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90 不算有钱人

  方玉在铃木美夏的陪同下,在银座购物中心游览了一番,买了一些换洗的衣物和两个旅行箱。
  回到客房,方玉数了12张面值10000日元的日币递给铃木美夏,“给你这个,今天的酬劳。”
  铃木美夏低着头,双手接过,“谢谢”。
  她将钱装进随身带的包里,“那个......方桑可以叫我铃木桑或美夏。铃木小姐听着怪怪的。”
  姓+桑在日本一般用于关系普通的同辈之间,算是很一般的称呼,男女都可以用。
  直呼名字在日本一般有着特殊含义,代表两个人交情亲密。男女之间这样称呼,若不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那基本便可以理解成正在交往了。
  不过方玉并不清楚这些事,铃木小姐不好听,铃木桑叫着别扭,“好的,美夏。”
  铃木夏美坐在沙发上,说道:“方桑,我可以称呼你,欧尼桑吗?”
  方玉虽然看过日漫,但欧尼桑具体什么意思还真不知道。
  他问道:“什么意思?”
  铃木美夏笑了笑,“类似哥哥的意思,表示对兄长的尊称。”
  方玉点了点头,“可以。”
  方玉洗漱完毕,铃木美夏去了洗浴间洗澡。
  听着浴室里淅淅沥沥的水声,方玉有些心神不宁。
  大学时候和友好寝室出去游玩,床位安排不开,方玉也和女生混住过。那时方玉没什么感觉,毕竟对方是宣称“出柜”的男人婆付含桃。
  现在......
  转移注意力,方玉倒在单人床上拿起手机,随意地翻看。
  铃木美夏穿着浴袍小心地走出浴室,看到方玉躺在床上玩手机,问道:“欧尼桑,晚上不去风俗店看看吗?有很多游客都喜欢到风俗店。本番的话只需要3万日元。”
  方玉一脸问号,什么意思?
  铃木美夏有些羞涩,隐晦地说道:“就是可以带出去,到酒店......,来旅游的人很多都会去的。”
  方玉挑了挑眉头,就是青楼的意思,日本还真是开放。
  他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我不喜欢那种地方。”
  只是......
  眼前这个妹子是不是在暗示什么......
  “你平时也在风俗店工作?”方玉问道。
  “我有些同学在那里工作,她们也提供私人服务。”铃木美夏大方地说道。
  方玉闲着无事,问了一些细节问题。
  没想到日本这么开放,方玉算是大开眼界,长了很多知识。
  “在东京大学读书,一年的费用大概是多少?”方玉问道。
  “学费大约60万日元一年。生活基础费用、伙食费、娱乐花费、交通费一个月差不多14万日元,算上学费,平均一个月需要20万日元,这是最低的生活标准。要是再买些衣服、化妆品之类的,就没法计算了。所以一般的大学生都会出去打工。”铃木美夏想了一会儿,认真地说道。
  平均每个月最低需要20万日元,日本大学生刚毕业时的平均工资也差不多这些。难怪那些女生出去做这些来钱快的工作。
  “你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吗?”方玉问道,美夏是一个很好看的女生,应该从事过这方面的工作吧。
  “没有。”铃木美先很干脆地说道,“每日打工虽然辛苦些,但也够用了。”
  “你不是有通译案内士资格证书吗?工作应该能轻松一些。”方玉说道。
  “不轻松的。这个证书很难考,所以导游报价要高一些。无证的导游报价低很多,所以我的工作不是很好找。我平日也在便利店打工。”铃木美夏说道。
  “挺辛苦的。”方玉说了一句,低下头开始翻看手机,寻找出手金子的店铺。
  “美夏,这个商行可靠吗?”方玉拿着手机指了指网上找到的一个店铺。
  铃木美夏拿过手机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是可靠的店铺,不过欧尼桑为什么不去大商场买金子呢?”
  方玉笑了笑,“我不是买金子,是打算卖金子。大的地方有些麻烦。”
  铃木美夏是要跟着自己去的,也没必要瞒着。
  不过方玉还是解释道:“我有个亲戚,将遗产留给了我,是一些金子,我打算卖掉。”
  铃木美夏说道:“遗产税......”
  方玉似笑非笑地看着铃木美夏,铃木美夏看到方玉的表情,“欧尼桑,我明白了。”
  两个人躺在各自的床上闲聊了一会儿,便各自睡去。
  第二天,野村商行。
  方玉坐在榻榻米上饮着茶水,旁边放着一个旅行箱。另一个旅行箱方玉一个人拎不动,只能放在商行外的车里。
  野村商行经理叫野村,似乎有些背景。
  “我们商行收购99.99%纯度的黄金,价格是5640日元一克,在整个东京来说不低了。不知道方桑手头有多少黄金?”
  听了野村的话之后,方玉满意的点点头,说实话这个价格不错,软妹币360元左右。
  之前是310元软妹币,再打9折,99.99%的金子报价是279元每克,现在多了30%左右的价格。
  “50千克左右。”方玉轻轻拍了拍旁边的旅行箱。
  “50千克?!”野村倒吸一口凉气,他看方玉穿着普普通通,不像穷人但也不像是有钱人。没有想到他竟然能拿出50千克的黄金!
  “你的这个是?”虽然野村根本不在乎卖家金子的来路,不过还是习惯性地问了一下。
  “祖传的。”方玉笑了笑,淡淡的说道。
  铃木美夏翻译着双方的话,心砰砰砰地急速跳起来。
  方玉把旅行箱打开,里面的金条闪着诱人的光彩呈现在众人面前。
  “不少呀,我们先看看成色再定价格如何?”野村笑道。
  普通人又怎么可能见过这么多的金子,更可况车里还有一个旅行箱,那里面都是金子吗?
  铃木美夏有些失神地看着金光闪闪的金子,忘记翻译野村的话。
  方玉看着神不在焉的铃木美夏,提醒道:“美夏.......”
  铃木美夏回过神来,对方玉说道:“对不起欧尼桑“。她随后对野村说道:”对不起野村君,可以重新说一遍吗?”
  野村皱了皱眉头,厌恶地看了铃木美夏一眼,真是一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女人。
  “看看成色再定价。”野村简单地说道。
  “可以。”方玉点了点头。
  野村拿起一块金条看了起来,微微皱眉道:“方桑,这些金条看起来很古老,纯度应该不是很高。”
  方玉知道金子纯度不高,他也没什么办法,那个时代的冶炼技术就这样。
  “这种黄金我要叫专家测试一下才能给您确切的价格。”野村说道。
  方玉点了点头。
  很快就有两名中年人过来。他们拿着专业仪器检查一番。
  之后其中一名中年人在野村身旁耳语了几句,就离开了屋子。
  野村见他们走了,说道:“平均纯度77.68,价格嘛,还要商量一下。”
  “多少?”方玉淡淡的问道。
  已经出手很多次,纯度基本在75到80之间,野村没有骗自己。
  野村拿着计算器算了一下,“方桑,5640日元乘以纯度,去掉9%的精炼费用,3986日元一克。”
  “9%的精炼费用有些高。”方玉微微摇了摇头。虽然和之前的精炼费用差不多,不过方玉打算讲讲价。
  “方桑,要是大量的话,精炼费用还可以商量。”野村笑眯眯地说道。
  “还有差不多260千克。”方玉说道。
  野村脸色一僵,随即说道:“要是纯度和这批差不多,5%的精炼费用。”
  方玉点了点头,“在外面的车上。”
  500多斤的金子,绝对不是一个人可以搬动的。
  分了几次,这些金子才运到商行里面。
  “那我们先称一下金子的重量,最后再计算交易总额吧。”野村的眼中闪烁着贪婪的目光。
  十多亿日元的交易额对野村来说不算什么,不过一次性能拿出这么多金子的客户,一年也遇不上一次。
  “行。”
  经过称量,这些金子事311207克!平均纯度76.58,这一批金子最终卖了十二亿七千六百九十三万日元,软妹币八千二百多万。
  野村把钱转到方玉提供的银行账户,方玉确认钱款到账后,和铃木美夏离开了商行。
  车行驶在道路上,铃木美夏看了方玉一眼,说道:“没想到欧尼桑是个有钱人。”
  方玉笑了笑,“不算有钱……”
  铃木美夏微微嘟了一下嘴,自己还在为学费发愁,欧尼桑有这么多钱,还说不是有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