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5章来自雪山的呼喊

  “那你愿意不愿意继续留下来陪我?”萨尔桑娜微笑的问。
  “愿意,一辈子都愿意。”听到陈雷的话,萨尔桑娜抿嘴一笑。
  远方有一匹马正拉着爬犁,一只狗儿跟在后面慢慢走着,好休闲的画面。
  陈雷和萨尔桑娜就在雪地里慢慢溜达,偶尔私语,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出来了,草原上的积雪开始慢慢融化。
  “陈雷哥,我要带你去一个地方,你跟我来。”
  萨尔桑娜表情显得有些神秘,她牵着陈雷手,他只好乖乖的跟她走。
  来到一个山谷,在坡底远远望去,是被白雪覆盖了的山峰,还有漫山遍野自由放牧的牛和羊,天地一片银装素裹。
  萨尔桑娜此时停下来,对他说:“这里有一堵看不见的回音墙。”
  “在那里?”陈雷惊奇的问。
  “就在你我站的地方,你有什么心愿可以大声喊出来,雪山会帮你实现的,不信你试一试。”
  “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事,那我倒是要试试。”
  看着被冻着脸蛋通红的萨尔桑娜,陈雷问:“怎么个喊法?”
  “这样,你看着。”
  萨尔桑娜把手拢在嘴边,对着前面的雪峰大声喊:
  “陈雷哥,你好吗?”
  清脆的女声顿时穿遍了整个山谷,四处回响着萨尔桑娜的声音。
  真的很神奇,这应该是物理声学现象。
  陈雷也学习萨尔桑娜的样子,拢着嘴对着远方雪峰大喊:
  “没事我挺好。”陈雷的声音同样在山谷中激荡回响。
  果然面前有一堵看不见的回音墙,陈雷继续大声喊:
  “我喜欢一个人,她的名字叫萨尔桑娜。”
  “真的吗?”萨尔桑娜在旁边开心的应答。
  “是真的。”陈雷大声回答。
  “萨尔桑娜,她喜不喜欢我呀?”陈雷大声问雪峰。
  “我不知道。”她笑着代雪峰回答。
  山谷里只有陈雷和萨尔桑娜的声音此起彼落。
  “雪山作为拍摄背景肯定很漂亮,萨尔桑娜,你就站在这里别动,我来帮你照相。”
  陈雷突然来了兴致,让萨尔桑娜站在雪峰前,群山作为她的背景,认真调整角度,为她拍了一张美人照。
  “对,这个角度好美,好漂亮。你等等,我再拍一张,再来张正脸的。
  萨尔桑娜,我一定要把这些照片和视频放在网络媒体上,让大家都了解你和你美丽的家乡。”陈雷边拍边说。
  “你确定要放上网络媒体吗?”萨尔桑娜有点不相信的问。
  “确定,确定。”陈雷点点头说。
  “你确定,你能拍得特别好看吗?”萨尔桑娜娇羞的笑着,调侃着陈雷。
  “确定,因为你是天生丽质,天下无双。”陈雷说着,越说嘴像抹了蜜汁似的。
  “你这么好看,怎么拍都好看。”
  “你嘴巴太会说话,我真服了你。”她话虽这么说,人却笑盈盈。
  “萨尔桑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往舞蹈专业发展,还是仍然从事模特表演工作。”
  “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自从离开父母,在外面拼搏了这么多年,事业好像也就这样了,没有新的突破。模特表演嘛,新人辈出,我愈来愈没有自信。有时半夜醒来,总觉得很困倦、很孤单。”
  陈雷同情的点点头。
  萨尔桑娜望着前面的雪峰,继续说下去:“在外面时,很想念家乡新鲜的空气,一个人在草原上奔跑,感受风在耳边的呼啸声,多么美好。我很想放弃一切,返回家乡。”
  “我觉得你不应该放弃,要相信你自己。从自身条件来看,你应该拥有更大更好的舞台,况且,你年龄也不大。你的家乡虽然美好,但终归不是实现艺术梦想的场所。”
  “我知道,你说说,我下一步应该怎么走?”
  “我现在也说不上来,就象我自己的创作方向,有时很迷茫。但我觉得你应该静候机会,以你的聪慧、美丽、艺术天赋,我觉得你终非池中物。”
  “我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萨尔桑娜,相信我的眼睛,相信我看到的关于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自然,你本人既聪明又善良,你会成功的,我看好你。只是恐怕到时候你不要记不起我哦,哈哈。”
  “不会的,成功对我来说并不是很重要,我只是天生喜欢舞蹈而己,至于我最终愿望也只是找个我喜欢的人一起,过普通人一样的生活,便己满足。”
  萨尔桑娜深情的望着陈雷,虽然没有明示,但彼此心灵相通,陈雷已感受到她的心意。
  陈雷感觉无比的幸福和快乐。
  日己渐午,陈雷和萨尔桑娜手牵手,一齐走回到萨尔桑娜家的屋子。
  在萨尔桑娜家己住了三、四天,她的父亲及表弟对陈雷也很客气,凡事都很热情周到。而萨尔桑娜的母亲,看着女儿和陈雷关系这么亲密,感觉她既高兴又担扰,甚至是有些失落。
  当陈雷与萨尔桑娜外出时,她老人家有些不乐意,可能是怕陈雷将萨尔桑娜带走,不再回来,所以陈雷看到眼中,但也没有特别在意,因为他感觉这是为人父母的正常反应。
  萨尔桑娜不时带陈雷东走走,西逛逛,己经看了雪山,再去牧场,还探访她邻村的同学,让陈雷认识了很多年青藏族朋友,他们教了陈雷不少藏族语言,与萨尔桑娜在一起的每时每刻,他总是很开心。
  在这美丽的小村庄,陈雷拿起相机尽情的四处拍摄,尽可能多的录制有关萨尔桑娜和她家乡的短视频。
  有一天,萨尔桑娜准备去探望她的表姐,她表姐嫁在邻近村落。萨尔桑娜本来有意叫陈雷一齐去的,但她母亲却坚持只去她一人,留陈雷在家里,萨尔桑娜也不明白她母亲的用意,只能听从母亲的安排,让陈雷一人留下来。
  萨尔桑娜刚走不久,其表弟洛桑顿珠就来到陈雷的房间,非常客气的邀请他到萨尔桑娜父母房间喝茶。
  陈雷也不好推托,但毕竟萨尔桑娜不在场,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不得己跟着洛桑顿珠来到了萨尔桑娜父母房间,他们正围坐在坑上等陈雷,萨尔桑娜父亲披着藏式皮褂,老人态度和蔼,客气的让坐,妈妈也殷勤的端上酥油茶,只是陈雷感觉现场气氛有些严肃。
  因彼此语言不通无法交流,老人就让洛桑顿珠为大家作翻译,老人问陈雷年龄职业,探听他的家庭情况,听说陈雷从南方来,他说:
  “自从你来到我家做客以来,萨尔桑娜非常的快乐,可能是因为喜欢你的缘故。萨尔桑娜喜欢你,我们也很高兴,但不知你是否也喜欢我们家萨尔桑娜?”
  陈雷回答说:“萨尔桑娜是个可爱的姑娘,我们性情相投,年龄相当,彼此相处得愉快,坦率地说,我是真心喜欢她的。”
  萨尔桑娜父亲听后爽朗的大笑,举起茶杯,与陈雷开心的碰了一下说:
  “那就好,凭我这几天对你的印象,你是一个不错的汉族小伙子,欢迎你来到我们的大家庭做客。”
  洛桑顿珠也笑着对陈雷说:
  “你和我表姐萨尔桑娜的事,我也投赞成票。”
  一直很沉默的萨尔桑娜母亲,却突然打断众人的话,她对陈雷说:
  “萨尔桑娜是我唯一女儿,我也老了,不想她离开家乡,离开我们远嫁。如果你真心喜欢萨尔桑娜的话,将来结婚,希望你能把家安在这里,你同不同意?”
  事出突然,陈雷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老人家的话。
  这时,萨尔桑娜的父亲又诚恳的对陈雷说:
  “如果你们结婚能来乌兰安家生活,这里的牧场牛羊群都让你接手管理,这可是我们家世世代代珍贵的资源和财富啊。”
  陈雷思想并无准备,不知道怎么回答两位老人的话语,洛桑顿珠见陈雷焦急,便想替他解围,用汉语对他解释:
  “我姨丈姨母也是一片好意,但也挟带有他们私心。他们怕我表姐跟你跑去了南方,千山万水,路程遥远,以后他们要看萨尔桑娜很困难,所以不愿意将她远嫁,情有可原。”洛桑顿珠停下话,见陈雷很专注的听着,他又善意提醒陈雷:
  “但是,对于二位老人的话,你要想清楚才能回答,他们的愿望是好的,但实际上,你很难适应我们这里,你想想,你们南方人习惯吃的是大米白面,我们藏民一日三餐,都是酥油茶青稞酒糌粑,你吃得惯吗?这里的气候,你能适应下来吗?”
  听了萨尔桑娜父母和洛桑顿珠真心真意的话语,陈雷真的不知如何回答他们才好,陈雷喜欢萨尔桑娜,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陈雷在目前情况下,真的没有考虑过和萨尔桑娜的婚姻大事,何况他们刚相识不久。
  但萨尔桑娜的父母向他提出这些话,洛桑顿珠的担忧,提醒了陈雷,爱情有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事情,还要结合现实情况,跨越地域的恋爱,总是存在习俗信仰生活差异,如果陈雷和萨尔桑娜真的将来想生活在一起,将会面临很多问题的。
  彼此不同民族家庭背景的问题,只能以后慢慢适应和解决,但这都不是陈雷和萨尔桑娜目前迫在眉睫之事,因为他们那在为事业操心,不想那么快成家立业。
  但是长辈们先替他们忧心未来这些问题,未雨绸缪,也貌似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