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二三三章:林家古宅的胖道士 下

  而前面那位正在施法的胖道士却由于离得相对较远而没有听清许玉扬的话,此时却已将一只铜铃抓在了掌中。
  一面急急摇晃,一面摇头晃脑的口中念念有词。
  许玉扬认得那只铜铃与之前在沈振国的别墅中赵国宇用的那只几乎一模一样,许玉扬皱了皱眉:“摄魂铃!”
  却不料云舒又冷哼一声开口道:“拿这个出来也没有用呀,人家又不是亡魂厉鬼。看来林家古宅当真不过尔尔。”
  云舒此言一出立时再次迎来众人侧目,许玉扬被众人盯得脸上发烧,心中暗道:“云舒神君您能不能好好的一起玩耍了,麻烦您不要说出声好吗?”
  “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的玄门世家,您要是一直这么说话无异于是在拉仇恨,一会要是人家真的将那鬼抓住,咱们的脸往哪搁呀?”
  “您可倒好躲在我的身体里面别人看不见,到时候打脸的可是我呀!”
  云舒的声音在许玉扬心头传来:“开放心吧玉扬,林家古宅的这个胖子充其量也就只能驱驱鬼,净净宅。”
  “遇到了眼前这样的真修灵兽,修为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他要是再这么弄下去的话一会有他受的!”
  许玉扬闻听此言眉头一皱:“真修灵兽?这是什么意思?”
  许玉扬正在说话之时却见那胖道士却已将手中桃木剑舞得更急,口中不断叨念着什么,最后只将手中木剑向着面前一指!
  “呼呼”几道寒风凛冽,供桌上那一叠叠写满朱砂红字的黄色符文尽数化作一道道黄线向着青石上飘去。
  却不料当场之上一阵疾风骤起,竟然将那数道黄色符文向着胖道人吹了回来。
  胖道人一声惊呼,急忙一边舞着手中桃木剑,一边连连后撤,这才险险的将那十数道符文避过。
  许玉扬抬头再看却见半空中一道亡魂正从青石之中缓缓飘出。
  但见那道亡魂长发低垂遮在面前,身上穿着一袭白裙发出阵阵悲切的啼哭之声飘飘荡荡徐徐而来。
  当场众人见此情形无不惊愕,有几个胆子小的早已拔腿就跑,刘启则立在当场重重地吸了两口雪茄不无焦虑的问道:“林道长还好吧!”
  那位胖道士此时已然心中没底,但却又不愿失去了刘启这个大金主,咬着牙说道:“刘总您放心,没事的,没事的。”
  说话之时手中木剑急急摇晃,左臂向前一推“呼”的一声,供桌上那两只红漆大蜡上立时现出两道火柱向着那道亡魂射去。
  却不料那道亡魂轻悠悠向旁一飘,两道火柱便已落空,随之亡魂中发出一阵隐隐约约的哭泣之声:“我死的好惨呀,我死得好惨呀!为什么都已经这样了你们还不放过我?”
  刘启见势不由得向后微微退了两步,身边众人一个个哆哆嗦嗦,早已吓得筛糠一般。
  胖道士一声断喝:“孽障本天师在此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半空中的那道亡魂却仍缓缓飘来口中阴深深的哭道:“我死得好惨呀,我死得好惨呀!”
  胖道士左手在供桌上一扫,便又将一只黄铜镜掐在手中,微微一晃,月光照落在镜面之上,“哧”的映出一道黄光直奔那道亡魂胸口射去。
  却见那道白裙只在空中微微一晃,便又将那道黄光避过,口中道:“我都已经死得这么惨了,臭道士你为什么还要再害我?”
  许玉扬看着半空中轻轻飘荡的那道亡魂心中不免起疑:怎得今天见到的这道亡魂身上没有罩着一团黑烟?而且那哭嚎之声虽然也是阴深恐怖却不似自己之前所听到过那般凄厉。
  而且这道飘在空中的亡魂也没有之前聚怨化鬼的阿峰、徐勇他们身上的怨气,这样的一道亡魂既然没有化鬼又怎么能现出形来?
  身边的刘启以及其他人又怎么能够见到她那?
  正在思量之时却忽然听闻云舒在心头开口说道:“玉扬现在你这长进不小也呀?”
  许玉扬心中更生疑惑:“云舒神君您这是什么意思?”转瞬间便已猜出其中缘由。
  “云舒神君您的意思是说着并不是一道真正的亡魂厉鬼,而是别人装的?”
  云舒的声音在心底传来:“哎呀,没想到现在玉扬也已经进步了,竟然都已经能够分辨出来对方是不亡魂厉鬼了!不错不错比之这个什么林家古宅的胖道士强多了。”
  许玉扬闻听此言心中欢喜:看来自己还真没猜错。然而转念再想又会是什么人在这里装鬼吓唬人那?
  正在此时却闻半空之中的那到亡魂发出一声哀嚎而后在半空之中轻轻一闪便已向胖道士扑了过来。
  那胖道士年约三十左右,确实也做了多年的驱魂、捉鬼、净宅之事。
  今日来前之时刘启告诉他只是请他来捉鬼,结果刚刚动起手来却发现今日这那里是什么孤魂野鬼!
  自己平日里驱魂捉鬼所用的驱鬼符、摄魂铃、离魂咒都已经用上了一遍但却都毫无效果,而且眼前这道鬼魂又毫无怨念,却能现出形来,这那还是鬼?
  胖道士心中暗想:自己今天莫不是遇到妖了?以自己这点本事怎么能是那修得精深妙法的妖之对手?
  胖道士心中正在叫苦不迭之时却见那道亡魂竟然再次向自己扑了过来。虽然其心中生畏然而今时今日大金主刘启就在身后,且自己又背负着林家古宅两三百年的声誉岂容自己退缩半步?于是心中早已拿定主意:不管今天来的是什么自己亦当与之全力一搏。
  想到此处只将手中桃木剑紧握,断喝一声悬身而起向空中那道轻飘飘的白裙迎去。
  却不料那道白裙只在空中一晃,长长的白纱水袖拂面,胖道士只觉眼前一花,便已不见了那鬼魅的踪影。
  胖道士惊愕之余,只一回头却批发白裙此时却正立在自己身后,一头乌黑的长发之中隐约现出两点红光,显然便是这不知是何妖孽的一双赤瞳红目。
  只是这样一个短暂的对视,胖道士便觉一阵寒意发自心底,不由自主到退两步,手中桃木剑便往自己脸上劈来。
  “噼啪”两声,胖道士那满是赘肉的面颊上便已被自己手中的桃木剑抽出两道长长的血痕。
  随即将手中桃木剑往地上一扔而后便笑盈盈的摇曳着身子绕过供桌向着刘启等人走来。
  看着胖道士面上两道血痕,嘴角上还在渗血,双眼迷离,身形扭动,且一边走着一边搔首弄姿的脱着身上衣服。
  那个表情,那个身段,配上那个动作。就连许玉扬看了都觉得有一些反胃,更何况是时常出入风月场所,看惯了各式美女的刘启等人?
  他们看着胖道士的这般形象不仅仅觉得恶心,更觉得恐怖。
  刘启身边的几名壮汉立时围了过来,挡在了刘启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