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一章长江上的舞娘

  滔滔浊浪,反复想拍打着船舷边孤独的陈雷。
  突然长江上空响起强烈节奏的电子音乐,迎面开过来一艘白色游艇。
  一位编着藏式花辫的少女,正在甲板上跳着时下年轻人最流行的嘟啦舞,她随着音乐节奏快速的舞动身体,动作优美自然,精心编织的小辫子迎风飞扬。
  一连串的舞姿,突而其来的美,让陈雷看呆了,禁不住为之喝采:“姑娘,跳得好棒。”
  姑娘抬头看到了陈雷,她停下舞步,略带羞涩的笑了。
  艳阳下她深邃美丽的眼睛,竟装下了满天星斗。
  两船擦身而过瞬间,陈雷大胆地问:“姑娘,怎么称呼你?“
  她翩翩的小辫子一甩,朗声回答:“萨尔桑娜”。
  她容貌秀丽,听其名字应是藏族姑娘。
  转眼间,美丽的姑娘和游艇已远远漂过。
  陈雷好想跳进滔滔江水,化为鱼儿尾随她而去。
  这是陈雷在长江游船上第一次偶遇萨尔桑娜。
  而陈雷第二次遇见她,是在意大利威尼斯。
  那一年威尼斯的初秋,虽入秋但天气依然酷热。
  陈雷坐在小船上,船夫是戴墨镜的帅哥,手执长杆撑着小船,穿行于威尼斯水城内河涌。
  著名的大教堂、市政厅,历史悠久。沿河旁部分民居建筑物外墙己斑驳剥落,到处水漫浸过痕迹。
  成群鸽子在广场上飞来飞去。
  小船穿过一座座长满青苔,饰满雕刻的石拱桥。
  拱桥顶不同肤色的游客,正扒着栏杆好奇的观看陈雷的小船。
  小船像步入了迷宫,过完拱桥,沿着两岸房屋破旧古老的外墙,延伸出狭长的河道。
  兴奋的陈雷靠着船沿,举起相机,边欣赏边拍摄两旁风景,忘记了旅行中的疲惫。
  小船经过一处空旷平台上,一群小美女正沿河边席地而坐,其中一女孩高举手机准备自拍,她们头正靠在一起等着拍摄。
  数只鸽子在她们头顶盘旋,飞到身边寻食。
  如此佳境,陈雷岂容错过,便拿起相机拍下照片。
  忽然,陈雷发现其中一位编着多彩花辫,衣饰美丽的女孩,很是眼熟。
  像是以前游长江时偶遇的少女,萨尔桑娜。
  陈雷赶紧拉近镜头,再看一次。
  那独一无二的藏式花辫,还有那双装满星辰的眼睛。
  就是她,不可能记错的。
  “萨尔桑娜。”
  船恰恰从她身边经过,陈雷呼叫她的名字。
  萨尔桑娜像是听到了,转过脸来,很讶异看着经过她身边的小船。
  但小船从她身边瞬移了。
  看着她意外的表情,陈雷能理解。
  身处异国他乡,突然有陌生人呼叫她,那是一种什么样感觉?
  看她挥着小手向远远致意,陈雷暗自得意地笑了。
  可惜,小船又很快的划走了。
  陈雷反复翻看相机中的相片,没错,照片中的女孩,她就是萨尔桑娜。
  而坐在岸边的萨尔桑娜,是陈雷心中一道难以磨灭的美丽风景。
  时间过得飞快,但生命总是充满奇幻。
  因为工作需要,陈雷一个人来到了云南西南一个边陲古镇。
  夜晚热闹的中心街,刚刚下了一场雨,每家每户门口都吊挂着红灯笼,照亮了湿滑的青石板路。
  石桥下河流穿过,两岸垂杨绿柳,桥下潺潺流水。
  中心街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有一颗古老的大榕树。
  一群傈僳族姑娘正在大榕树下跳着民族舞蹈。
  她们穿着各式美丽的傈僳族服装,佩着各种闪闪发光的银饰,头披着华彩毛巾。
  漂亮的服装,统一的舞步,发出整齐的脚步声。
  正路过此地的陈雷,也忍不住被吸引,不由自主停留,欣赏这场美丽的服装表演秀。
  大型摄录设备正对准她们,看来是某个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
  集体舞蹈表演结束,姑娘们列队退场。
  陈雷跟众人看得过瘾,翘首以盼下一个节目,芦笙声吹起,一位纤巧体形的傈僳少女轻纱遮面,拖着深青色长裙出场,表演独舞。
  伴随着音乐,只见此女孩举手投足,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既有高难度的现代舞步,又有古典舞的自由曼妙,动作娴熟而充满自信。
  边陲地区竟有如此稳重大气的舞者,陈雷心中啧啧称奇。
  正沉思间,女孩手挽起长裙一角,裙摆逐渐在音乐声中加速转圈,瞬时变成一只五彩斑斓的黑蝴蝶。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又变幻成绚丽夺目的绿孔雀,真个是百变舞后,令人目不暇接。
  聚光灯下,她深长裙身上的星状小点一颗颗闪闪烁烁,仿似满天星斗坠落尘埃,四散飘荡,夜色下愁是好看。
  观众们被年轻女孩的舞蹈倾倒,征服了。陈雷也一样,跟大家一齐鼓掌叫好。
  少女弯腰向观众谢礼,她还特意揭开面纱,露出真容,果真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只是觉得眼前这美少女好眼熟,那笑容,还有那深邃似海的眼睛,陈雷肯定在那里见过她。
  脑海里搜索了一阵。
  “萨尔桑娜,是她。”陈雷几乎喊出声来。
  就是以前遇到的藏族女孩萨尔桑娜。比起从前,她显得更妩媚了,身材更完美了,只是发型有所改变,跟从前不一样。
  她那翩翩的彩辫子不见了。
  是盘起藏在毛巾头顶,还是剪掉了?
  陈雷不得其解,还有另一疑问?
  萨尔桑娜是藏族,可今晚表演节目的却是穿着云南少数民族服装的傈僳族姑娘。
  莫非陈雷认错人了,场地光线也稍暗。
  或是思念萨尔桑娜引起的错觉?
  少女表演结束后,走回大榕树下临时设置的化妆间休息。
  陈雷绕开人群,往休息间悄悄靠近,这次无论如何不能让她在眼前消失。
  但演员化妆区,外人不便进入。
  “萨尔桑娜”,陈雷试图让里面的她听到他的声音。
  里面的人似乎未听见。
  “你想找谁?”
  一旁走过来一位傈僳少女,警惕的问他。
  “我想找刚结束表演的姑娘。请问那个姑娘是不是叫萨尔桑娜?”陈雷手指向化妆间。
  “是呀。你想见她?”小姑娘问。
  “是的,想麻烦姑娘你,帮我约她出来?”陈雷说。
  “好的,你稍等。”女孩答应,走进里面叫人。
  萨尔桑娜走出来,看看四周只有陈雷一人,她惊奇地问陈雷:
  “是你要找我吗?”
  “是的。”陈雷肯定的回答。
  “请问先生你有啥事?”
  “萨尔桑娜,你还记得我吗?”
  她上上下下打量他,摇摇头说:
  “我不认识你,先生。”
  “你不记得了,去年在我在长江上看到你在游艇上跳舞。”
  “哦。但是你怎么知道我姓名?”
  “当时经过你身边的时候,我问你的。”
  “但我不清楚当时是否回答了你?”
  “你亲口回答我的,萨尔桑娜,当时我的船恰好经过你身边。”陈雷笑着说。
  “是吗?”
  “就一刹那船就过去了。”陈雷微笑回答。
  “我是你的粉丝。今天恰好在这里又遇见你,所以过来打下招呼。”陈雷继续解释。
  “哦,错怪你了。”听他解释,萨尔桑娜放下心来,或许觉得自己对陈雷不够礼貌。
  “没事的。”陈雷安慰她。
  “你去年秋季有没有到过威尼斯?”陈雷再问她。
  萨尔桑娜回答:
  “我去年十一月随团参加威尼斯文化节,你又是从那里知道的?”
  “果然是你,说起来你或许不相信。”
  陈雷停顿了一下,故作神秘的说。
  “我在威尼斯又遇见你了。”
  萨尔桑娜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不相信,你真的看到我了?”萨尔桑娜惊奇的说。
  “你在广场上游玩,与几个姑娘席地而坐,那个人肯定是你,我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陈雷拿起相机,找出保存起来的萨尔桑娜与姐妹们在河边的照片,放给她看。
  “不只看到你,我还拍下你们的照片。看看,这个人是你吧?当时你们围在一起,没有注意到我。”
  “当时我也是坐船经过,无意中拍到的。”陈雷摊摊手表示不是故意拍到她的。
  “真的,这也太神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远处谁在喊我。抬头看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萨尔桑娜边看照片边惊奇地说。
  “世事总那么凑巧,你坐在河岸边,我站在船上拍照,却又是拍到你。”陈雷笑着调侃。
  “上辈子我们要不是親戚,就是仇家,要不然老是怼上,这叫冤家路窄吧。”
  萨尔桑娜听到陈雷的话,笑得弯下了腰。
  陈雷却在她的笑声中难以自拔了。
  “世界那么大。我们能在不同的'地方遇见,很神奇对不对?”陈雷问她。
  “对啊。”萨尔桑娜回答。
  “特别是在异国他乡能遇见你,我觉得应该是命中注定你我有缘。”
  陈雷说话越来越大胆。
  萨尔桑娜只是笑笑不回答。
  陈雷问:“你那些五彩缤纷的小辫子呢?”
  萨尔桑娜咯咯笑着,扯下头巾让陈雷看,小辫子慢慢从头上松垂下来,原来辫子真是盘在她头顶的。
  “可是你是藏族美女,今晚怎么会变成傈僳族姑娘?“
  “我是模特呵,这些是演出服,平时我还是喜欢穿家乡服装舒坦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