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玉云回梦录 > 第零二二章:“守护天官”黄三郎
半空之中的许玉扬更是被吓得六神无主,背后生出一层冷汗。
  生怕自己也被冻成冰雕于是急忙高呼:“神仙姐姐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是这样?”
  胡慧娘的声音立时在许玉扬的耳畔传来:
  “小姑娘不要害怕,这只是在神仙姐姐我的回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小姑娘你不会有事的。”
  “小姑娘不是想知道我们经历了什么吗?姐姐跟你说也说不大明白,所以,就把自己的记忆一一展示在小姑娘你的心头。”
  许玉扬虽然仍是将信将疑,但知道自己此时是在胡慧娘的记忆中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心中怯意立时减少几分。
  但是看着眼前转瞬之间便已冰封万里的恐怖景象许玉扬还是感到一阵恐惧与寒冷发自心底。
  这要是发生在现实中又将如何是好?我们这些平常人怎么可能躲得过这阵寒冰?不知有多少人要枉送性命!
  许玉扬心头正在胡思乱想之时却见“无忧树”上,一个小小的身形由茂密的枝叶之中钻了出来。
  尖尖的耳朵,小小的黑眼睛,披了一身雪白的皮毛,上面三道金纹由头至尾,身后还拖了一支又粗又长,毛茸茸的大尾巴。
  许玉扬看着这只大松鼠痴痴发笑,“好可爱的小松鼠呀。”
  胡慧娘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姑娘,这是一只雪绒金花松鼠。”
  “刚刚这只雪绒金花松鼠正在枝头偷吃‘无忧果’却远远的瞧见了蓝光闪过。”
  “原本郁郁葱葱的‘无忧原’被寒冷的皑皑白雪所覆盖的恐怖瞬间,于是急忙翻身躲进了‘无忧树’茂盛的枝叶之中!”
  “它之所以能够避免自己被那道蓝光化为冰雕。因为这只看上去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白松鼠其实是驻守于此,负责守卫‘无忧原’与这棵‘无忧神树’的护卫天官!”
  许玉扬一懵“无忧原的守护天官?这个名号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
  天那,神仙姐姐的丈夫,刚刚被自己踢到要害的那个没有几根头发,嘴里只有几颗稀疏板牙的那个小老头黄三郎?
  胡慧娘的声音再次由耳畔传来:“这个可爱的小松鼠却是是三爷。”
  胡慧娘顿了顿接着道:“小姑娘不要听他胡说,我们才不是夫妻那。”
  许玉扬哦了一声,心中却想:怎么可能,这么可爱的小松鼠怎么会是老黄头那副模样?
  许玉扬还在胡思乱想之时却见那只雪绒金花松鼠立在枝头。
  将那只尖尖的小爪子向空中一指,爪上的白金环中立时涌出一道白光“呼“的一声直冲天际,并在百米的高空中散做繁花点点。
  虽然现在昊日当空,但是在蔚蓝色的天空之中那点点白光也能够瞧得清清楚楚!
  许玉扬看着漫天光点闪烁,露出一丝微笑。
  然而那位已经走出数百米的白衣女神仍然听见了身后的异响。
  回过头来,远远的就已经瞧见了枝头上的黄三郎。
  迷人的她微微一笑,向着“无忧树”上轻轻的吹了一口气,立时间便有一道寒风“呼啸”而出!
  虽然身在胡慧娘的回忆之中,许玉扬却仍立时觉得一阵寒风吹来,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数百米之外的“无忧树”上茂盛的枝叶也是一阵摇晃。
  那道寒风行至半程之时便已化作一道五米长的冰箭向着枝头的黄三郎射去!
  黄三郎立在枝头,只将前爪迎着寒冰利箭一指,“白金环”环上一道白光激射而出。
  “砰”的一声巨响,白光于“无忧树”前百米处与那支冰箭碰在一处。
  立时间冰晶四散,化作截截不及一寸的碎冰散落于地。
  黄三郎那一双豆眼此时早已眯成一条线,“吱吱”叫了两声,“树老头,看见了吗,老黄我还是有两下子的吧!”
  然而话音未落之时,雪地之上的截截碎冰竟再一次悬在了半空之中,黄三郎顿时一惊!
  “嗖、嗖、嗖”一阵利器破空之声,那千万截碎冰,便似离弦之箭一般化作一阵箭雨径直往“无忧树”上射来。
  许玉扬虽然知道自己身在回忆之中,但是见此情形不由得还是为这只可爱的白松鼠捏了一把汗。
  不由自主的惊呼一声“小松鼠小心呀。”
  而在胡慧娘回忆之中的黄三郎也是“吱”的惊叫一声。
  转身便躲进了“无忧树”那茂盛的枝叶之中,但闻身后“噼噼啪啪”的一阵乱响。
  千万支冰箭射在“无忧树”茂密的枝叶之上,却始终没有一支冰箭能够穿透枝叶,射入树冠之中。
  许玉扬却能透过吗茂盛的枝叶,看着黄三郎藏身树冠之中瑟瑟发抖。
  “他娘的没想到这‘寒冬女帝’真的这么厉害,树老哥,您老人家可一定要抗住呀,不然就凭三郎这两下子可当真挡不住呀。”
  说话时但见其伸起爪子,在“无忧树”上摘下一颗“无忧果”大嚼特叫起来。
  只见其吃得津津有味,似乎早已将此时此刻自己的危险处境忘到了九霄云外!
  许玉扬不由得冷一笑一声:“看来这位无忧原的守护天官真的是心大呀,这么快就已经将自己身处险境之时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许玉扬转头再看之时却见那一行足迹已经到在山脚之下,距离面前的树林已不到三百米。
  正在此时却见一道火红色的华光由密林之中直射而出,停在密林之前。
  许玉扬定睛观瞧却是一位红裙少女到在当场,但见其发如火,面白如玉,两道修长细眉,一双媚眼含笑非笑,勾人魂魄。
  翘鼻小口,唇若朱砂,粉颈香肩外露,鸳鸯戏水的红色抹胸,莲花短裙下玉腿外露,又粉又滑,笔直芊细,三寸金莲上蹬了一双火红短靴。
  当真是妖媚至极,着实是销魂透骨,只需看上一眼便能叫男人体酥骨软,这才是能令任何男人忘却所有忧愁的“忘忧尤物”。
  对于任何一个男人而言她都将是最最完美的。
  如果一定要给她找出一个缺点的话那就是唯一美中不足的:在她那婀娜的腰身之后却还悬着条毛茸茸的火红的大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