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46章 后台

  方玉赶着车走到离金陵百余里的地方,便遇到了出城搜寻徐云熙的人马。
  这队人都骑着快马,方玉只认得其中的两名徐家护卫,剩下的人都不认得。
  方玉叫住这两人,这两人虽然奇怪姑爷怎么成了和尚,但见徐云熙自车厢内出来,都压下心中的疑惑向徐云熙见礼。
  其中一名护卫说道:“小姐,这些骑士都是永嘉公主府的家将,听闻小姐失踪。永嘉公主就派出人马四处查找小姐的下落。”
  徐云熙谢过骑士头领,吩咐人回金陵报信。
  此时徐家护卫都已出动找寻徐云熙,见小姐回府,又是一番鸡飞狗跳。
  方玉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回凤栖楼休息,徐云熙又找了金陵城里最有名的大夫李德仁诊治方玉,又忙着处理府内外的各种琐事。
  每日里,徐云熙便会借着探病的理由,在凤栖楼坐上一会儿,与方玉说上几句闲话。如此过了七八天,方玉身上的伤势已经基本痊愈。
  方玉这伤病好的极快,让李德仁啧啧称奇,最后只能归结于方玉的体质好。
  李德仁的诊金极贵,所用药材都是名贵。徐云熙不计代价地救治方玉,这徐府中渐渐有了杂音。
  小姐救了姑爷两次,姑爷总要给徐家做些事情。
  一个平常的夜晚,徐云熙将方玉请了过来共进晚餐,谈到了他以后是否愿意为徐家做些事情。
  方玉很坚决地拒绝了,自己并没有道理帮徐府做事。当然,两个人当初也没有约定做事的条款。
  对方玉而言,徐云熙救了自己一命,自己也救了徐云熙一命,算得上两不相欠。
  然而徐云熙却不怎么想,自己的一颗心已牵挂在方玉身上,自然希望他能做些事情堵上别人的嘴。只是方玉这人太过懒散,怎么劝说也是无效,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要外出。
  上次放他去徐州受了一身的伤,徐云熙怎么肯让他再次外出,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自己身边好。
  既然方玉一口咬定按照协议来,徐云熙也没说什么,让麝香将账本拿了出来。
  “四月花销,共计三千三百八十六两。”
  “五月花销。。。。。。”
  当然,吃穿用度都是免费的,但日常额外花销的费用,都需要方玉自己承担。
  大概,方玉欠了徐云熙两四千多两银子。
  方玉其实也挺委屈,去徐州那次他虽然带了不少银票,但是没有花,只不过为了救徐云熙在江水里泡烂了。
  然而徐云熙这个女人根本不讲道理,只是让他还钱,不还钱就做事。
  一般来说,欠债的是大爷。
  方玉是有脸有皮的人,赖账这事他可做不出来,但他也不打算替徐云熙做事。
  还是做生意来钱快。
  方玉做的不是无本买卖,这便需要本钱。
  有了本钱,做生意自然方便许多。
  徐云熙很明确地拒绝了方玉借款的事,毕竟没有借钱给债务人的理由。
  这事就难办了。
  方玉琢磨了两天,厚着脸皮找到了张擒虎借钱。
  张擒虎借了方玉二十两银子,剩余的就没有了。穷文富武,张平正是长身体的年龄,食物药材都要跟上,家里自然就没有余财。
  二十两有些少,方玉又找到李唯忠,李唯忠也叹气,家里没有余财。
  徐福吃住在徐家,应该有些闲钱。
  方玉又找到徐福,徐福倒也干脆,借钱,没有。
  檀香给了方玉十两私房钱,再多也没有了。
  三十两银子,能做什么生意呢?
  方玉脑子里倒是有几种赚钱的方法,但是需要的本钱太大。
  徐府坐落的位置比较偏僻,毕竟是商贾之家,很难在官员聚集的地方买宅子。
  徐府附近的道路很宽,边上种着柳树。
  附近有不大不小的店铺,卖什么的都用,日用品、茶摊、小饭店。平日里到这些店铺买东西的都是些普通百姓。
  因人流不多,也有经营不善的商铺挂出了出售的牌子。
  方玉考察了一圈,衣食住行都是人生活中必要的,所以还是开个小饭店比较好。
  至于为什么不去人流旺盛的地段开饭店,主要是方玉手里的本钱比较少,再说他也想找个住的地方。
  到时候和离,方玉也不能留在徐家不走,总得给自己找条生计。
  方玉问了几家店铺出售的价格,大一点的百余两,小一点的三五十两。店员他是不打算雇佣的,自己当小二好了。
  至于厨子,这事有比较难办了。手艺好的,自然价格高,也不肯来这种小店。手艺差的,也没必要雇佣。
  这种小店,一般都是夫妻店。
  算了,再说吧。
  之前自己攒的那些银子都也不少,可惜都被赵宋官府没收了。
  之前外出游玩杀那些强盗路匪也弄了不少银子,可惜都被自己一路上花光了。
  方玉站在城门附近,盯着城墙上的通缉令。
  看榜文上的描述,那日江上饮酒的青衣大汉竟是江洋大盗。
  “不在干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方玉扭头看去,是乔装打扮的永嘉公主李秀平。
  这人是徐云熙的朋友,算是闺蜜。
  他见过几次,这人还不错,没有公主的架子,性格看起来不错。从言谈举止看,和普通女孩子没什么区别。
  当初听人说她很漂亮,但见到的时候也没觉得惊艳。或许是药效还没有过,这药的药效确实长了些。
  好在自己才十六岁,可以慢慢等。
  薛疏影当初让自己去徐州送信,或许能在那里找到她。
  “听说你欠了一大笔钱?”李秀平抿嘴笑道。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花钱一时爽,还钱火葬场。
  方玉轻轻“嗯”了一声。
  “丈夫欠妻子的钱,倒是有趣。你现在有赚钱的门路吗?”李秀平说道。
  “没有。”方玉摇了摇头。
  “这样啊,那你为什么不跑?徐云熙也没派人盯着你。”李秀平说道。
  “你这是在坑朋友吗?”方玉说道。
  “随便说说嘛。你要是有什么来钱的路子,可以找我。”李秀平说道,“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大概有一条。”方玉说道。
  李秀平心头一跳,说道:“是什么,说说看。”
  方玉指了指城门上的通缉令。
  李秀平哼了一声。
  她现在对方玉很好奇,现在赵宋兄弟俩正打得火热,李唐没必要去插一杠子,“神雷”的秘密也不着急知道。
  自己公主的身份在他面前好像没什么用,这人对权贵没有一点儿恭敬的意思。知道自己的身份后,对自己的言谈举止和对待普通人一样。
  最让人气恼的是,自己的绝世容然对他没有一丁点的作用。
  方玉笑了笑,刚才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
  毕竟通缉令上的赏金,也是李秀平家的钱。她要同去的话,借口出力不给钱,自己也没什么办法。
  更何况李秀平应该是徐云熙新的后台,不然徐云熙失踪的时候,她也不会排出大队人马去找寻徐云熙。
  若说两者之间没有利益交换,方玉是不相信的。
  不然很难想象徐家这么大的财富在徐铉等人放弃后,还没有人过来夺取。
  做做小生意倒是不需要什么强力的后台,也没人眼红。只是生意做的越大,这后台也得越硬。
  官道上,一辆马车正缓缓行来。
  方玉又向李秀平打听了一下赵宋的战况。这战况虽不需瞒人,但没有相关的途径也了解不到详情。李秀平也没瞒他,赵章已在长安站稳脚跟,正厉兵秣马准备进攻洛阳。
  洛阳一失,坐镇开封的赵恒只怕回天无术。
  “我打算做一门生意,你做不做?”方玉问道,“我七你三,不需要你出本金。这是货物,你看看怎么样?”
  方玉说完,自怀中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递给李秀平。
  “我回去看看。还有事,先走了。”李秀平接过小布包,扫了一眼官道。
  那辆马车驾车的人说道:“前面那人好像是姑爷?”
  “停车。”徐云熙撩起车帘看了看,确是方玉,另一个人是李秀平。
  这两个人,再说什么?
  方玉给了李秀平什么东西?
  徐云熙看着两人各自离开,心里有些不舒服。
  方玉回到凤栖楼,在院子中活动筋骨,见徐云熙林领着人过来,说道:“今天事情不忙?”
  徐云熙点了点头,回身对身后的小丫头们说道:“你们都退下。”她在石凳上坐了下来,说道:“我今日找你是有事情。”
  方玉坐到徐云熙对面说道:“什么事?”
  徐云熙说道:“你一天到晚闲着无事,不如找点儿事情做。”
  这事徐云熙已经说了好几次了,方玉心中盘算了一会儿,说道:“要不我们合伙做生意如何?你出本钱,我给你找门路。”
  徐云熙笑了笑,说道:“你我夫妻一体,怎么叫合伙做生意?”
  方玉说道:“夫妻只是对外人说的,事情你我心知肚明。你若愿意,我只要利润的七成。”
  徐云熙眼神一暗,轻哼了一声,说道:“我出人出力,还只有三成的利。不做!”
  方玉犹豫了一下,说道:“给你六成,再多就不成了。”
  徐云熙眯着眼睛看了方玉一会儿,说道:“你要钱做什么?”
  方玉说道:“身上有钱,心里有底。”
  徐云熙叹了口气,知道方玉不愿说实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要是愿意当官,我可以找人疏通门路。”
  方玉说道:“难道现在赘婿也能当官了。”
  徐云熙被噎的差点喘不过气来,难道他对赘婿之事还耿耿于怀?
  也是,有骨气的男子又有哪一个愿意做赘婿。虽然自己实则是嫁给方玉,但外面宣扬的,方玉可是入赘。
  徐云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家的情况你也是知道。要说我下嫁给一名家境败落的秀才,恐怕会惹人怀疑。所以才对外宣称你是入赘。当初,你也是同意的。现如今态势平稳,只要你稍稍表现出一点儿才干,我就将实情对外公布。”
  方玉笑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要是为官,入赘这事是瞒不住人的。”
  徐云熙说道:“既然如此,你不愿为官,又不肯做事。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方玉坦然地说道:“保命。我希望唐国能一统天下。虽然我并没有参与刺杀赵宋皇帝的事,但是如果赵宋统一天下,绝难活命。”
  徐云熙奇怪地问道:“赵宋已分崩离析,蜀国也已内乱,难道我唐国不能一统天下吗?”
  方玉摇了摇头,说道:“恐难如此。赵宋和蜀国内乱,唐国在做什么?修建寺庙,歌舞升平。只有守成之意,并无进取之心。”
  徐云熙说道:“坐上观虎斗有何不可?”
  方玉冷笑一声,“只怕养虎为患。”
  徐云熙说道:“既如此,你又不肯入朝为官出力。”
  方玉说道:“朽木不可雕也。”
  徐云熙说道:“志大才疏!”
  方玉说道:“妇人之见!”
  两人如同斗鸡一般互相瞪了半晌,徐云熙忽然笑道:“我是妇人,但也知道欠债还钱的道理。你什么时候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