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一九三章:拘魂索命

  亡魂道:“三周前的一天大概是是几号具体的已经不记得了,时值子时三刻,就在楼上的卧室中一名黄袍道人施法一手摇铃,一手舞剑,将我们兄弟一众亡魂悉数唤来。”
  许玉扬不由得一咧嘴道:“就这么简单?”
  亡魂微微一笑:“不然哪?那铜铃摇得甚急我们这些孤魂野鬼听见那拘魂咒怎敢不来?大家心中又惊又怕,却还壮着担子上了楼去。”
  “那天晚上这老太婆就那样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但身上还有一缕阳气,我们一众兄弟以为这老太婆新死,是在家里做法事,想将她的亡魂拘回来!”
  说道这里女子的亡魂叹了口气,“我等见并不是在呼唤我们转身便向离去却不料那道士却将铜铃摇得更急,我们一众兄弟各个痛晕眼花,亡魂不稳,如何能走得?”
  “直至此时那道士方才开口说这位老妪先生心死老太太思念夫君心切,要我等其中一个附着在老妪身上帮助她与那死鬼老伴见上一面,才能放我们走!”
  “我等均是亡魂野鬼,虽然死因各异且生前因果各不相同,但是让我们一众兄弟姐妹附在生人身上,做出此等有违天条之事我们自然不愿。”
  “但是那名道士修为高深,我们实在没有办法,所以就只能答应了他的要求?”
  云舒还在为刚刚自己被这女子的亡魂怼了而忿忿不平,闻至此处开口道:“那为什么是你?”
  女子的亡魂淡淡一笑:“因为所有的兄弟姐妹中就属我罪孽深重,不在乎再犯一次天条,所以这个锅就由我来背了!”
  云舒冷哼一声:“你倒真的很仗义呀!”
  亡魂微微一笑:“多谢神君夸奖。”
  胡慧娘道:“既然你都已经附身在老人身上为什么你们还天天聚在这里?为什么其他的亡魂不散开那?”
  女子亡魂苦笑一声:“这道人凶得很呀,我也以为自己附身老妪身上之后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便可离开,却不料那道人竟然告诉我们这里只许进不许出。”
  “说是怕我等走漏了风声,更将那只拘着我们一众兄弟姐妹一缕魂魄的摄魂铜铃带走。”
  “并说会不定期的回来检查若是发现又谁离开了这间房子就用铃中的那缕亡魂使我们受尽折磨,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我们虽然都已经是孤魂野鬼,早就在这时间飘荡惯了但谁也不愿就这么落得个魂飞魄散的所以我们这一众兄弟姐妹那个也不敢离开!”
  胡慧娘眉头一皱:“所以你们就在这个屋子里带了整整将近三周的时间?”
  女子亡魂微微点头,胡慧娘凝眉道:“这三周的时间里你们又如何维持着你们自己亡魂不灭?”
  女子亡魂冷冷一笑:“美女祭司这您还用问吗?我们这里不是还有一个现成的活人吗?而且之前他们家里还有一个保姆,临走之前可是让我们好好的饱餐了一顿那!”
  许玉扬在心底问道:“云舒神君神仙姐姐和这到亡魂说的是什么意思?”
  云舒冷哼一声:“不是你刚刚嘲笑我的时候了,你不是说那个女鬼怼我怼得好吗你去问她呀。”
  许玉扬哼了一声,心中道:“你以为我不敢呀?我问就问。”
  随即却又呵呵笑道:“但是我这么问不是不好吗?显得咱们多没能力?最主要的是不也显得云舒神君您弱爆了吗!”
  云舒冷哼一声:“之前不是跟您说过了吗,鬼是要吸阳气才能保证自己不死不灭,亡魂也是,只是他们没有沾染混沌之气,心中没有怨念,或是怨念不重,所需要吸食的阳气比之厉鬼少了许多。”
  许玉扬哦了一声,似乎听明白了,但是随即复又惊呼:
  “什么你们这么多的亡魂野鬼竟然靠吸食这位老太太的阳气维持了三周的时间?你还说你们没有伤天害理,残害生人?”
  那道亡魂看着几乎变了一个人似的许玉扬冷冷一笑:“神君您说什么那?我们这么多的兄弟姐妹,跟这个老太太在一起带了三周,而她还没有死你觉得因为什么?”
  许玉扬眨眨眼,“为什么?”
  亡魂看着眼前一脸呆萌的许玉扬苦苦一笑:“你说那?”
  许玉扬不知所以刚要开口再问却闻云舒在心头说道:“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这些亡魂手下留情了不然就这位老太太这个年岁,这个身体,够他们一天吸的吗?”
  许玉扬不禁一咧嘴这么说:“还得给你们记上一功,手下留情了吗?”
  亡魂冷冷一笑:“神君您要是有这份善心我们兄弟也不介意!”
  而此时的沈博文似乎也已经听出了什么装着胆子上前两步道:“玉扬学妹她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害我母亲的事情?”
  许玉扬正不知如何回答,却听女子的亡魂冷笑一声:“你说那?但是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绝不是我们的本意!”
  “还是那句话,现在的人心太险恶,那名道士把我们这些兄弟姐妹和这个老太婆关在一起,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两位神君还猜不出来吗?他无非就是想借我们的手而已!”
  沈博文虽然愤慨却也不知这道亡魂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胡慧娘自然知晓其所言非虚,这些亡魂若是真行想害这个人老太太她又怎能活到现在?于是沉吟不语
  而许玉扬这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却又追问道:“那你们究竟有没有等到老太婆他先生的亡魂那?”
  女子的亡魂看着许玉扬噗嗤一笑:“这位神君您未免太单纯了吧,哪有什么老头子的亡魂!我们在这里等了整整三周了除了我们兄弟姐妹之外就只见过这小子来过几次,其余的当真是连个鬼影子都没见过!”
  云舒也在许玉扬心头冷笑道:“那道士分明就是想害老妪性命,说什么老太婆想见老先生应该只是个借口罢了!”
  许玉扬沉默不语心中暗想:看来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了怎么连这点事情都想不明白?
  云舒在玉扬心头冷冷一笑:“玉扬同学有一句话用在你的身上真的很合适。”
  许玉扬哼了一声:“云舒神君您不用说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云舒笑道:“不不不,这句话我觉得用在你的身上特别合适,那就是:打败你的不是天真是无邪!”
  “无论这句话你们生人是如何理解的,但是你真的就是个心中没有邪恶的小姑娘,所以你也不会想到别人有多么的邪恶与阴险。”
  许玉扬不知可否的哼了一声,不知该为云舒对自己的这句调侃不知是该高兴还是生气!
  此时女子亡魂则接着说道:“祭祀上神事情经过我已经讲得清清楚楚,现在该说我的要求了吧!”
  胡慧娘微微点头:“好!”
  亡魂道:“也没别的我们一众兄弟姐妹闲散惯了,这回着实是被那道人拘来,既然冥府鬼差尚且没来抓我们兄弟姐妹,那就请祭祀上神把我们放了。”
  胡慧娘道:“既然我们有言在先,这个条件本祭司原本可以答应,但是现在恐怕不行?”
  女子亡魂赤目圆睁:“怎么祭祀上神您想反悔誓言不成?”
  胡慧娘笑着摇了摇头:“并非如此,只是有一下两个原因,第一事情经过究竟如何尚且不得而知,本祭司若是就这样放走了你们时候又到哪里去寻你们?”
  亡魂道:“祭祀上神终究还是信不过我这亡魂口中的话!”
  胡慧娘笑道:“绝无此意,只是为了万全起见,本祭司之所以不让你们离去还有第二个原因。”
  “你刚刚不是说你们一众亡魂都有一缕亡魂被拘在摄魂铜铃之中?你们若是出了这个门那道士会叫你们魂飞魄散?”
  女子亡魂向胡慧娘看了看:“祭祀上神有意相助我们这些亡魂?”
  胡慧娘微微点头,女子亡魂喜出望外,“能得祭祀上神上神相助,我等定然感激不尽。”
  胡慧娘道:“你先委身到我这赤金镯中,待诸事已毕我再将你放出来,咱们再做计较!”说话时赤金镯上现出一道红光。
  那道亡魂连连点头,“全听祭祀上神安排。”言毕之时便已落在红光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