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79章 以物易物

  王掌柜苦笑道:“我倒是想拿出来给你,可是没有啊。不瞒您说,现在全金陵的金子也不多了,哪怕你再去别家,他们一样拿不出这么多金子。”
  金子去哪里了,方玉自然知道,都在李秀平和徐云熙手里。不过这些金子方玉根本拿不到,他皱了皱眉头。
  王掌柜见方玉脸上露出犹豫的神色,忙说道:“六百两金子,这是我能拿出来的,其它的,能否以物易物?”
  “以物易物?”方玉眉头挑了挑。
  若是王掌柜这里有翡翠玉石之类的东西,自然更好。
  “我这里有几样宝贝,你可以看看。”王掌柜指了指里面。
  方玉道:“行,我看看,东西我自己挑。”
  “没问题。”王掌柜一口答应下来。
  王掌柜在前面带着方玉左拐右拐,来到一扇铁门前,拿出钥匙开门。
  他点了灯笼,说道:“下面是一个地窖,当库房用。客官莫怪,我要先把门锁好。”
  方玉微微点头没说话。
  王掌柜转身把铁门锁好,顺着长长的台阶将方玉领着库房。
  库房里摆着很多木架子,上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绫罗绸缎、珠宝首饰应有尽有。
  王掌柜把灯笼插在墙上凿好的孔上,说道:“客官喜欢什么?”
  方玉说道:“玉石。”
  王掌柜点了点头,径直走向一个木柜子前。
  打开木柜子,在灯笼的照耀下,五颜六色的玉石呈现在方玉眼前。
  从历代玉器看,古代用玉以软玉为主。软玉常见颜色有白、灰白、绿、暗绿、黄、黑等色,多数不透明,基本上都被称为和田玉。
  软玉的品种主要是按颜色不同来划分的。
  白玉中,最佳者白如羊脂,称羊脂玉。
  青玉呈灰白至青白色,称青白玉。
  碧玉呈绿或暗绿色,有时可见黑色脏点,是含杂质所致。当含杂质多而呈黑色时,即为珍贵的墨玉。
  黄玉也是一种较珍贵的品种。
  青玉中有糖水黄色皮壳者,称为“糖玉”,白色略带粉色者有人称之为“粉玉”,虎皮色的则称为“虎皮玉”等。
  其中价值最高的,便是羊脂白玉,质地纯洁细腻,含透闪石达99%,色白如凝脂,富有光泽。同等重量玉材,其价格要比普通白玉高几倍。
  不过在现代,和田软玉不仅包括狭义上的和田地区出产的和田玉,还包括青海玉、俄罗斯玉、韩国玉、罗甸玉等所有主要成分为透闪石的玉石,而不再强调产地和产状。
  即便国家级的鉴定证书,只证明玉石的真假,不能鉴定好坏,也不能鉴定出玉料的产地。
  当然方玉知道眼前这些都是正宗的和田玉,不可能是假货,但是他拿不出证据来证明这些是真正的和田玉。
  不过方玉还是拿了一些羊脂白玉做成的小件,准备回去卖卖看。这些作价一百五十两金子。
  王掌柜拿过来一个布袋,“胡椒,二十斤,和金子等值。”
  方玉摇了摇头,这个时代的胡椒虽然价比黄金,但在现代,胡椒并不值钱。
  而后王掌柜又拿了好几样东西给他看。
  包括古董,名人字画之类的的东西。
  很可惜,方玉没有这方面的鉴别能力,也不打算在现代卖古董。
  王掌柜实在有些无奈,还差二百五十两金子。
  他问道:“还需要什么,我看看能不能帮你弄到。”
  方玉说道:“假玉,有吗?”
  王掌柜疑惑地看了方玉几眼,问道:“我没听错?你要假玉?”
  方玉点了点头,说道:“假玉,多多益善。”
  王掌柜摇了摇头,说道:“有。跟我来。”
  方玉随着王掌柜出了地窖,到了一处房子里。
  王掌柜走到墙边的一个箱子旁,打开箱子说道:“这里面全是假玉。”
  方玉到了箱子前,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整整一个箱子,都是翡翠制品!
  之前方玉已经恶补了一些翡翠的常识,豆种、芙蓉种、糯种、冰种、玻璃种这几个翡翠的等级,基本是看透明度及纯净度区分。
  等级最高的基本就是玻璃种了,看上去质地像玻璃一样,完全透明,具有玻璃光泽,透明见底,即使是厚1厘米的也通透晶莹,如水晶一般。
  方玉一件件将这些翡翠制品拿出来,仔细分辨了一下,玻璃种的不多,只有二十余件,其它的都是冰种和糯种。
  样式以手镯、吊坠和戒指居多,也有几串项链,其余都是平安扣和吊坠之类的小件,总数是二百二十一件。
  方玉问道:“这些都是别人的?”
  王掌柜笑道:“不错。一名海外的商人带过来的。只是这边没有人喜欢假玉。这些作价二百两金子,你看如何?”
  方玉记得满绿色玻璃种的翡翠成品,一件挂件成交价达几百万元,一粒指头大小的戒指成交价达千万元,至于手镯和项链,更是几千万。
  古人常说“君子如玉”。
  这些翡翠被人叫做“假玉”,自然没有人肯买。王掌柜报价二百五十两金子,有些黑。
  方玉轻咳了一声,“二百两金子。”
  王掌柜心头一喜,这些假玉已经放在这里好几年了,一直没有卖出去。
  当初自己也是看到这些假玉有些像透明的琉璃,一时糊涂才留了下来。
  “成交!”王掌柜立即说道。
  方玉指了指玻璃种和冰种的翡翠,说道:“要是还有这样的假玉,我都要了。对我来说,价比黄金。”
  王掌柜眼睛亮了,难得遇到这样的傻子,说道:“我倒是听说别的地方有些,不过价比黄金可是真的。”
  方玉诚恳地说道:“一两这样品质的假玉,我愿用一斤金子换。”
  王掌柜说道:“一言为定!”
  方玉点了点头,“一言为定!”
  王掌柜将方玉请进客房,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过了两刻钟,王掌柜领着人把一个箱子搬到方玉眼前。
  “这些,基本上就是我能找到的假玉了。”王掌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全是刚才那种透明的假玉。总量是二百斤。”
  方玉把这些翡翠一件件又摆到桌子上,玻璃种的只有三件,冰种的有三十余件,剩下的都是糯种、芙蓉种。
  糯种算是翡翠中档次中上的,芙蓉种只能算中档了,豆种就是低档货了。这箱子里的翡翠算起来有三四百件。
  “王老板,这就有些不地道了吧。”方玉指着那些糯种、芙蓉种和豆种,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些,可和我说的不一样。”
  王掌柜赔笑道:“客官有所不知,这假玉乃是国外商人带来。一来路途遥远,二来也没什么人贩运,所以市面上的假玉不多。”
  方玉说道:“这些假玉可不值五十两金子。”
  王掌柜又搭了几个羊脂白玉的小件做添头,方玉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