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千娇 > 第097章 撩人

  按照铃木美夏设计的路线,方玉去了东京最有名的浅草寺。
  铃木美夏在浅草寺的和服店租用了一套华丽的和服,袖长大概七十多厘米。整个穿着搭配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方玉听和服店的店员介绍说,铃木美夏租用的是小振袖和服。
  按日本的习惯,“振袖”,是未婚女子最高级别的礼服。
  大振袖被视为和服的最高规格,因此作为结婚新嫁裳的正式服饰;
  其次的中振袖,通常在新年、成人式或参加他人婚礼时等正式场合穿着;
  而小振袖和服就是平时能穿的最高礼仪的和服款式。
  穿着淡紫色和服的铃木美夏从店铺里间走了出来。
  闪着柔和光泽的外衣,布满了各种艳丽的花朵图案,宽大的袖子处,露出白皙的双手。
  腰部是红黄相间的宽大腰带,绣满了银色花纹。
  脚上穿着白袜和浅色的木屐。
  黑色的秀发被数支发簪绾在脑后,刘海也被固定在头顶,露出光洁的额头。
  微风吹过,衣裳轻轻扬起,铃木美夏有一种说不出的梦幻与优雅。
  “可以拍几张照片吗?”被惊艳到的方玉问道。
  “当然了。”铃木美夏看着方玉欣赏的眼神,微微一笑。
  浅草寺里香火鼎盛,游客超级多。
  方玉先摇签筒,摇出号码后,根据号码去找签。可是解签的僧人说的话,方玉根本听不懂,这种事还不能让旁人在场。在僧人既古怪又畏惧的目光中,方玉郁闷地走了出来。
  铃木美夏也摇了签,出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忧又喜。但无论方玉怎么问,铃木美夏都避而不答。
  出了浅草寺的雷门,是热闹非凡的仲见世通商店街。有各种纪念品、手信、和服、传统工艺品以及各式各样的点心,价格不是太贵。
  之后两人又去了富士山。夏天的富士山没有雪顶,但是大石公园,河口湖,山中湖,浅间神社……等周边景色依旧很美。
  晚上,两个人在民宿住下。民宿收拾得很干净,也很私密。虽然还是在一个房间休息,但是分床睡。
  今天走了不少地方,铃木美夏有些累,早早就睡着了。
  铃木美夏穿着木屐登富士山,方玉认为这完全是个错误的选择。
  不过铃木美夏穿着和服,也只是穿木屐,这样画风才搭配。
  上山还好,方玉连拉带拽把铃木美夏弄上山,铃木美夏连连道歉,方玉也不好说什么。下山的时候,铃木美夏实在走不动,方玉只能背着铃木美夏下山。
  铃木美夏的身体很轻,方玉背着也不累,感觉也很好。
  柔软中带着惊人的弹性,女性特有的香气似乎还萦绕在方玉鼻间。
  方玉看了一眼睡着的铃木美夏,真想化身月夜狼人扑过去,吃干抹净再说。
  他躺在被窝里,烦闷地翻着手机。
  “浅草寺看起来很美。”白依依给方玉发了一条信息。
  “想要什么礼物,我给你带回去。我买了好几样纪念品。”方玉想起4S店里感受到的顺滑,给白依依发了一条信息,又发了几张图片,其中有铃木美夏穿和服的照片。
  白依依回了信息,“随便带点儿小东西就可以了,不用太破费。穿和服的那个女孩子很漂亮。”
  “女孩子穿和服很好看。”方玉回复道。
  方玉想象了一下白依依穿和服的样子,觉得白依依一定很美。
  和服,制服诱惑,4S点,应该很滑......
  呸呸呸,自己想什么呢!
  方玉怕吵醒铃木美夏,走出了房间。
  “和服会不会很贵?”白依依半卧在床上,回复道。
  “不贵,没关系。”方玉回复道。一套漂亮的和服大概在二十万到四十万日元之间,也就是日本普通职员一个月的工资。
  “这多不好意思。”白依依换了个舒服的姿态趴着。
  今天铃木美夏似有意、似无意的亲密接触,让方玉有些上火。
  方玉发送了视频申请,白依依立即接受了申请。
  “今天很漂亮。”方玉挑了挑眉头,白依依今天是宿醉妆,珊瑚红。
  “是吗?”白依依脸红了一下,“听说东京的女孩子都喜欢宿醉妆,所以我也试了试。没想到让你看到了,怪不好意思的。”
  “呵呵,白天街上看到的女生化宿醉妆的不多,但是到了晚上,满大街都是宿醉妆的日本女生。”方玉说道。
  “这个妆是不是很丑。”
  “很漂亮。”
  白依依一直在用手整理头发,看起来很害羞。
  现在是夏末,感觉白依依似乎穿着吊带睡裙,方玉伸了伸脖子,可惜什么都看不到。
  “啊!!!你头发上好像有虫子!”方玉惊叫道。
  “啊!”白依依听到方玉的话,惊叫了一声,丢下手机。
  镜头晃动,一闪而过,眼尖的方玉发现白依依并没有穿胸衣......
  真空了......
  看到了......
  小妖精......
  过了好一会儿,白依依出现在镜头前,抿了抿嘴,娇喃道:“你骗我。”
  方玉道:“哈哈,可能是我看错了。你身材不错......”
  白依依说道:“还好吧,怎么吃都不胖,气死一群闺蜜,哈哈哈。”
  方玉还想继续看樱桃小丸子,干笑了两声,“能看看你的房间吗?”
  白依依犹豫了一下,“为什么?就是普通的房间。”
  方玉:“没见过女孩子的闺房,想见识见识。”
  白依依:“好吧,等我一下下。”
  镜头一黑,方玉什么都没看到......
  白依依的房间不算大,不过布置得温馨整洁,淡淡的粉色,弥漫着一股少女的味道。
  房门关着,漂亮而性感的白依依独自在房间里,这种氛围,让方玉有一种肆意妄为地冲动,想要留下自己的痕迹。
  可惜的是,隔着屏幕,方玉什么都做不了。
  “看完了。”方玉说道。
  镜头一转,白依依的小脸出现在镜头里,“是不是挺乱的。”
  “没有,很整洁。看起来你经常做家务。”方玉夸奖道。
  “还好,不算很勤快。”白依依坐到椅子上说道,“你那边看起来很黑,是在什么地方。”
  “在院子里。今天去富士山转了转,晚上在山脚下的民宅住。”方玉说道。
  “看起来好黑,能近一些吗?”白依依小声说道。
  方玉把手机镜头靠近自己,“这回看清楚了吗?”
  白依依偷偷用手指摸了摸方玉的脸,霞满双颊。
  “咦~”方玉在镜头里只看到白依依的一双眼睛,其它什么都看不见,而且这眼睛越来越大。
  白依依用手指摸了摸屏幕上方玉的脸,柔声道:“能让我看看那把刀吗?就是在省城的那把刀。”
  镜头一晃,一把雪亮的障刀出现在镜头前,随后又消失在镜头里。
  方玉:“看到了吧。”
  白依依点了点头,“看到了。那天你的刀好厉害。”
  方玉:“其实我的刀不厉害,有一样更厉害。”
  白依依:“是什么?我怎么没见过?”
  方玉:“我善使一柄长枪,你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人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她个干干净净。”
  白依依思索了片刻,羞得脖颈都红了,娇喃道:“流氓~。”想起方玉那天威风凛凛地冷酷模样,不由得夹紧了双腿。
  方玉听到白依依妩媚的声音,身心荡然:“要不要试试?”
  听到方玉的话,白依依媚眼如丝,看着屏幕里的方玉,声音有些嘶哑,“怎,怎么试~。”
  方玉:“当然要实践了。”
  白依依羞涩地说道:“你在撩我?”
  方玉点了点头,“我在撩你。不过你好像也在撩我呀。”
  白依依轻啐了一口:“谁撩你了!”
  方玉:“那么巧?我到日本,你就化东京最流行的宿醉妆。”
  白依依被戳了心事,有些惊慌:“就是碰巧了!”
  方玉:“你会撩人吗?”
  白依依:“你想看呀?”
  方玉:“想看呀,让我看看呗。”
  手机被立了起来,白依依默默数着拍子,然后腰肢和胯部扭动,双臂侧抬,随后左右摆动......
  粉红色的闺房,身材极好,精致的吊带睡裙随着白依依左右摆动,偶尔露出白色的蕾丝边,简直性感到爆炸,美到极致......
  方玉看了一会儿,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白依依跳起来妖娆动人,但动作也太单一了。
  有点儿像大妈们跳的广场舞......
  白依依跳了一会儿,红着脸扑倒在床上,“好看吗?”
  视频里,白依依的脸色红红的,呼吸有些急促。现在已经不是微醺宿醉妆,变成了醉酒妆。
  “好看......不过,怎么像广场舞。”方玉疑惑地问道。
  “哈哈哈,傻瓜,这就是我陪妈妈跳的广场舞。”白依依捂着嘴“咯咯”笑道,掩饰着自己的羞涩。
  “我要看艳舞~。”方玉鼻孔冒烟......小妖精......
  “困了,要睡觉了,晚安。”白依依果断中断了视频通话,她不知道要是方玉还有更非礼的要求,自己会不会随了方玉的心愿。
  白依依感觉自己今晚真是疯了,穿着睡衣在方玉面前跳舞,还是真空......
  方玉看白依依中断了视频聊天,恨不得直接通过屏幕将这个妖娆的小妖精一把拽过来,摁在床上……
  撩人不成反被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