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63章 廉租屋

  坐在方玉的车上,白依依小心翼翼地问道:“不报警?”
  方玉似笑非笑地说道:“你和他们是一伙儿的?”
  白依依听到方玉的话,才知道刚才自己说了蠢话。
  她脸一红,把头扭向窗外。
  “回家?”方玉问道。
  白依依轻轻嗯了一声,“我住的地方在.......。”
  方玉装作不知道白依依的住所,按照她的指引将车开到了廉租房附近。
  所谓的廉租房,不过是一排排的小平房组成。连在一起的小屋子密密麻麻,也没有门牌号,所以方玉之前把车停在路边没有进去。也幸好方玉没有进到廉租房的院落里,不然就会错过准备出门的白依依。
  白依依在院门口下了车,方玉笑了笑,“不请我进去坐坐?”
  白依依犹豫了一下,她还从来没有招待过男性朋友到自己的廉租屋里。不过方玉今天见到了自己的狼狈样子,她自暴自弃地说道:“随便你。”
  方玉下了车,跟在白依依的身后。
  至于其他人投过来的惊异目光,方玉毫不在意。
  这个院落里的大道旁,分别是连在一起的八间小平房。大概有十多排,一百多间小屋子。
  小道上收拾的还算赶紧,每一排平房的傍边,都有一个露天的水龙头。不少人拿着热水壶、脸盆正排着队打水。
  有的脸盆上还印着“某某大学”的字眼。
  院子里的人看起来很年轻,脸上散发着青春洋溢的笑容,平均年龄看起来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
  男生穿着大背心、大裤衩,女生们稍微穿的多一些。
  院子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方玉感觉这里就好像一个简陋的大学宿舍区。
  路过一间平房门口,蹲在门口刷牙的男生用审视的目光看着方玉,好白菜要被猪拱了?!
  白依依打开木门上的锁,拉开门说道:“进来吧。”
  在院子里,方玉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不过进了门之后却好了很多。香水的味道很明显,看得出来白依依对生活环境还是挺在意的。不过这种治标不治本的做法,也没什么用。
  白依依拉了一下灯绳,屋子里亮了起来。
  现在很少能见到的白炽灯发出昏黄的光线照亮了这个小小的廉租房。
  屋子很小,没有厨房、没有洗手间,只有客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间屋子。
  一张上下铺的单人床摆在屋子的最里面。床头床尾紧贴着墙壁,看起来这是廉租房统一配置的。
  上铺摆着两个行李箱和一些杂物,下铺是被褥,上面凌乱地放着几件衣服和内衣内裤之类的小物件。
  床底下摆着几双女鞋和鞋盒。
  一根绳子横挂在屋子中间,上面晾着一些贴身衣物。
  白依依脸一红,手忙脚乱地收拾起来。
  方玉笑了笑,转过身看着屋里的其他陈设。
  一张课桌大小的小桌子,一个破旧的衣橱,两张塑料椅子,几乎占满了剩余的空间。
  一面小小的窗户,旁边就是刚才进来的门。上面都挂着厚厚的窗帘。
  墙壁上贴着一张年历,上面有些日期被画上了圈圈。旁边是一张镜子,擦得很干净。
  墙壁上裸露着红砖和水泥,看来廉租房的主人并不想在内部装修上浪费钱财。
  屋顶没有吊扇,墙壁上也自然是看不到空调,只有一个插电源的风扇摆在墙角的位置,旁边还有两个红色的暖水壶。
  暖水壶上插着“热得快”。“热得快”是一种用电的加热棒,将它插到暖水壶里,可以加热里面的水。
  并没有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之类的高科技产品。
  这里最值钱的电器应该就是这个电风扇了。
  方玉注意到了整齐摆放在门口的两双女式鞋。一个女人只有两双鞋,怎么想都有些不太可能。看来她逃到这里的时候一定很仓促,连鞋都没有带几双。
  环境很简陋,但是地面看起来很干净,一些杂物摆放的整整齐齐。
  一个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东西撞到了方玉,力道还挺大。
  方玉扭头看去,白依依红着脸,手里领着几件衣物,身体有些僵硬地直起了腰。屋子太小,稍稍不主意就容易撞到一起。
  方玉干咳了一声,走了一步坐到了椅子上。
  “这窗帘挺漂亮。”方玉尴尬地撩起窗帘,正好和窗外一双窥探的眼睛对上。
  那人见方玉看见了他,转身就走了。
  方玉看了那人的背影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对面的平房亮着灯,并没有挂着窗帘。里面的陈设要比白依依屋子里多了些。屋子里也很凌乱,两名男生分别躺在上下铺上看着书。
  这种天气,不挂窗帘都能闷死,挂了窗帘更是密不透风,坐月子也不过如此。
  只是女生独自居住在这里,又怎么能不挂窗帘呢。
  方玉觉得有些闷热,说道:“把门打开?我有点儿热。”
  白依依嗯了一声,继续收拾屋子里的衣物。
  方玉拉开房门,微风吹了进来,感觉浑身舒爽极了。
  “喝水吗?”白依依有些僵硬地说着。带男人到自己家中,白依依还是第一次。
  “好,谢谢。”方玉接过白依依递过来的矿矿泉水,
  白依依不想和方玉距离太近,收拾完衣物,洗完脸,坐在下铺上。即便这样,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也不到两米远。这个距离,让白依依感觉安全一些。
  “这个地方,一个月多少钱?”方玉问道。白依依原来化得是淡妆,素颜也很漂亮。
  “200元一个月。”白依依说道。
  “我看外面大学生挺多的,感觉好像大学宿舍区一样。”方玉看着白依依说道。
  “大学毕业,没有住的地方。这个地方很便宜,所以毕业生很多。像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差不多都是这个样子。”白依依说道。
  “挺好。不忘传统,艰苦朴素。”方玉笑了笑,这种地方他也住过两年多,不过是在偏远的贫困地区。没想到在繁华的大城市里,也有这种类似的地方。
  白依依真想狠狠给上方玉一脚,站着说话不腰疼。富二代有怎么能体会到一个女孩子住在这里的感受。
  热也只能挂着窗帘忍着,因为有人到处偷窥;想方便的时候也只能出院落里的公共厕所;饿了,要不随便买点儿什么吃,要不就煮点儿方便面对付一口;最让人难以忍受的事,夜里会有莫名其妙的人过来敲门,她只能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换个地方住吧,这种地方不安全。”方玉说道,“人员构成太复杂。”
  “还行,对付住吧。”白依依说道。
  “还没吃完呢吧。出去吃点饭,也算我给你赔罪了。”方玉说道。
  白依依虽然也有些饿,但是她还是不想和这位刚才砍人不眨眼的人出去。
  “我也没吃饭呢,吃完饭,我就离开这里了。到时候你只能自己回来。”方玉说道。
  “你要去哪里?”白依依问道。
  “滨海市。”方玉说道,“有点儿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
  白依依轻轻哦了一声,“你刚才,为什么没走?”
  “准备走了。”
  “谢谢你。”
  “没事,不去吃点饭?”
  “不了,谢谢。”
  “好的,注意安全,再见。”
  方玉站起身笑了笑,撩开门帘走了出去。
  他就这么简简单单地走了?
  没有继续纠缠自己?
  白依依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个人不会再回来了。大庭广众之下,他还能吃了自己不成。
  她撩开门帘,方玉此时已走到了道路的尽头,转个弯,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等等!”白依依喊道。
  方玉扭过头看了白依依一眼,说道:“我在车上等你。”
  心跳的好快……按捺住起伏的胸口,白依依神色复杂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居然会追出去。
  不过,她还是补了补妆,又换了一身衣服,锁好房门离开了。
  一直关注白依依的男生看到白依依离开,不断咒骂着开卡宴的方玉,梦中的美女、心目中的女神,不会回到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