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二七七章:瞿姥姥与照航大师
许玉扬落在洞外只觉后眼前一花,却见自己复又到在一个足有二三十米高,数百平米的大石洞中,在自己的正对面却是一道正闪烁着金红两色光芒的硕大光壁。
  
  目之所及光壁下两个身影正背向自己正盘腿打坐,二人身前有一个金色光团正发出一道道的金光涌入光壁之中,这个石洞里之所以能够亮如白昼皆是拜那光团上的金光所赐。
  
  还未等许玉扬反应过来,却见两位正在盘腿打坐中的一人已然化作一道红光悬身而至,口中喝道:“来者何人?”
  
  许玉扬到在面前之人年约四十左右,蓬头垢面,身上衣衫破旧显然也已在此山洞中待了许久,然而明眸皓齿风韵犹存,眼角眉梢处却也觉得似曾相识,略作犹豫,便试探性的开口问道:“瞿二姨,文淑?”
  
  对面那名中年妇人略微一愣,“你是?”
  
  许玉扬见此情形更加确定无疑,不尽然喜极而泣,“我是小凡的好朋友呀。”而后急忙向身后高声叫道:“三姨、四姨,我见到二姨了!”
  
  瞿文淑顿时一愣:“文静、文影也都来了吗?”
  
  此时除却五环城寨外余者众人见许玉扬等人飞上出了山洞,不免人人心中起急,只想赶紧冲出洞去免得错过那仅存的觅得宝石的最后机会,众人均已纷纷由之前的那个较小的石洞中穿过,落在了此时这个较大的石洞之中。
  
  而瞿文静、瞿文影刚刚落入洞中便已听闻许玉扬的声音,心中自是欢喜,急忙飘身向前,到在许玉扬身前,看着眼前那位满面泥污的中年妇人失声叫道:“二姐。”
  
  瞿文淑脸上也已落下两行热泪,“三妹、四妹真的是你们来了。”随即便带着两位妹妹往光壁前走来。
  
  众人跟在身后,许玉扬心头美美的,这一次自己总算是完成了小凡与瞿文秀的托付。
  
  瞿文淑带两位妹妹跪拜在正背对着众人盘腿打坐的那人身后道:“母亲三妹、四妹来了。”
  
  那位真在盘腿打坐之人缓缓转过身来,却是一位年约七旬,身材矮小,目光锐利的老太婆。看着立在身后的两个女儿,满是尘垢与褶皱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而那姐妹三人却早已泣不成声。
  
  许玉扬也为此时的母女团聚留下泪水,然而起身旁的妙渡此时则已快步上前,跪倒于地,“师父您老人家辛苦了。”说话之时已是满满的哭腔。
  
  半空中的那团金色光球此时也已缓缓落在地面,一个红润有力的声音答道:“徒儿你来了。”
  
  妙渡抽泣,“弟子来晚了,让恩师您受苦了。”
  
  照航呵呵一笑转过身来,却是一位年纪约在六十岁面色红润的瘦高和尚:“三年不见我这小徒儿怎得也会哭鼻子了。”
  
  许玉扬立时破涕为笑:没想到这位照航大师竟然会是如此幽默。与此同时许玉扬却忽然觉得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隐约的传来一阵温热。
  
  许玉扬心头不免为之一惊:这是怎么了,自从神仙姐姐把这条项链送给自己以来已经一个月多了的时间了,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感觉,这是怎么了?怎会忽然有此变故?
  
  许玉扬正在思索之时,却发现自己的左手以按在了那条白金项链上,许玉扬心头惊觉:“哎,哎,哎我说这位神君您这是干什么?你要是碰到我的话,我可是要罚款的呦。”
  
  却不料云舒在许玉扬心头冷哼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这可是一个多月以来云舒用最严肃的语气和许玉扬说的话。
  
  这不禁使许玉扬也感知到了事态的严峻,便也不再敢开口多言,而片刻之后,许玉扬的左手从自己的项链上拿了下来,而后拉住了身旁胡慧娘的手臂,随即胡慧娘猛的转过身来,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这也是许玉扬第一次见到胡慧娘露出此等惊讶的神情,许玉扬虽然不知道云舒与神仙姐姐传达了什么,但是许玉扬知道这回可能真的是要有大事发生了,不然神仙姐姐与那位平日里十分不着调的云舒神君也不会如此谨慎。
  
  此时许玉扬听闻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五环城寨的六位弟子搀扶着徐志辉来到当场,徐志辉怒道:“东方辉你在哪?出来答话。”
  
  东方辉由人群之中上前两步,“徐大师东方在此,只是东方不知怎得会引来大师猜疑与不满。”
  
  瞿姥姥闻听此言便也“哦”了一声,“怎得东方城主今日也大驾光临了吗?”
  
  东方辉急忙转过身来躬身施礼,“瞿掌门,东方辉在此。”
  
  瞿姥姥向东方辉看了看,微微一笑:“果真是你东方辉。”
  
  东方辉道:“瞿掌门还记得在下,东方辉不胜荣幸。”
  
  瞿姥姥冷笑道:“你小子没想到我们还没死吧?不然想来你也不敢来此。”
  
  东方辉一头雾水,“在下不知瞿掌门何意,还望瞿掌门明示。”
  
  瞿姥姥复又冷哼一声:“老太婆说的什么难道东方城主你当真不知道吗?难道三年前不是你派人以天降神石之名将我们引到这里的吗?”
  
  东方辉急忙抱拳施礼:“瞿掌门想来今日之事定有误会,东方也是于日前才刚刚知晓这天降神石之所在,这才引着众位同道一并前来寻找的。三年前东方辉甚至都不知道此处竟然还有天降神石。”
  
  瞿姥姥冷冷一笑,正预再次开口,却见起航大师双掌合十,口中说道:“阿弥陀佛,瞿大师既然东方城主说他不知,大师您就暂且息怒吧。三年前的事我们出去之后再从长计议也未可知。”
  
  徐志辉道:“可是大师,晚辈这一双眼睛?”
  
  起航道:“徐施主您报仇心切老衲心中了然,但是既然三年都已经过去了,再登几日又能如何?”
  
  徐志辉忿忿不平的哼了一声,瞿姥姥却冷笑一声:“出去?大师您说得未免轻松了吧。咱们在这里已经苦苦支撑了三年,若是能够那么轻易出去的话咱们岂不早就出去了?再说了咱们若是出去了,这里又当如何?”
  
  起航双掌合十,“阿弥陀佛,瞿掌门如今我们身边来了这么多位大师想来其中定然不乏能人,想来若要对付那个妖孽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东方辉道:“两位大师究竟说的什么我等诸人一概不知,还望两位大师明鉴,晚辈们也好弄个明白,皆是两位大师再行训诫晚辈亦毫无怨言。”
  
  瞿姥姥冷哼一声,正欲开口,却忽闻之前起航所面对的那面光壁上忽然传来一声“轰”响犹似惊雷,整个石洞都为之晃了几晃。
  
  一众人等无不惊愕,瞿文静道:“母亲这是怎么了?”
  
  瞿姥姥冷哼一声,“这是怎么了?恐怕还得问东方城主呀。”
  
  东方辉却是一脸懵逼,不置可否。
  
  灯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