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二六八章:枯木林外

  常碧瑶看着许玉扬呵呵一笑:“当年这四人闯入我这苦修之地,小妖出手阻拦,不过一面之缘而已,小妖如何得知这些都是什么人?”
  许玉扬想想也是这蛇妖不过与照航等人打了一架,怎会知道照航等四人是谁。
  胡慧娘道:“既然如此那你可知这四人行踪?”
  常碧瑶苦苦一笑道:“这个小妖就更不知道了,当日我被那老僧与老妪被困在这树壁藤墙中,他们四人的下落自是不知,只怕他们几个应该是继续向前找寻那老僧以及其手中的修行至宝去了。”
  胡慧娘道:“你可知除了你与老僧之外还有谁知道这藏宝之地?”
  常碧瑶看着胡慧娘沉吟片刻,微微摇头:“据小妖所知两百多年前老僧带着由连海城中所得至宝来此隐匿苦修之事除了小妖便再无他人知晓。”
  云舒厉声问道:“此言当真?”
  常碧瑶微微一笑:“事到如今小妖还有什么好隐瞒的?自然句句属实。”
  胡慧娘道:“你再想想可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向我们交代?”
  常碧瑶微微摇头:“小妖所知之事已然竟然向祭司上神回禀,已然再无其他事情回禀,还望祭祀上神法外开恩,饶恕小妖。”
  胡慧娘道:“今日你于此地伤了如此众多的人命,本祭司理应取你性命,或是消你道法,然而见你毕竟心中存善,且苦修不易,本祭司便不施重罪。”
  常碧瑶闻听此言自是欢喜,脸上不免挂上一丝微笑,胡慧娘道:“然而纵使如此未免你再次为害世人,本祭司便将你守在身边,带你修行,你可愿意?”
  常碧瑶看了看当前情形,自己若是不应只怕顷刻间便将道消魂散,枉费了自己这三百来年的修行,况且跟在这位祭司上神身边毕竟或多或少还是有些好处的,毕竟能够沾些仙气,比之自己在这荒郊野外苦苦修行要好的多了。
  于是连连点头,“承蒙祭司上神不弃,小妖愿意跟在祭司上神身边修行!”
  许玉扬闻听此言,心中默道:“怎得神仙姐姐打算就此放过这个臭妖怪?”
  云舒元神答道:“不然那又如何?”
  “可是这个丑妖怪刚刚杀了那么多人,神仙姐姐怎么能够这么简单的放过他?”许玉扬复又问道。
  云舒在其心头答道:“那又如何?愿意同学难道没有听过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时这蛇妖既然已经心生悔意我们又何必与其之前所犯过失紧紧抓着不放?而且慧娘姐姐将其守在身旁修行便已使其不能擅自而动,已然失了自由之声,这对于其所言便已经是一种惩戒了。”
  许玉扬不免嘴张多大:“这也算是惩戒?可是那些妄送了性命的生人那?他们的命就这么算了?”
  云舒道:“生死有命,那些人虽是无辜送命,却也是天命使然,不可强求。”
  许玉扬长叹一声,只能哀叹世事无常。
  此时却见常碧瑶站起身来,猛一张口,发出一声嘶吼,千米之外正围着光墙往来翻飞盘旋的一众鸟魂立时冲天而起,在空中稍作盘旋之后振翅而去。
  过不多时便已到在当场,一众鸟魂化作一道道黑烟落入常碧瑶的血盆大口之中,许玉扬看着眼前一切,不免一阵干呕。
  此时胡慧娘左腕赤金镯上已然现出一道红光,许玉扬知道胡慧娘的赤金镯法力无边能收万物,见此情形俨然是要将这蛇妖收入赤金镯中,于是急忙开口:“神仙姐姐您要将这蛇妖收入镯中?那为什么不让帮助咱们带路找寻那藏宝之地?”
  常碧瑶闻听此言连连摆手:“小妖虽然愿意跟着祭司上神修行,但是无奈此前有所承诺,是绝不敢将那藏宝之地告诉其他人的,故而还望精祭祀上神体谅,小妖万万不可失言。”
  胡慧娘道:“本祭司既然知道你有诺在先,自然不会逼你,所以你自不必多说。”
  常碧瑶立时跪拜于地连连叩首,赤金镯所发红光落在常碧瑶身上,随即“呼”的一声,常碧瑶在红光的牵引下落入赤金环中。
  许玉扬心中不解,开口道:“神仙姐姐咱们为什么不让这个蛇妖帮助咱们找到藏宝之地呀?”
  胡慧娘道:“我若是逼她说出藏宝之地自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那样做势必会引得她破了承诺,对其修行无益,而且……”胡慧娘不再说话
  许玉扬不解其中之意,“而且什么?”
  云舒开口道:“而且此时东方辉等人在侧我们若是尽数得知了那藏宝之地,实在不好与其他众人解释。”
  许玉扬微微点头,妙渡道:“难得祭祀上神信守承诺,不计前嫌,点化这蛇妖得意正修,贫僧倍感钦佩。
  胡慧娘道:“大师严重了,只是未能得出尊师下落不免略显遗憾。”
  妙渡微微摇头,“刚刚小僧听闻那蛇妖所言除了她与老僧之外似乎并无人知晓这宝藏所在,但若是当真没有人知道这藏宝之地的话怎么会有在这三年之间分别送出两次藏宝图,引得我们众人悉数来此?”
  许玉扬点了点头道:“是呀,神仙姐姐,确实是这么回事呀,如果真的没有人知道这藏宝之地的话怎么会有人设计出这个藏宝图,并且还能够准确的标注出宝藏所在地那?”
  胡慧娘微微摇头,“这个我们就只能自己找寻答案了,那个常碧瑶既然说不知道,想来就一定是不知道了,因为事到如今她也没有必要对我们隐瞒什么了!”
  许玉扬妙渡闻听此言心中暗想:似乎确实也是这么回事,看来其中一定另有隐情,要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只能依靠自己来找寻答案了。
  于是几个人顺着原路返回,此时却见东方辉等人均等在原地。
  此时队伍之中除却五环城寨六人、瞿府祠堂五人、林家古宅两人、许玉扬、胡慧娘、黄三郎外便只剩下东方辉、梁健、何俊以及三名映日城弟子并名叫于廉、徐继两名连海城的玄修之士,加之不过二十五人而已。
  相较于两日前出发时那百余人的盛大场景,竟只剩下了五分之一,当真可谓惨淡至极。
  东方辉问起那蛇妖下落,胡慧娘只道:已被自己并妙渡大师合力收服,东方辉便未再多问,瞿氏姐妹虽然有心相询,却又碍于身边人多无法开口,只得稍作隐忍。
  于是这二十五人便继续向前而去,伺候枯木中便在为发生任何异样,众人一路行来,走出了三四千米,终于隐约见得前面闪烁着点点亮光。
  众人心中欢喜于是脚下加快,过不多时便已冲出了那片枯木林,眼前豁然开朗,一片碧绿色的草原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