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8章夜游山塘街

  陈雷赶紧向她解释说:
  “哦,这段时间我在赶一份非常重要的文稿,不想被外界干扰,所以关闭自己一段时间,专心写作。”
  “哦,原来也是在忙写作的事情,那我就放心了。”
  萨尔桑娜稍停顿了一下,心中似乎在计划着什么事。
  “后天就是除夕夜了,我想向公司告假,我们趁节前出去放松一下,春节期间必须回家陪伴我父母。最近我也很累,你带我出去玩一下,随便那里都可以。”
  “好啊,我们好久没在一起出外游玩了。”
  听说她能请假,陈雷也很高兴。
  “那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向公司告知一下,你来安排行程,我们要先去那里?”
  “我想想,烟花三月下扬州,现在是二月,我们先去扬州吧。扬州是江南历史名城,有很多文化古迹。我带你去扬州逛瘦西湖,去东关街吃正宗的扬州炒饭。”
  “好的。”萨尔桑娜表示同意。
  陈雷继续说着:
  “然后除夕夜去苏州寒山寺听钟声,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首张继的诗你听过没有?”
  “听过,我很喜欢。这首《枫桥夜泊》记得我在小学课本上也已读过,只是那时还小,没有领会它的意境。现在读起来感触颇深,倒很符合我现在一个外乡人漂泊在外,渴望归家的心境。”
  “听说寒山寺每年除夕都举行敲钟的仪式,我去联系当地朋友,最好能帮我们租一条乌蓬船,我们一起共度除夕夜,晚上坐在船头聆听寒山寺午夜钟声。”
  “真的?好浪漫啊,我很期待。”萨尔桑娜高兴地说。
  除夕那天上午,陈雷和萨尔桑娜来到了扬州。
  他们坐船游览瘦西湖,后登上长堤。
  恰遇雨雪天气,瘦西湖变成一片冰雪霜凌的世界。
  天气太寒冷,园内游人不多。
  萨尔桑娜身披藏式长袍,束紧腰带,打着襟结。
  穿上藏服,萨尔桑娜变回藏族姑娘。
  她站在白雪覆盖的红墙绿瓦下,
  引来众游人的眼光,她绝对是园里最美的姑娘。
  虽然陈雷以前来过瘦西湖,但满园雪景他是第一次看到。
  穿过长堤,登上五亭桥,来到二十四桥前,陈雷对萨尔桑娜说: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说的就是这座白玉拱形桥。”
  萨尔桑娜问陈雷:“人们为什么称它为二十四桥?明明只有一条桥。”
  “因为有典故,古代二十四位美人在桥上吹箫而得名。”
  “哦。古人都挺幸福的,天天歌舞升平。”
  “那你觉得现代人幸福呢,对比古人昨样?”陈雷故意问萨尔桑娜。
  “现代人是越来越忙,离幸福好像越来越远。”
  “萨尔桑娜,你可不一样,你目前是很忙,但你是幸福的。”
  “陈雷哥,谢谢你了。”
  “萨尔桑娜,为何忽然要谢我?”
  “因为你前段时间热心地帮我上网宣传,我才幸运地找到了现在这一份新的工作,这才是我喜欢的工作。”
  陈雷笑着说“那是你自身具有潜力,我只不过随手上传,都是一种巧合罢了。”
  “陈雷哥,在我人生最迷茫无助的时候,恰好就遇上了你。记得我家乡乌兰,你每一句激励我的话,都是那么优雅动听,给了我很大力量。“
  “我当时说的全是真心话,萨尔桑娜,你自己真的是很优秀的人物。”
  萨尔桑娜感激的望着陈雷:
  “在我生命中,从来没有一个人像你一样欣赏我,对我这么好。”
  萨尔桑娜登上桥,话说得象风一样温柔。
  她转身对桥下的陈雷说:
  “所以我会感谢你,永远记住你的。”
  陈雷走上拱桥,紧握着她冰冷小手,怜爱地说:
  “萨尔桑娜,我也要谢谢你。”
  “陈雷哥,为什么你也要谢我?”
  “因为你,让我明白我的生命是为谁而追求,也因为你,让我创作的灵感源源不断。萨尔桑娜,其实上天安排你我相见,是为了让你我互相欣赏,互相帮助鼓励。所以,我们更应该感谢上苍,感谢命运使我们相遇。”
  陈雷娓娓道来,萨尔桑娜无比仰慕的望着他。
  “陈雷哥,给赞一个,你的文学水平高,说得太好了。”
  扬州街头,萨尔桑娜虽然穿着藏式服装,但天生明星气质,仍然掩饰不住,所到之处,仍会引起众人围观。
  因萨尔桑娜网上出名,后签约拍摄了商业广告,在当地媒体滚屏播放,也己小有名气,很多扬州当地群众都认识她。
  “萨尔桑娜!”一群少女尾随紧追着萨尔桑娜,大声呼叫她的名字。
  走在路上,虽然萨尔桑娜太阳墨镜始终戴着,但仍难免被机灵的粉丝认出。
  陈雷与萨尔桑娜好不容易摆脱了粉丝们的纠缠,坐车来到苏州。
  到了苏州,他们首先观看苏州园林拙政园。
  因为萨尔桑娜在扬州街头被围观的遭遇,这同样的一幕不想再出现在苏州街头。
  于是陈雷和萨尔桑娜就躲在酒店,待天黑后再出发,尽量避免被她的粉丝认出骚扰,影响他们出游的乐趣。
  到了夜晚,陈雷和萨尔桑娜来到寒山寺,参加寺庙祈福灯会。
  逛完山塘街后,大约晚上十点,陈雷与萨尔桑娜登上了预约好的乌蓬小船,让船夫划着小船,自由飘荡于枫江中。
  沿途渔火闪烁,霜寒露重,远望处,寒山寺依旧灯光璀璨。
  萨尔桑娜笑着问陈雷:“距离除夕钟声响起还有一个小时,你准备好向我的表白语了呢?”
  陈雷胸有成竹的对她说:“准备好了。”
  “你提前透露一下嘛,我都迫不及待了。”
  “你要文雅的,还是要低俗的?”
  “那你先说文雅的。”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萨尔桑娜说:“太文绉绉了,你不如这样说,你爱我,爱到天崩地裂。若不爱我,就要天打雷劈。”
  陈雷哈哈大笑说:“好无聊。你还不如听听低俗的罢。”
  “说来听听。”萨尔桑娜很感兴趣。
  “嗨,美女。今晚约不约?”
  “哈哈,你太坏了。”萨尔桑娜笑场。
  他俩模仿各种表白语,你一句我一句,笑声不断。
  这时,陈雷对还在笑声中的萨尔桑娜说:
  “除夕夜我们应该虔诚些。
  快、快,钟声就要响了,我们一起倒数下钟声。”
  哐……哐……
  寒山寺的钟声敲响了,一下、二下……
  当他们数到最后一下,一共一百零八。
  陈雷看下腕表,最后一次是午夜十二点正。
  今晚除夕,枫桥下乌蓬船上,
  陈雷郑重地拉起萨尔桑娜那双纤若葇荑的玉手,按在胸口对她发誓:
  “今生非你不娶。”
  萨尔桑娜热泪盈眶。她抽出胳膊将双手环抱在陈雷腰上,把头贴紧陈雷心脏,听着陈雷的心跳声,轻轻地说:
  “我也非君不嫁。”
  二人彼此依偎着,亲吻着……
  看远方枫江渔火,听近处霜落乌啼。
  春节刚过,小惠就来找陈雷了。
  陈雷约她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她刚一进门,看起来就脸色阴沉,来意不善。
  陈雷忙谦恭的让坐,小心招待,小慧一坐下就从包里边掏出几张照片,放在桌子上给陈雷看。
  陈雷一看,这不是他跟萨尔桑娜的出游照片呢?
  一张是白天在扬州大街上陈雷和戴墨镜的萨尔桑娜在一起,另一张是苏州山塘街的夜景中,陈雷与萨尔桑娜正手挽手,在街上溜达的相片?
  “哎,这是谁帮我们拍照的?拍得挺好的。”
  陈雷惊奇的问小慧。
  小慧冷笑着回答说:“这是在网上打印的,不知那个网友发的,被我打印下来,今天专门送你看的。”
  “你是什么意思?”陈雷不解地问。
  小慧回答说:”你知不知道,这些敏感的照片一登出去。在娱乐圈,对一个刚出道的新人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什么?对萨尔桑娜有什么影响?”
  “意味着这个艺人的前途自我毁灭。意味着这个新人作风不检点,生活有瑕疵,艺人有不良记录。现在公司刚刚投入大笔资金,大批人力,都是为了捧红萨尔桑娜,计划让萨尔桑娜在媒体上多曝光,综艺上多出镜露脸。
  如果像这样的照片,多登几张,那公司的全部努力,包括萨尔桑娜的前途就完蛋了,我们公司前期的投入和期望也将前功尽弃。”
  陈雷惊讶地说:“哇!有这么严重啊。这我们俩都想不到,我们私下出去玩,都有避开人群的。”
  小慧说:“如果你真为萨尔桑娜好,那你以后要多注意一些,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讲?”
  “小慧,你可以随意讲,我都不会生气的。”
  小慧说:“希望你暂时离萨尔桑娜远些,特别是目前公司对她的推广宣传期,你能做到吗?”
  陈雷问:“小慧,我想问你,萨尔桑娜她知道这些照片呢,她知道今天你来找我吗?”
  小慧回答说:“她还不知道。今天我是自己来的,同时也是代表公司的意见。”
  陈雷说:“为了萨尔桑娜的前途,好的,小慧我愿意听你的话。这段时间我不会再去找萨尔桑娜,但过了这段时期,以后我就不能保证了。”
  小慧说:“那我该代萨尔桑娜谢谢你,也代表我们公司谢谢你了。陈雷,我了解你此时纠结的心情,你先委屈一段时间,你俩的事情,我以后会替你们找一个稳妥而又不影响她事业的交往方式的。”。
  “好的,谢谢小慧。”陈雷心想,暂时不找萨尔桑娜,对陈雷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