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84章 翡翠01

  这次离开了好几天,手机已经没电了。
  方玉把手机充满电,开机后看到了文彩云给自己发过来的信息。
  “方总,你电话没人接。玉石废料已经运到码头的仓库了。”
  “明天你和我出差去趟京城,早上八点。”
  “大概几天,有什么事吗?”
  “算上来回的路程,最少需要五天,去NGTC做珠宝首饰的鉴定。”
  NGTC是国家珠宝玉石质量监督检测中心的缩写,可以说是国内最权威的翡翠玉石鉴定中心。
  支持个人和商家送检,常规样品检测周期为三个工作日,并能出具珠宝玉石首饰鉴定证书。
  当然这个鉴定证书只能证明翡翠玉石的真伪,至于等级和价格之类的评估,他们不做鉴定和估价。
  还有其它一些杂七杂八的鉴定中心也可以鉴定翡翠玉石,但还是国家级的鉴定中心最权威。
  虽然方玉手里的珠宝玉石都是真的,还要想取信消费者,这个证书必不可少。
  滨海到京城,走高速公路需要9个多小时。一个人要是开九个小时的车,不仅不安全,也很累。
  “在高速公路上开过车吗?”方玉问道。
  “开过的。”文彩云回复道。
  距离NGTC鉴定中心最近的酒店是喜来登大酒店,最便宜的大床间是1014元,带一份早餐。
  带女士出门最麻烦的地方就是住宿。以前在国企的时候,领导领人出差,能不带女同事就不带女同事,要是必须带女同事,最少也得带两名女同事。
  避嫌......
  检测中心最快三天出结果,方玉订了两间标准房,订了四天。
  第二天一早,方玉开车接文彩玉,然后让文彩云熟悉熟悉卡宴车的操作后便开车前往京城。
  文彩云看了一眼后座上的箱子,“方总,里面都是玉石?”
  方玉说道:“都是。”
  文彩云吐了吐舌头,说道:“这得值多钱?”
  方玉摇了摇头,“价格可不好说,喜欢的人自然愿意出高价,不喜欢的人自然不会买。”
  玻璃种和满翠的翡翠大概几千万一件。不过方玉并没有全部拿出来,太咋眼了。
  这箱子基本都是豆种、芙蓉种和糯种的翡翠,满绿的有几件,冰种和玻璃种的翡翠也有几件。
  这些要是都卖出去,怎么也能有几千万。
  方玉和文彩云两个人换着开车,晚上六点多钟的时候到了京城。
  到了京城喜来登酒店,取了房卡,两个人各自拎着一个手提箱上了楼。
  放好随身物品,方玉无心找其它的地方吃饭,到了酒店餐厅。
  酒店一共有四间餐厅,供应西式、日式、意式和中式美食,文彩云打算尝尝日式餐厅,方玉没什么意见。
  天妇罗、刺身、蒲烧鳗鱼、海鲜丼、关东寿喜烧......
  吃过饭,方玉笑呵呵地说道:“看来我需要重新认识一下你。”
  文彩云坐在椅子上,打了一个饱嗝,“中午没吃饭......”。
  方玉笑了笑,这姑娘还挺实在的,“开一天车挺累的,早点回去休息。”
  第二天一早,两人吃过早餐,带着翡翠到了NGTC检车中心。
  方玉送检的翡翠玉石比较多,没有在外面的柜台窗口排队,直接进了贵宾室。
  检测人员很认真地登记拍照,一百多件翡翠制品,三名工作人员忙了一个多小时才整理好。
  “方总,还有其它的翡翠吗?”一名工作人员问道。
  方玉冲文彩云点了点头,文彩云从随身带着的女包里拿出六个小盒子。
  方玉依次打开小盒子,说道:“还有这些。”
  “满翠......”
  “玻璃种满绿......”
  “水头能有三分......”
  “不不不,要超过三分......”
  翡翠有五个档次,从高到低依次是,玻璃种,冰种,芙蓉种,糯种,豆种。
  翡翠透明度越高,越值钱。
  衡量透明度的标准就是一分水、二分水、三分水。
  当光线射到翡翠的表面,可以进入内部,进入内部的深度可划分为3.3mm,6.6mm和10mm。
  水分越多,表示透明度越高。
  一分水指3mm厚的翡翠是半透明的,“二分水”指6mm厚的翡翠是半透明的。有二分水的翡翠就是很好的玻璃种了。
  三分水的玻璃种更是可遇不可求,市面上几乎看不到,只在一些大型的拍卖会上能看到。
  天然翡翠满绿手镯,成交价1840万元人民币;天然翡翠满绿叶子挂件1215万,玻璃种带翠手镯(内径5.28cm,宽1.30cm,厚0.95cm),成交价格1亿零925万元人民币;满绿平安扣(36.57克),成交价格:494.5万元人民币。
  这些都是有案可查的拍卖会成交价。
  即便是比玻璃种差的冰种,普通人也很难见到,晶莹剔透的一个也要几十万到上百万。
  家里有点小钱的,买个镯子,一般买的都是冰种和糯种之间的,也叫冰糯种,一个七八万的样子,或是颜色好的糯种二三万。
  眼前的这六件翡翠,方玉认为是玻璃种的有两件,一个如水滴般清澈透明的满翠手镯,一个满翠的吊坠,上面浮光流动,动人心弦。
  剩下四个,也带着荧光,不过方玉并不是专业的鉴定师,他认为这四件应该在冰种和玻璃种之间。
  实际上,这六件都是玻璃种。
  料子非常干净带荧光的,就是玻璃种;料子通透或带着絮状物,不带荧光的,就是冰种。
  文彩云听着工作人员议论纷纷,有些摸不着头脑。她拿出手机上网查了一下,看到玻璃种的价格后,手一抖险些把手机扔地上。
  几千万甚至上亿的珠宝刚才就随随便便放在自己的包里。
  现在想想,刚才自己下车的时候动作有些大,这些珠宝没磕坏吧。
  方玉看工作人员只是议论,但没有登记,问道:“能鉴定吗?”
  工作人员听到方玉的话,停止了议论。
  其中一名看起来是主事的工作人员说道:“方总,这六样翡翠价值太高,我们这儿......”要真是玻璃种的A货,他们要是不小心给磕了碰了,是绝对赔不起的。
  方玉笑了笑,说道:“这样呀,那怎么办吧?”
  工作人员说道:“您稍等,我给上头打个电话问问。”
  过了一会儿,一名年纪比较的人走进贵宾室。
  “小赵,刚才你给我打电话?”老者问道。
  “马老,这位客人要鉴定玻璃种的翡翠。”小赵连忙说道,“方总,这位是我们这儿的专家。”
  方玉和马老客气了几句,马老拿出放大镜和聚光手电看了看,说道:“方总,玻璃种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其它的那些翡翠按流程走。这几件翡翠特事特办,你跟着我们的鉴定人员一起去鉴定,这样也安全。”
  方玉说道:“多谢马老。”
  马老笑了笑,说道:“不用客气,我多一句嘴,你也见怪。这玻璃种的翡翠,是打算出手吗?”
  方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商人,这些翡翠是要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