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53章 镜子

  这镜子还需要徐云熙的店铺去卖,自己总不能在路边摆摊吧。
  “这,这是镜子?!里面的人是我吗?”徐云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惊讶地说道。
  镜子里是自己吗?
  脸色苍白,眼光无神,嘴唇干裂,眉毛画得稍稍歪了一点点儿,头发还有些乱~!
  檀香、探月和麝香轻轻点了点头,目光都直勾勾地看着这面晶莹的水晶镜。
  “啊!”徐云熙尖叫一声,捂着脸说道:“相公,你赶紧出去!”
  方玉眨眨眼睛,什么情况?
  咋回事?
  他一脸问号地走出徐云熙的闺房。
  这不应该啊,女孩子不是都喜欢照镜子吗?他还没见过不爱照镜子的女孩子,公司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女人都有一面小镜子。
  难道是因为时代的不用吗?
  要是这样的话,镜子的定价是不是稍微低一些,方玉忽然没了什么信心。
  一个时辰后,徐云熙走出了闺房。
  方玉正在凤栖院发呆,难道这些镜子要砸在手里!
  看到徐云熙来了,他愣了一下,好像徐云熙比原来漂亮了一些,但是漂亮在哪里,他有些说不清楚。
  徐云熙笑盈盈地说道:“多谢相公送的礼物。”有了这面镜子,她打扮的时间要不平时多了半个时辰,不过看着方玉瞧她的眼神,心中也是窃喜。
  方玉张了张嘴,把话又咽了回去。
  这面镜子是让徐云熙试用的,并没有打算送给她。
  算了,送就送了吧。
  “喜欢?”方玉热切地看着徐云熙。他没有什么经商经验,如果不算在咸鱼上买过几件闲置物品的话。
  他现在需要有人给这种镜子定了价。自幼就生长在商贾之家,长大后有执掌这么大家业的徐云熙自然是最佳咨询对象。
  “嗯,喜欢!”徐云熙脸一红,低着头轻声说道。
  “值多少钱?”方玉忙问道。只要女孩子喜欢就好,这种物品就怕没需求。铜镜需要每隔一段时间重新磨,但也能磨得很亮,虽然这亮度比不上玻璃镜子。但架不住铜镜便宜,百姓也能用的起。
  “什么值多少钱?”徐云熙疑惑地问道,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镜子呀,你觉得这镜子值多少钱?”方玉解释道。
  “你要把镜子卖给我?”徐云熙眼圈立刻就红了。
  不得不说恋爱中的女人看到心仪的人,无论多么聪明,智商都会下降。
  更别说“一孕傻三年”降成负数了。
  “我说卖给别人!”方玉有些无语了!
  “你竟要把给我的镜子卖给别人!说,多少钱,我出三倍!”徐云熙擦了擦眼泪,霸气地说道。
  方玉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等着!”说完自厢房里搬出来几面镜子,说道:“都卖你了!你是不是傻?!”
  “还有?”徐云熙惊讶地说道,她根本就没有想过方玉还有这种镜子。
  这种珍贵的物品,她还以为是方玉费尽心机弄来的,是孤品。
  徐云熙立即恢复了智商,说道:“我都要了,100两银子一面。”
  “100两?”方玉说道,“这是合伙生意!皇后那个黑心……”。
  方玉轻咳了一声,说道:“皇后娘娘要四成的利,李秀平要三成,还剩三成!”
  “她们也太黑心了!”徐云熙毫不客气地说道。
  “镜子成本多少?”徐云熙试探地问道,没有镜子的成本,无法核算利润。到时候分成时也没有依据。
  方玉说道:“巴掌大的镜子50两,六寸水晶镜100两,八寸水晶镜子200两!”
  “什么,这么贵!”徐云熙吃惊地喊道,不过方玉既然是自己的相公,这事自然好商量。
  人工成本核算,店铺成本核算,运输成本核算……
  有理有据,软磨硬泡,柔声哀求,撒娇,抱着胳膊摇呀摇……
  这个世界法律上的妻子,绝色美女,方玉作为单身一族,实在抗不住了,败退……
  看到自己的报价被砍到了四折,方玉的心好痛。
  他弱弱地说道:“只要黄金,这种手段不要在外面使用……。”
  徐云熙轻哼了一声,红着脸说道:“你是我相公,自然只会对你使用。和外人的谈判,都是李唯忠去的。”
  这李唯忠的权利可太大了,要是背地里搞鬼,徐家的损失可就大了。
  徐云熙见方玉有些疑问,说道:“李管事是有干股的,徐家收益高,他自己亏不了。更何况有些事情是我拿主意。再说谈判的时候还有其他管事呢。”
  方玉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其他管事肯定希望抓到李唯忠的把柄把他踢下台,互相制约之下,李唯忠想玩猫腻付出的成本也会极高。
  大概徐云熙是董事长,李唯忠是总经理,还有一些副经理。
  这徐云熙的老爹不会是穿越者吧?
  方玉又旁敲侧击了一下,才松了口气,看迹象不影响。
  大概是个极有眼光的天才,不然也不会投资到谁都不看好的李立身上。
  李立可是一国之君,在李唐,这靠山没有比他再硬得了。
  自己的马屁,拍得应该可以吧!
  “在哪儿买的镜子?这种镜子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徐云熙问道。
  “很远很远的地方,也是一位商人带过来的货。”方玉说道。
  “什么时候上的货?”徐云熙有些疑惑,除了方玉去徐州的时候,他可一直都在徐家待着呢。
  方玉卡壳了一下,随后说道:“以前在开封的时候,上次去徐州也是为了找这位朋友。”
  “你这朋友不是中原人士吧。我还没有听说中原出产这种镜子。”徐云熙疑惑地问道。
  方玉转念一想,两个时空的时间流逝速度相同,自己要是回原来的时空还需找个借口才行。
  “这位朋友不喜见外人,所以这镜子还需要我亲自去取。只是我这朋友喜欢游历,居无定所。想找到他还挺麻烦。”方玉说道。
  “这货他只卖给你吗?”徐云熙眨着大眼睛问道。
  “不错!”方玉淡然一笑,这个世界,只有自己可以来,绝对的独家供应。
  既然是这样,徐云熙知道这是方玉的独家产品后,怒气冲冲地去找周后母女俩理论,方玉让她顺便带上两面硕大的穿衣镜。
  一个时辰后,徐云熙乐呵呵地回来了,谈判很成功。
  徐家分五成的利,周后和李秀平分别是三成和二成。
  徐云熙负责销售,周后负责扬名,李秀平负责摆平那些官面上的人。
  只是周后有个“小小”的要求,穿衣镜只有两面,绝对不允许有第三面出现。这事方玉自然满口答应,唯一性,方玉懂。
  “娘子,能不能给我几锭金子,我兜里没钱了。”方玉讪讪地笑道,手里没钱,腰杆不硬。
  家里有吃有喝,要钱做什么?
  莫非要去外面花天酒地?
  徐云熙捂着额头,听起来很虚弱地说道:“现在有点儿晕,探月,扶我回房休息。”
  方玉看着徐云熙踉踉跄跄被探月等几个丫鬟扶着离开了院子,心中有些不爽。刚才去找周后理论的时候,可是精神矍铄、生龙活虎。
  现在听自己向她要钱,就病了,呵呵。
  方玉自怀中摸出一面私藏的小镜子嘿嘿一笑,男人怎么能没有私房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