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一九一章:降魔证道

  整个房间之内响起一阵阵凄厉的哀嚎之声,无数点火头裹挟着阵阵阴风在半空之中迅速的往来穿梭。
  转瞬间客厅中的沙发、书柜以及那只摇椅便均已燃起金红色的火焰!
  在哀嚎与嘶吼中无数点火头疾速的向落地窗射去,然而之前阻挡着炙热阳光的遮光窗帘此时也已化作一道染着金色烈焰的火幕立在那里。
  扑到近前的火头刚刚与之一碰,立时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随之便又迅速的弹回屋中。
  更有十数道火头疯狂的嘶吼着向房门扑去,但当这些火头靠近时门上更是现出一道赤红色的光罩将这些火头拦了回来!
  更有十数点火头裹挟着阵阵凄厉的哀嚎向沈博文扑来。
  从未见过此等景象的沈博文只觉得头皮发麻,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却见那些火头只在身前金光上一碰!
  随即发出“砰”的一声巨响,撞出点点火星而后便被弹到一边。
  沈博文看着眼前的一切惊讶地张着嘴,不知如何是好。而许玉扬则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道道黑烟亡魂身上燃起了三昧真火正在发出痛苦的呻吟!
  而在一众亡魂正在疯狂的往来冲突,寻找着出路的时候那个满头白发,满脸褶皱的老太太却仍跪在茶几前用力的吸着饭碗中那三支长香上的香火。
  唯一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她的双眼已成赤红之色。
  沈博文看着眼前的景象嘴角不住的抽动着,惊呼道:“这,这究竟是怎么了?我妈妈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说话时便要冲向前去,然而却发现自己被罩在那道金光之中根本动弹不得!
  赤目老妪则用血色双目死死的盯着面前的胡慧娘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胡慧娘冷哼一声:“妖孽本祭司就是来首付你们的!”
  言毕之时左臂一挥,腕上的赤金镯中立时现出一道红光,伴随着一声声的哀嚎,半空中那一道道燃着烈焰的亡魂便一个接着一个的落入赤金镯中。
  赤目老妪身子向后一仰瘫倒在地,而其体内则有一道生着红瞳赤目的黑烟亡魂徐徐升至半空之中。
  胡慧娘杏眼圆瞪“野鬼还不素手待毙更待何时?”说话时伸手一指一道红光射出。
  那亡魂早已知胡慧娘道法高深,此时见其向自己出手急忙将身形一转,胡慧娘所出红光射空。
  亡魂一声哀嚎而后便径直向胡慧娘扑来,十指做钩径直便往胡慧娘面门抓来!
  却不料眼前一花,不知何处生出一道赤焰鞭网拦在自己身前,亡魂只觉得一阵灼痛袭来。
  虽然此时已身处险地却也虽惊不惧,继续向着胡慧娘探出手臂,却不料但凡触及鞭网立时便有阵阵灼痛传来,。
  亡魂实在难耐,只得发出阵阵哀嚎来宣泄着自己的愤怒!
  而半空中那数十道亡魂此时已尽数落在红光内,被胡慧娘收入赤金镯中。
  胡慧娘转视被困在赤焰鞭网之中的最后一道亡魂冷冷一笑:“孽障还不伏法更待何时?”
  那亡魂见自己的同伴已然悉数被收入手镯之中,自己也被困在鞭网之中痛苦难耐,若不服软只怕难有好结果,于是只得求饶。
  “小的不知女神修为了得,多有冒犯此时已然知错了,小的知错了!”
  胡慧娘冷哼一声:“放了你也可以,只是之后诸事你可要如实应答!”
  那道赤目亡魂点头称是:“小的一定定然如实答话。”
  胡慧娘手臂一挥这才撤去鞭网,那道亡魂这才得以解脱,此时既然已经领略的胡慧娘的手段自然不敢妄动于是向后稍稍飘出几米。
  云舒见一众亡魂尽数已被胡慧娘收入赤金镯中,唯有之前附身老女身上的那一道还飘在半空之中,显然已再无任何危险,这才收了仙法,撤去罩在许玉扬与沈博文身上的那道金光。
  沈博文急忙扑倒母亲面前轻轻摇晃,“母亲,母亲。”
  胡慧娘道:“你母亲刚刚被亡魂附身了所以身体很虚弱,现在睡一会也是好事。”
  说话之时手臂一挥一道红光便已将老太太的身体拖到了沙发上,并轻轻发了下来。
  直至此时沈博文才看清原来之前燃着金光烈焰的沙发、窗帘、书柜以及那只摇椅此时均已恢复了正常,没有留下丝毫被火烧过的痕迹。
  沈博文看着眼前的一切当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望着眼前的许玉扬与胡慧娘暗暗称奇。
  再看看眼前沉睡的母亲早已湿了双目,深深鞠了一躬,“多谢玉扬学妹与胡小姐出手相助。”
  云舒冷哼一声:“怎么样沈学长您现在对于之前所说的看不见的力量信不信了呀?”
  沈博文此时此刻又如何还能不信?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之前是学长愚钝了,现在学妹您说什么我都信了!”
  云舒冷笑一声,控着许玉扬的手臂向半空中一指,“哧”的一声,一道黄光射出,半空之中的那道赤目亡魂立时现出形来。
  沈博文只见一团人形的黑烟发出“呼呼”怪响,荡悠悠浮在半空之中,不禁吃了一惊,“学妹这,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云舒冷笑一声:“这就是你们生人常说的鬼魂了呀。”
  沈博文又惊又惧,不成想这世间竟真的有这神鬼一说,不知该如何应答,却闻许玉扬接着道:“为了帮助师兄坚定一下信念所以这才令其现出身形,来为学长开开眼。”
  沈博文心中惊惧,只得微微点头,却说不出话来。
  许玉扬心中却道:“云舒神君您这样吓唬一个小白人好吗?他怎么说也是我的学长呀!”
  云舒不以为然的道了声:“你的学长又怎么了?现在这些当老师的以及那些所谓的高级知识分子以为自己有知识有文化,就不记得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老话了!”
  “就不管咱们之前所说的头上三尺有神灵了?就不再信奉天道,毫无敬畏之心了!之前还说什么对于那些看不见的力量并不相信了!”
  “本尊正好给他好好的上一课,让他长长记性,让他心存敬畏,知道什么是天道!”
  许玉扬心中道了声:“好好好,云舒神君您是满口大道理,我是说不过你,不和你说了!”
  此时胡慧娘开口说道:“孽障如今见到本祭司在此还不快快露出真身?难道还需本祭司再施手段不成?”
  此言一出半空中的那团黑烟一阵翻腾,同时一个娇滴滴女子的声音由黑烟之中传出:“祭祀切莫施展神通,小女子这便以真身相见。”
  一阵阴风吹过黑烟中生出一个穿着红色抹胸短裙,长发披肩,身材匀称的女子魂魄飘在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