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9章初探西域影城

  自从除夕夜陈雷与萨尔桑娜山盟海誓,情定终身后,二人并未经常在一起,特别是在小慧跟陈雷见面之后。
  浓情蜜意的时光总是会过去的,年轻人的爱情,总是好事多磨。
  陈雷和萨尔桑娜的感情刚刚开始,不久的未来,他们将要接受生活的磨练和经受离别的煎熬,或许还有新的动荡或考验呢,谁能知道?
  但寒山寺的祈福钟声真的给陈雷和萨尔桑娜带来了好运。
  北京的李编剧突然打电话给陈雷,他高兴地对陈雷说,他影视界的一个朋友,张导演看了陈雷改编的影视剧本,非常喜欢这个作品,有心筹拍成为电影,张导演非常欣赏陈雷的才华,特别想见见你这位年轻的编剧。
  所以李编剧要陈雷及时抓住机会,安排出时间,尽快飞赴北京与张导演见面会谈。
  而萨尔桑娜更是双喜临门,新年度她刚被评为本地最佳艺人之一,接着又收到南方某电视台的邀请,参加综艺节目的拍摄。
  由于工作日程太满,萨尔桑娜来不及与陈雷道别,她与助理小慧匆匆赶赴湖南长沙,只能在半路上打电话告诉陈雷,陈雷也告诉萨尔桑娜自己要赴北京,二人电话中互道珍重,相约返回南京后再见面。
  翌日,陈雷也奔赴北京,谋划他的电影梦去了。
  到了北京,陈雷联系上张导演,张导演在公司热情接待了陈雷,邀请陈雷参观他的豪华影视中心,片场及工作室,现代影视作品的制作己形成流水线作业,从来没有涉足影视界的陈雷兴致勃勃,专心听张导演讲解介绍。
  随后,张导演带他来到办公室喝茶聊天,陈雷来之前听人说张导演在导演界是前辈级人物,虽然外界对他也有流言蜚语,但在陈雷看来,张导演平易近人,说话风趣幽默,他虽然言语不多,但总能说到点上,对待陈雷这个后生辈更是礼节有加,语言关爱。
  他问陈雷:“你创作《卓拉》这部影视作品,想要达到什么思想目的?”
  陈雷回答说:“我的这篇作品描写现代青年的彷徨及困惑,年轻人由于社会生存压力大,过度追求物质生活,往往忽略了身边那份细微的纯真感情,真爱来了也往往把握不住,很多恋人最后都是擦身而过,令人惋惜和心痛。希望青藏高原卓拉这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故事作为借鉴,使年轻人恋爱少走弯路,把握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说的好极了。”张导演先肯定了我的话,但他话锋一转:
  “你是一个优秀的青年剧作家,作品无疑也是优秀作品。但我请你来的目的,是想与你磋商一下,完善一下作品中的细节,作品的主脉络不变,加上导演的制作经验。”
  “可以的,张导演,剧本如何修改我愿意听你的意见。”陈雷也听懂了,张导演努力想表达出来的意思,不外就是要陈雷修改一下他的作品。
  “好的影视剧本除了需要好的原著故事,同时需要好的后天改编能力,加上优秀导演,优秀摄影师,优秀演员合力,才能制作出一部深受市场欢迎的好作品。”
  张导演话句句经典,陈雷虚心的回答:“是的。”
  “你的影视改编剧本,一是太忠于你的原著,文艺气息太浓,人物对话不多,场景转换太少,叙事性不多,商业性不足,不为票房考虑的话可以拍成文艺型慢节奏艺术性电影,但从商业角度考虑投资,很可能是亏本生意。”
  “哦,电影投资这个方面我倒是没有经验。”陈雷向张导演坦白。
  张导演停顿了一下,看看陈雷并无反驳之意,他说:
  ”所以我的想法,是采取折衷办法,在改编剧本中能否再添加一些商业性元素,如制造惊险刺激,冲突点、激情高潮等情节,观众喜欢看到这些镜头,再加上原著小说的文艺气息,不愁本部影片不成功。我们作为编剧人、导演都要触摸市场脉搏,要有大众视野及触角,市场群众喜欢什么,我们就要提供什么。”
  陈雷说:“张导,你刚才的话说得很有道理,但你现在要我怎么做?”
  张导演笑着拦住陈雷话,说:
  “你别焦急,听我把话说完。
  张艺谋拍《红高粱》为什么成功?就是因为巩俐在玉米地里的一场激情戏。
  你创作的影视改编剧本中,女主卓拉虽然是一位奋进的藏族女青年,但她个性谨慎,衣衫保守,缺乏欲望,通俗些说,缺少女性荷尔蒙。而女主角这些要素,是一部影视剧受不受市场欢迎的关健因素。
  因此,我要求你对剧本中这些存在问题进行修正补充,包括从女主角衣着、行为、语言上重塑性魅力,简单一点说,就是这部影视剧本内容必须做到三多一少。”
  陈雷问:“张导演,什么叫三多一少?”
  “傻瓜,就是裸戏,吻戏,激情戏要多一些,而女主角的衣服布料要少一些。”
  张导演说完哈哈大笑。
  “可是张导,在这方面我真的毫无经验,关健是作品并不想表达这方面内容。”
  张导演惊奇地望着陈雷说:
  “你不是还没有谈过恋爱吧?有女朋友呢?”
  “有。”陈雷老实回答。
  “有女朋友啊,那你平时是怎么谈恋爱的,应该与她多切磋切磋,多体验体验,哈哈。这里也有几份影视剧本可供你拿去作参考,你看,这份剧本中有女主角裸身激情戏的详细描述呢。”
  张导演从抽屉中翻出一叠厚厚剧本,抽出几页让陈雷细看,其中内容看得陈雷脸红耳赤。
  “张导,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不想在我的影视剧本中添加这些低级庸俗的内容。”
  看着张导演失望的眼光,陈雷在生硬的语话中,毅然决然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陈雷回到南京,李编剧打电话问情况,陈雷只简单地介绍他和张导演会面聊剧本的事宜,但没有向李编剧提及陈雷和张导演的分歧。
  虽然大好的机会由此丧失掉,但陈雷并不懊恼,因为陈雷知道自己的创作道路应该怎么走,绝不会为迎合市场,迎合低级趣味,追求所谓成功,而偏离他的人生信仰。
  话分二头,在传媒公司的大力推广下,萨尔桑娜在娱乐圈却混得风生水起,这段时间里,她在综艺节目中频繁出镜露面。
  她傲娇的身材,绮丽的容颜,加上原有的舞蹈才艺气质,一经推出,想不红都难。
  一个综艺接一个综艺。一场大型演出秀,又接着是一场媒体独家专访,在喜新厌旧的娱乐圈里面,萨尔桑娜在短短的时间内,已经成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
  萨尔桑娜走到那儿,那儿就有人山人海,广告、媒体争相签约代言,在萨尔桑娜身上,北京新煌传媒公司赚得盆满钵满。
  由于萨尔桑娜游走于全国各地走秀,陈雷真的很久没有跟她联系了,只是偶尔在电视上或者媒体上看到她的身影和消息。
  但是,每当陈雷在电视上看到她与娱乐界的男明星小鲜肉肩并肩站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总是浮现说不出的失落和妒忌。
  萨尔桑娜走红了,而陈雷自己呢?还是继续在文学界默默无闻,最近的作品也不是很出采,惟一一部影视剧改编作品,却因为与张导演的分歧,胎死腹中,不能拍成电影。
  特别从北京回来后,陈雷拿起笔来重如千钧,总是很厌倦,写不下去,陈雷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但是陈雷感觉跟萨尔桑娜的距离越来越大了。
  萨尔桑娜越成功,本来陈雷应该替她高兴才对,但实际上陈雷却感觉越失落,因为陈雷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所以想到这一点,他总是闷闷不乐。
  “我现在应该干些什么?”陈雷常常问自己,总不能落在萨尔桑娜的后面,越来越猥琐,甚至借用她的成功,衬托自己,这都不是陈雷的风格。
  即使萨尔桑娜对陈雷还有感情,但又能延续多久?人总是善变的,久而久之谁知道萨尔桑娜会不会另有想法呢?
  正当陈雷在家里胡思乱想的时候,小慧打电话给陈雷说,萨尔桑娜正在大西北的一个影视城里拍电影,己呆了有两个多月,她现在人很疲累,很想要见见陈雷,但工作中她又不能脱身。
  小慧对我说:“你想不想去探班?想去的话由我安排你们俩见面。”
  听完电话,陈雷很高兴,马上答应小慧,回家收拾行李,订了去银川的机票。
  西部影视城是在电影圈里边,比较有名的拍摄基地。电影公司、有名的导演都喜欢带着剧组来这个基地拍片,一蹲就是大半年,甚至至影片杀青,故很多的圈内演员都来过这里,熟悉这里。
  当陈雷赶到贺兰县时,时近中午,联系了小慧,她开车接陈雷到附近的酒店安歇,待一切办妥,陈雷问小慧萨尔桑娜现在人在哪里?
  小慧却告诉陈雷此刻萨尔桑娜正在睡觉,因为萨尔桑娜昨晚有一场午夜戏,熬通宵到早晨才睡觉。现在她在剧组安排的酒店休息补睡,不宜打扰她,让陈雷下午自由活动,晚上正找机会与她见面。
  陈雷从兴奋中一下跌落,原以为千里迢迢赶到这里,萨尔桑娜会兴奋地立刻来陪伴他,百无聊赖中陈雷一个人到附近的旅游景点贺兰山看看古代岩画,看看贺兰山脉,一片苍苍,寸草不生,就跟陈雷此时的心情一样。
  越看心里越郁闷,陈雷不久又返回了酒店。
  下午六点多,小慧带陈雷来到萨尔桑娜休息的酒店前台沙发上等待,小慧说已安排好了晚餐,让陈雷与萨尔桑娜一起到剧组安排的餐厅吃饭。。
  待到萨尔桑娜笑盈盈出现在陈雷面前时,委实吓了他一跳,萨尔桑娜整个人变了,面容清减了很多,没有了以前轻微的婴儿肥,头发卷得太繁复了,穿着低胸的黑V礼服,敏感部位雪白的肌肤露得太多太性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