尾的楼梯摸了过去。
  刚到楼梯口,一刀寒光搂头盖顶向方玉劈了过来。
  方玉感觉到劲风袭至,脚下向后弹去,抬手一弩射了过去,那人躲闪不及被弩箭射中胸膛,方玉上前一脚将这人踢倒船下。
  身后,一道厉风袭来,方玉向前滚出,反手就是一刀,“呛”的一声响,两把兵器撞得火星四溅。
  方玉手臂一沉,便知来的是个劲敌。
  后面刀风再次袭来,方玉连续向前滚出,后面那人的刀势连绵不断相向方玉劈来,一时之间方玉连回头的机会又没有。
  这人不给方玉喘息的机会,又连着向方玉劈了几刀。方玉此时已被逼到船舷处,他一咬牙,双腿猛然一蹬船舷,身子贴着地面向那人滑了过去。
  那人正欲挥刀砍向方玉,见方玉猛然弹了回来,手腕一翻,手中刀自上而下向方玉插了过去。
  方玉举到格挡,“铛””的一声,两把兵器各自弹飞。此时方玉已滑到这人身前,他抽出障刀刺向这人的腹部。
  这人向旁躲闪慢了一步,只听“噗”得一声,障刀插入这人的腹部。
  方玉向一旁滚去,那人一刀砍在船板上,随即捂着腹部走了几步,一头栽倒在地。
  方玉又砍翻了四名黑衣人,此时没有黑衣人在附近,他便顺着楼梯上了二层。
  二层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除了几名黑衣人,大部分是船夫和百姓。
  此时船上的厮杀声渐渐平息,不时有重物落水的声音响起。一个声音喊道:“几个人上去搜查二层,剩下的去船首,点子有点儿硬。”
  杂乱的脚步声在楼下响起,方玉闪身躲进一间客房。
  过了片刻,客房的门被人推开,方玉一刀劈下,那人躲闪不及被砍翻在地。黑衣人临时前的惨叫声惊动了其它的江匪,“还有人,还有人!”
  沉重的脚步声向方玉这边传了过来,方玉探头左右看了看,七八名黑衣人气势汹汹杀了过来。
  方玉边打边退,船首出忽然传来几声惨叫,便听一人喊道:“活捉这个女人,不要伤了他!有重赏!”
  话音刚落,便见一个窈窕的身影自船舷处跃起,随即向江面落了下去。
  夜风将她的斗笠吹飞,露出她绝美的面容。
  这个时代很少有会游泳的女人,即便会游泳,在这水流很急的大江中活下来的希望也很渺茫。
  方玉眯起了眼睛,对徐云熙生出些许佩服之意。
  他挥刀劈退黑衣人,纵身一跃,也跳入了大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