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一六五章:死因为何 上

  张颖的亡魂此时却已不似之前那般惊惧,冷冷一笑:“你们想让我说什么?”
  胡慧娘道:“那就先说说你是怎么死的吧?”
  张颖冷哼一声:“我,我当然是被周小川杀死的了。”
  胡慧娘转头看了看周小川:“这是真的吗?”
  周小川点头称是,“对,这个张颖就是被我杀死的。”
  对于张颖的回答与周小川的平静许玉扬感到十分意外,她不相信自己记忆中的那个柔弱淳朴的小师妹能干出这种事情,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
  “不会吧,小川她真的是你杀死的吗?”
  张颖冷笑一声:“有什么不会的?她不光杀死了我,你看看她下手是多么的狠毒!”说话时向自己深深塌陷的脸上一指。
  而后接着说道:“不但如此在我死了之后没过几天她就自杀了,继续来欺负我,不但不让我转世投胎,还把我困在这里每天非打即骂,天天欺负我!”
  许玉扬始终不相信自己小师妹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转头一脸迷茫的看着周小川道:“小川她说的是真的吗?”
  周小川冷冷一笑,点了点头:“是呀,张颖说得都对,这些事都是我干的。”
  许玉扬简直不愿相信自己的耳朵,眼中泪水立时而落,她上前一步,摇晃着周小川的身子“为什么,小川你为什么这么做?”
  周小川的赤目之中也留下了两行血泪,收起长舌头狠狠的咬了咬嘴唇,“学姐你接着问她呀,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已经几乎失去理智的许玉扬转头看着张颖的亡魂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张颖脸上闪过一丝惊愕,而后便又恢复如初,冷冷一笑:“她为什么杀死我,为什么对我这样我哪知道!为什么来问我,你们不是还得去问周小川!”
  周小川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郁的冷笑:“张颖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杀死你吗?”
  张颖的亡魂冷笑一声:“你是疯子呀,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把我从楼梯上推下来,为什么会用力的砸我的头。你就是一个神经病。”
  周小川冷冷一笑:“说得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更证明你是真的该死了。”说话之时一双眼睛再次呈现出赤红之色,身上的怨气亦复又开始聚集。
  整个图书楼内一阵阴风骤起,书架上的一本本图书纷纷坠落于地,桌腿在理石地面上“砰砰砰”得跳个不停。
  许玉扬见势急忙制止:“小川你别激动。”
  张颖却一脸满不在乎的冷笑一声:“你再发脾气又有什么用?你能怎么样?”
  周小川一声嘶吼,“呼”的一声向张颖扑去。
  却不想张颖只一转身便已躲在了胡慧娘身后,口中惊呼一声:“姐姐救我!”
  胡慧娘只一挥手一道赤红烈焰便已拦在周小川面前,一阵热浪迎面扑来,周小川奈何不得唯有向后退了两步。
  张颖的亡魂却是嘻嘻一笑:“现在有人能治得了你了,你还想欺负我呀?已经不可能了。”
  周小川身上黑烟冉冉一双赤目早已成血红之色,怎奈对于面前的焰墙却是无计可施。
  一声哀嚎道:“你们是来帮她合伙欺负我的吗?”
  胡慧娘道:“我们此来绝对不会有任何偏袒,你两个把事情说清楚便好。”
  周小川嗷嗷乱叫,“说的好听,可她却不说实话。”
  胡慧娘道:“她若不说实话,那是她的事,你只把你想说的说出来就好。”
  许玉扬道:“是呀,小川你只管说你的。”
  周小川冷冷一笑:“我说了她又不认不一样是一桩糊涂案。”
  胡慧娘道:“我们如何评断那是我们的事,便是天大的委屈我也能够有个分辨。”
  许玉扬连连点头:“是呀小川你要相信我和这位姐姐,我们今日既然能够来到这里,就一定能给你一个交代。”
  周小川一双赤目颜色越来越浅,眼中落下殷红血泪,看着张颖牙关紧咬恨恨地说道:“张颖是罪有应得死有余辜!”
  随后周小川便将其自打两年前入学以来的诸多遭遇向胡慧娘与许玉扬二人尽数道来。
  两年前周小川刚刚进入大学,就因为自己家里条件困难,经常遭到以张颖为首的一群同学的奚落与刁难。
  之后由于学习成绩突出而得到了孙教授的垂青与照顾,这便更引来了张颖等人的羡慕与嫉妒,于是张颖时常鼓捣同学们孤立欺凌周小川。
  虽然有孙教授的照顾但是却也不能保护周小川周全,其中种种诸事着实一言难尽。
  周小川虽然心中怀恨却也无可奈何,她独自一人被孤立有口难辩,如此更加助长了张颖等人的嚣张气焰。
  直至上学期期末周小川再次以优异的成绩拿到了全额的奖学金,并在孙教授的帮助下得到了外语系图书楼留守义工的工作机会。
  这样虽然不能回家与父母团聚,与家人过年,但是却可以得到一笔在周小川看来数目不小的工作补贴正好可以帮助周小川解决本学期的学费问题。
  于是在假期期间周小川每一天都早早的来到图书馆,在打扫卫生之后便开始自习。
  由于是假期,所以那段时间来图书楼的学生很少,虽然每天两点一线,略显枯燥,然而这样简单的生活对于周小川来说简直就是最最幸福的生活。
  而且孙教授也经常来到学校的图书光为周小川送来一些饭菜,以及生活必需品帮助她减轻生活压力,这使得周小川对于孙教授当真感激不禁,为自己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位好老师而倍感庆幸。
  却不想有一天在孙教授走后,张颖一伙人出现了图书楼内,他们对周小川一番羞辱之后还拿出手机来给周小川看她们拍摄的她和孙教授的照片,并且扬言说要把这些照片P成不穿衣服的亲密照。
  还有人说怪不得周小川的成绩为什么一直这么好原来是因为和孙教授保持不正当关系。
  说到这里周小川已是血泪满面,双眼中满是哀怨,她直勾勾的盯着张颖的亡魂道:“张颖这些事有没有?”
  张颖的亡魂显得有些紧张,冷笑了一声:“嘴长在你身上你愿意怎么说都行呀?”
  周小川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怖的微笑:“这些事情你不可能不记得呀,因为这应该是你最后的记忆。”
  张颖的亡魂微微一颤,周小川冷笑道:“你还没有想起来吗?就在那一天呀,张颖你不该忘了的呀。”
  张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惧,而周小川则继续说道:“你们怎么欺负我都可以,但是你们不该扯上孙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