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二五四章:瞿府秘事

  眼见着两位大师上了停在门外的金色宝马后许玉扬、胡慧娘、黄三郎方才转身进屋。
  唯独张妍一人望着迎着夕阳中远去的宝马车长叹一声,似乎在说:好端端的一个白面小生,怎得就出家当了和尚,真是白瞎了!
  许玉扬等几个人回到屋中复又探讨,许玉扬冷笑一声:“看来这所谓的什么神石宝藏当真不是什么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而是一个大大的陷阱呀。”
  黄三郎道:“妙觉、妙渡二人修为在这连海城中已是一流高手,他二人的师父想来更是较之东方辉、曲文、段平之人不知要强出多少,然而却仍有去无回,若是连海城中的这一众真修此次悉数前往找寻这所谓的神石宝藏,不知要有多少人送了性命,再难回来。”
  许玉扬道:“本以为这位东方城主大公无私,将此事公之于众,却不成想此举不知会害了多少性命。”
  胡慧娘却缓缓说道:“其实这些都不重要,最最难以琢磨的是没究竟是什么人三年前将这张藏宝图送去了启照寺,三年后又将这张藏宝图送来了映日城。而他或者他们为什么又要舍下这个陷阱,引着连海城的一众玄修大能纷纷自投罗网?”
  正在说话之时却又听闻楼下门铃响起,而后便又是张妍的声音传来:“小凡姐您来了!”
  之后便是瞿小凡的声音:“妈妈,这位是张妍,这位是宋小安、沈惟一、苏宏亮。”
  许玉扬心头呵呵一笑:怎么瞿小凡这么快就带着自己的母亲来见准女婿了?
  许玉扬、胡慧娘、黄三郎下了楼来,却见瞿小凡并瞿文静正在左右两侧搀扶着一位四十多岁,身材微胖的半老徐娘。
  瞿小凡急忙引荐,“玉扬大师,这位是我的母亲。”
  许玉扬急忙上前两步深鞠一躬,“阿姨好。”
  小贩母亲微微一笑:“没想到鼎鼎大名的玉扬大师竟是如此年轻,可比我家小凡强得太多了。”
  许玉扬微微一笑:“阿姨过奖了,小凡姐可是一点不差呀,您看看她长得多漂亮呀。”说话之时便已将这位瞿府祠堂的当家人瞿文秀让到了楼上。
  瞿文秀与三妹瞿文静落左之后张妍送上茶来,瞿文秀便将女儿支去楼下与张妍他们聊天。
  一番寒暄之后,心直口快的许玉扬即便问起来意,瞿文秀微微一笑,旁边的瞿文静答道:“既然玉扬大师与我家小凡情同姐妹,有什么事我和大姐也不藏着掖,有话就直说了。”
  许玉扬呵呵一笑:“三姨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就尽管说来。”
  瞿文静道:“我与长姐此次前来是想打听一下玉扬大师对于东方辉提出的共寻神石宝藏的事情有何见解。”
  许玉扬心中只想着瞿小凡乃是自己至交,有什么事情也不必隐瞒,正要开口之时,却听闻身旁的黄三郎抢先开口,“瞿大掌门既然亲自前来,可见事关重大,我们几个倒是想问一下不知咱们瞿府作何打算?”
  对于黄三郎略显无礼的问话瞿文秀却显得似乎并未介意,只是微微一笑:“除了我在家中留守之外,三妹、四妹都将同往。”
  黄三郎呲着板牙嘿嘿一笑:“看来咱们瞿府对于这神石宝藏还是十分重视的呀。”
  瞿文秀答道:“这神石乃是玄修至宝,谁人不喜?想我瞿府祠堂、林家古宅、以及启照寺、映日城、五环城寨,之所以能够在这连海城的玄门之中占有一席之地岂不皆是拜这神石所赐?难道玉扬大师不是吗?”
  许玉扬、胡慧娘与黄三郎相顾而视,但闻此语便已可以肯定那瞿府之中定然也收有一块这所谓的天降神石。
  只是想那妙觉、妙渡只一见面之时便已认出胡慧娘、黄三郎,以及进入到许玉扬肉身之内的云舒元神的身份,而这位瞿府祠堂的掌门人却还在以为自己诸人乃是靠着这石头修行的凡人,修为高下立时可判。
  瞿文秀则接着说道:“其实文秀本次前来更有一事想请几位大师相助一臂之力。”
  许玉扬道:“阿姨有何事尽请吩咐。”
  瞿文秀道:“实不相瞒三年前便已有一张一模一样的藏宝图嵌在我瞿府的墙壁之上。”
  许玉扬与胡慧娘、黄三郎等人对视,胡慧娘“哦”了一声:“既然瞿府如此看重这天降神石,三年前瞿掌门收到了这张藏宝图时却又怎会不动心那?”
  瞿文秀不由得长叹一声:“说来惭愧,但年我瞿府收到这张藏宝图后家母便立即与二妹同往地图上所标示的藏宝之地去了一趟。”
  许玉扬道:“如此说来,恐怕姥姥也是有去无回了!”
  瞿文秀脸上闪过一丝惊愕,看了看许玉扬道:“玉扬大师如何知晓家母与二妹去了之后便再未回来?而且又为何说也是那?”
  许玉扬脸上闪过一丝异样,正在考虑要不要将之前启照寺妙觉妙渡之事说于瞿文秀时,却闻云舒开口道:“这个自然不难猜出,因为我与小凡相处也已有些时日,却始终未闻其提及姥姥与二姨。故而玉扬猜想只怕是姥姥与二姨去后未能回来。”
  瞿文秀微微点头:“玉扬大师猜得甚是,家母与二妹去了之后当真便再未回来,已经三年了,至今生死未卜。我们姐妹三人虽然挂念无比,但是想来家母此去尚且不知下落,我等若是贸然行事,只怕也是有去无回,于是我们姐妹便是如此整整牵挂了三年有余。”
  许玉扬心中未免起疑:怎得这瞿府祠堂与启照寺的遭遇如此相似,两位门主三年前都被同样的一张藏宝图引去,又都是一去不还,而这张藏宝图三年后竟然再次出现,此之种种怎能不令人生疑?
  黄三郎呲着板牙呵呵一笑:“瞿掌门的意思是想让我们此去帮助掌门顺便找一下灵堂与二妹是不是呀。”
  瞿文静微微点头:“我瞿府祠堂正有此意,今日听三妹说回梦异能的各位大师各个修为了得,故而今日瞿文秀唐突而至,还望几位大师念在小女与玉扬大师关系匪浅的薄面之上施以援手。”
  许玉扬心中暗想:反正这趟自己与神仙姐姐与三爷是要走定了的,还有什么不能帮忙的那,于是欣然答应,“阿姨您放心,我和小凡与我情同姐妹,我们几个自当全力相助。”
  瞿文秀、与瞿文静闻听此言立时站起身来,深鞠一躬,“玉扬大师,瞿文秀便将自己的三妹与四妹交付于各位大师,并希望各位大师护其二人周全,若是方便最好还能查询出家母与二妹下落。”
  许玉扬连连点头,“阿姨放心我等一定竭尽所能。”
  瞿文秀喜出望外,连连称谢,黄三郎却道:“但是我等也有一事相求,尚需瞿府施以援手。”
  瞿文秀道:“三爷有事尽管吩咐。”
  黄三郎道:“瞿掌门应该也知道此次前往找寻那神石宝藏定然定然是凶险,我们几个去了倒也没有什么,但是我们这公司里还有几个没有修为的小妍妍,小安子他们几个少年,为了能够确保他们的安全不知瞿掌门可否代为收留他们几天?”
  瞿文秀立时答道:“三爷言重了,文秀早已听闻小凡提起这几个人,都是小凡的好朋友,三爷放心,诸位大师此去之时这些人尽可往我瞿府之中居住,文秀一定竭尽全力回护其等周全。”
  黄三郎微微点头:“那便最好,这几后生的安危便全仗瞿掌门了!”
  瞿文秀连连摆手:“我瞿府能帮助诸位大师解除后顾之忧亦是我等之幸。”复又一阵寒暄之后瞿文秀带着瞿文静、瞿小凡告辞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