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四章雪域高原

  当陈雷返回了故乡南京,心情一直闷闷不乐,总想起萨尔桑娜,身处热闹繁华的都市,但陈雷的心中,却充满着强烈的孤独感。
  时不时翻看手机中储存的照片,照片中那个笑容满面的藏族姑娘,已经彻底的偷走了陈雷的心。
  陈雷在家休整一段时间后,决定继续上路寻找萨尔桑娜,心想就算找遍大江南北,行尽万水千山,也要追觅到萨尔桑娜的芳踪。
  正如宋诗中所说,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半年时间过去了,陈雷走访了很多地方,去了五六个城市,还是始终遇不到萨尔桑娜。
  陈雷偶尔也会梦见她,但每次梦醒了必是黯然神伤,今生能否再次见到萨尔桑娜,陈雷已不抱太大希望。
  陈雷偶然想起萨尔桑娜在古镇茶馆对他说过的话,她平日最喜欢吃云南各式各样美食,特别是鲜花饼,和烤羊肉串。
  这句话提醒了陈雷,决定到云南找寻萨尔桑娜,就在国庆假日期间,陈雷独自搭乘飞机来到了昆明市区。
  看着南屏步行街人山人海,感觉想在此遇到萨尔桑娜真比登天还难,陈雷决定还是换个地方碰碰运气吧。
  陈雷一路寻寻觅觅,茫无目的,又来到公交站,看见有一路巴士专程开往昆明民族村,心想着萨尔桑娜也是少数民族身份,应该去那儿试一试。
  到了民族村内,各种园区建筑规模宏大,少数民族装饰品琳琅满目,也随热闹看了一场上刀山,下火海巡演,少数民族姑娘虽然个个美丽漂亮,婀娜多姿,可惜都不是陈雷想要寻找的人。
  在百无聊赖心情下,陈雷来到园区内一个大型表演台,买了一张歌舞门票进入了场地中央,找到了座位,准备观看大型综艺节目《高原的呼唤》。
  这台节目表演单位是云南省民族歌舞团,节目以云南数十个少数民族的独特舞蹈,展示了他们丰富的文化和生活状态。
  节目也算很精采,陈雷看得很投入,都忘记了自己来这里找萨尔桑娜的目的。
  节目第三场景“怒江之春”开始,当舞台灯光聚焦向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傈僳姑娘时,陈雷一下子激动得差点昏眩了,她不正是苦苦寻找的萨尔桑娜呢?
  陈雷巴不得节目快快结束,好去后台找她。
  幸好一路不曾放弃。
  今晚陈雷好开心,好快乐。
  终于熬到表演结束,待人流散尽,陈雷第一个冲往舞台后面,竟找不到一个演员,询问工作人员,都说他们己被游览车接走了。
  陈雷一下子浑身发抖,脚步无力,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茫无目的走着,看到远处有一蒙古包,蒙古包门前有一小吃烧烤摊点。
  陈雷感觉是真饿了,应该吃点东西填饱肚子。
  待走过去时,突然看见灯光下站着一位女孩,一袭红衣,满头彩辫子的身影如此的熟悉。
  是尚末卸妆的萨尔桑娜,站在小吃摊边烧烤炉旁,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烤羊肉串儿呢。
  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穿着红色演出服,夹着鲜花发卡的萨尔桑娜,看起来是如此的温柔美丽。
  陈雷走到她前面说:“萨尔桑娜,我终于找到你了。“
  “是你啊,陈雷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萨尔桑娜看到陈雷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又开心又欢喜。
  陈雷郁闷很久的心情终于可以释放,只微笑着看着她,并没立刻回答。
  “这烤肉串真好吃,你也来一串吧?”
  她递过来给陈雷,一串香喷喷的烤羊肉。
  “你怎么会知道我来这里演出的呢?”
  萨尔桑娜又好奇地继续追问。
  陈雷边吃羊肉串边回答:“萨尔桑娜,你可知道呢?我找得你好苦啊。”
  “是吗。”萨尔桑娜说。
  “难道你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
  陈雷假装生气了。
  温柔的萨尔桑娜倚靠着陈雷肩膀,细声的在他耳朵边说:
  “知道啊,其实我一直也在等你,但等这么久你都不来,还以为你忘记我了呢。”
  萨尔桑娜说完,竟满面羞涩。
  他叹口气说:“听到你这句话,我就算是走遍天涯海角也值得。”
  “陈雷哥,周未我要回一趟青海老家,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呢?”
  萨尔桑娜充满期待的邀请。
  “好啊。“他爽快地答应。
  几天后,陈雷与萨尔桑娜搭乘昆明至西宁的飞机航班,开始了一段雪域高原之行。
  早上乘坐飞机,下午己抵达了西宁曹家堡机场,他们下了飞机,又上了长途客运汽车奔赴萨尔桑娜的家乡,青海省乌兰县边的一个小村庄。
  当他们赶到这个小村庄时,夜色己降临。
  这是一个森林中的原始小村落,现代社会已经很难再找到这样的净土了,冬天的森林非常美丽,大自然的美景不身临其境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
  “好美。”陈雷贪恋的看着车外景色,一扫旅途中的疲惫,兴奋地说。
  萨尔桑娜遥指着前方一处炊烟袅袅,用木头垒成的房子,兴奋地对他说:
  “陈雷哥,那就是我的家,屋前那片草地,是我和表姐表弟经常骑马的地方。”
  “你的家乡好象童话世界。”他忍不住的赞叹。
  车窗外一阵寒风吹来,陈雷哆嗦了一下,说:“只是这里天气有点冷。”
  毕竟是南方人,他有些怯寒。
  “终于回家了。”萨尔桑娜兴奋如同一头野外归来的小鹿,他们来到屋前,门口出来一位藏族小伙,穿着长袖大襟袍子,袒露右臂,扎着腰带,佩着腰刀,雄健豪迈,他礼貌地过来帮提行李。
  “这是我表弟,他叫洛桑顿珠,我还有一个表妹,她正在德令哈学校读书。”萨尔桑娜向陈雷介绍。
  刚搬完行李的洛桑顿珠腼腆的对陈雷笑着,双手合十的对他说:“扎西得勒,你好。”
  萨尔桑娜拉着陈雷进了里屋,她父母亲正焦急的等着他们到来。
  “阿玛拉!”萨尔桑娜一进门,就倒在母亲怀里撒娇,萨尔桑娜父亲在一旁高兴的看着女儿。
  加上洛桑顿珠,萨尔桑娜一家人,终于能欢聚一堂团圆了。
  萨尔桑娜的父亲,穿着宽大的氆氇长袍,看到陈雷进来时,嘴巴叨念着陈雷听不懂的藏语,热情的招呼着。
  但陈雷又不会说藏语,无法与他交流,有点手足无措。
  萨尔桑娜在一旁见状,赶紧过来挽住陈雷胳膊,说着藏语将陈雷介绍给她的家人认识,萨尔桑娜母亲按照当地习俗,拿来白色的哈达,披在陈雷这个客人身上,表示迎欢,然后她仔细的端详陈雷,慈祥的萨尔桑娜父亲招呼陈雷与他并排坐上暖坑。
  暖坑桌面上摆满了牛羊肉,酥油茶、糌粑还有热乎乎的奶茶。
  如此丰盛的饭菜,是老人专门准备招待远归的女儿和陈雷这个贵客的。
  萨尔桑娜父亲拿出青稞酒,倒了一杯给陈雷喝,这是陈雷第一次喝青稞酒,感觉味道还可以接受,萨尔桑娜拿来手套让陈雷戴上,教陈雷如何吃手抓羊肉和风干牛肉片。
  在萨尔桑娜父亲殷勤劝酒下,陈雷喝了几杯青稞酒,经过一天长途跋涉,加上乌兰这里是三千多米的高海拔地区,陈雷头脑逐渐有些昏沉,整个人也很疲劳,萨尔桑娜见状忙和家人安排陈雷去休息。
  陈雷洗漱完毕,关上房门,疲惫的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萨尔桑娜早早来敲门叫醒陈雷,她问昨晚睡得好不好,陈雷说还可以。
  他们闲聊了一会,看她的家人还未早起,索性打开房门,走出了屋外。
  哇,天地之间,皑皑白雪,到处是漂亮的雪景。
  咋晚天气还算正常,什么时候这里落下大雪?可能就在陈雷半夜睡了的时候吧,高原的气候真的是很任性。
  一座座藏式民居,变成漂亮的雪蘑菇了,陈雷仿佛置身于梦幻世界。
  陈雷赶紧返回屋里拿出相机拍照,萨尔桑娜牵着陈雷手,一深一浅地往前走去,回头看时,身后只留下二行长长的脚印。
  陈雷陷入雪里越来越深,突然脚下一滑,竟跌了一跤,旁边的萨尔桑娜哈哈大笑,赶紧过来扶陈雷起身。
  陈雷问她:“你们这里每年都是下这么大的雪吗?”
  “是啊,每年都有大雪纷飞的日子。”萨尔桑娜回答。
  “那是不是感觉特别冷?”陈雷问。
  “也不是很冷,白天屋里有柴火取暖,晚上有暖坑,屋外是有点冷,但我们也习惯了。”
  “你现在觉得冷吗?”萨尔桑娜关心地问陈雷。
  “有你陪,我不觉得冷。”陈雷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