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42章 救人01

  小楼一层没有人,一个女人的说话声隐隐约约自楼上传了过来。方玉抽出横刀摸了上去。
  到了三层,是一个宽敞的大厅,门帘后面是卧室,一个女人正背对着门坐在椅子上说着话。
  “姑娘,梅姑我好话说了千百遍,你也听不进去。既如此,就喝了这药。到时候啊,包你如醉如痴。”说话间,梅姑站起身向桌子旁走去。
  被绑在床上的徐云熙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拼命地摇着头。此时,门帘被挑起,一个光溜溜的脑袋伸了进来,这人冲着徐云熙咧着嘴笑了笑。
  徐云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外面这人。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会见到方玉。虽然他剃着光头,嘴唇上多了两撇小黑虎,身上穿着僧袍,但还是一眼认出了方玉。虽然两人有名无实,但方玉毕竟是她的夫君,她又怎么能认不出来。
  徐云熙猛然想起船上见到的那名和尚,那名和尚和现在的方玉简直一模一样,只是肤色有所不同。他给自己花了妆?
  梅姑见徐云熙不再挣扎,笑道:“这样就对了,女人呀,就得认命。”她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的嘴被人堵上,喉咙传来剧痛,这剧痛淹没了她的意识,将她彻底吞没在黑暗之中。
  方玉缓缓将梅姑放倒在地上,梅姑如一滩烂泥,鲜血染红了地面。
  他走到床前,看着被绑定结结实实的徐云熙说道:“我是来救你的,你不要害怕。千万不要喊!”
  说完,他将度牒给徐云熙看了看,证实自己的身份。
  徐云熙看了一眼度牒,又看了看方玉,眼中透出奇怪的目光。
  方玉还不知道,昨夜在江水中浸泡,他脸上的涂料已经被江水冲刷得干干净净,所画的眉毛也露出原来的样子。
  他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徐云熙点了点头,表示听明白了方玉的话。
  方玉用障刀挑断徐云熙身上的绳子。徐云熙挣脱绳子,把嘴里的布条拽了出来。她急喘了几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施主不是看过贫僧的度牒了吗?贫僧法号了空,在江陵辛寺出家。”
  “你什么时候出的家?”
  “贫僧自幼出家。这次奉师命外出化缘,见施主遇难,特来相助。”
  虽然天下间可能有人长的很像,虽然他拿的障刀不是自己送给方玉的那把,虽然他悬着的横刀刀鞘被包裹上了布条,但这人绝对就是方玉。
  徐云熙静静地看着方玉,演的不错,编的还挺好,天衣无缝。
  方玉打了一个稽首说道:“施主,这个地方危险,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徐云熙也不是不知轻重的人,起身说道:“好。”她从床上下来穿好绣鞋,待要站起来时,却觉得腿脚酸麻又跌坐在床上。
  徐云熙说道:“可能是被绳子捆久了,现在腿脚酸麻,活动一下就好。”
  方玉听徐云熙这么说,也知道等着她活动手脚。他靠到窗户旁向外望去,不远的地方有一队人正向着小楼走了过来。为首的是一名衣着华贵的年轻公子,身旁跟着一名随从,两人正在说着话。他们身后跟着十余名带着利刃的精壮护卫。
  正主来了!
  方玉回头看去,徐云熙正弯着腰揉着小腿。他低声说道:“那个混账来了,带着不少护卫,咱们得赶紧走。”
  徐云熙也活动开了手脚,说道:“好。”
  说话声越来越近,此时从楼梯走已经来不及了。
  方玉指了指另一侧的窗户,说道:“走那边。”
  到了窗前,方玉说道:“你趴在我背上,我背你出去,你千万别松手。”说完,他矮下身,等着徐云熙。
  等了片刻,方玉便觉得一个柔软的身体趴到了自己的背上。
  方玉猫着腰,背着徐云熙转出窗外。
  这小楼有三四丈高,背着徐云熙直接跳下去肯定不行。方玉顺着墙壁,手脚并用找着凸起之物慢慢向下爬。
  此时那些人已到了小楼,韦和志吩咐道:“一会儿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上去,没我的吩咐都在楼下等着。”
  方玉这时已到了地面。他双手放在身后托着徐云熙,迈开腿向后门狂跑。后门的锁在方玉进小楼前已被方玉弄开,只要出了后门,钻进树林上了山,两个人就可以逃之夭夭。
  只是方玉还没到后门,便听到小楼里传来一声怒吼,接着就听道:“人跑了,都给我去追!都给我去追!”
  杂乱的脚步声和呼和声响起,随即就有人发现了方玉和徐云熙。
  “在后院,在后院!”
  “射箭!”
  “射你娘的箭!都不许射箭!抓活的!”
  “不许射箭!抓活的!”
  呼喝声四起,院中的护卫各拿刀剑追了上来。
  方玉腿上有伤,有背着徐云熙,距离后门五六丈远的地方,护卫便追了上来。
  几名护卫抢到方玉前面堵住后门,一名护卫挥刀向方玉砍了过来。
  方玉背着徐云熙不能躲闪,他腿上猛然用力向前弹了过去,手中横刀直刺那名护卫的前胸。
  “啊”的一声大叫,那名护卫被横刀刺中前胸,刀尖自后背透了出来,方玉上前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几名护卫见方玉勇猛,一起挥刀冲了上来。
  徐云熙伏在方玉的背着,只觉得身子换来换去,虽然被方玉托着,但好几次都险些跌落在地。
  她紧闭着眼睛,双手死死抱住方玉,
  耳边不断响起凄惨的叫声,不时有鲜血迸溅到她的脸上。
  忽然她听到方玉闷哼一声,只觉方玉的身子歪了歪,“你怎么了?”
  “没事,”方玉咧嘴笑了笑。
  刚才没死透的护卫将手中的短矛扎向身后的徐云熙,他用腿挡了一下,那支短矛刺穿了方玉的小腿,方玉险些跌倒。
  “你能不能搂得松一点,我有点儿喘不过气。”
  徐云熙这才发现,刚才她慌乱之中,双手竟勒住了方玉的脖子。她向四周望去,地上横七竖八躺着五六名护卫,身后还有十余名护卫追了上来。
  前面已无人阻挡,方玉一脚踹开后门,背着徐云熙向密林中狂奔。
  进了密林,方玉忍着疼痛向山上狂奔,现在跑的越远越好。
  他不知道扔到院子里的药丸能不能引得狗去吃。
  要是有狗追过来,只怕两个人都跑不掉。只盼着了空和尚的这些药丸对这些狗也有用。
  韦和志看着方玉背着徐云熙消失在密林深处,转身看着眼前撕咬嚎叫的猎犬怒道:“这些狗都怎么回事!”
  训狗人拼命训斥鞭打这些千金难买的猎犬,但这些平时训练极好的名贵猎犬如同发了疯一般,都想爬到其它猎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