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11章断然离别

  虽然知道是在拍戏。但是萨尔桑娜那么讨好男主角,那么卑微的讨好一个陌生男人,还是令陈雷很受伤。
  拍片现场围观的人群却越来越多。
  陈雷心情苦涩,心想应不应该在这里呆下去?
  如果继续看下去,又有什么镜头会刺激到他的眼睛。
  自己又该怎么办?
  虽然陈雷一再告知自己说他们是在拍戏,眼前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心中的刺痛,妒忌还是一阵一阵袭来,欺骗不了陈雷自己。
  回去吧,让他们继续拍下去,眼不见为净。
  想到这里,陈雷便默默的退出围观人群,换回衣服,返回酒店。
  巨大的孤单还是包围住陈雷,排遣不去,他当晚一夜未眠。
  陈雷熬到第三天,好消息终于来了。
  小慧一早打电话给陈雷说,因为张导演身体欠佳,萨尔桑娜今天不用拍戏了。
  小慧在电话中说,你们俩出去好好开心一下吧。
  陈雷问小慧附近有什么地方可以游玩的?
  小慧回答说:
  “你们可以坐高铁去中卫沙坡头玩滑沙,看看黄河,坐羊皮艇,吃烤羊肉。”
  陈雷说时间恐怕不够,小慧说你们上午早点去,下午可以晚些回来。她那边会找理由,跟剧组解释,应付得来的。
  陈雷很快的赶到了萨尔桑娜的酒店,萨尔桑娜己经站在酒店门口等候他了。
  陈雷和萨尔桑娜坐上火车。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己经来到了中卫市沙坡头。
  那是一片金灿灿的沙波,旁边是黄河九湾十八曲,景色非常宜人。
  陈雷和萨尔桑娜手拉着手,坐着电动吊篮跨越黄河,甚是刺激。
  然后又去到一望无际的沙滩,雇了一辆沙滩越野车。两个人开心的坐在车上左颠右摆,陈雷怕萨尔桑娜摔下车,紧紧的搂住她的腰。
  萨尔桑娜温柔的依偎着陈雷。
  在此刻,幸福好像会永远来到他们的身边。
  玩累了,两个人就沿着黄河边慢慢渡步。
  陈雷对萨尔桑娜说:
  “看着你在剧组拍戏那么辛苦。我真是心疼。”
  萨尔桑娜回答:
  “最近拍片是很辛苦,但以后会慢慢好的。”
  陈雷有点忧郁的对她说:
  “早知道这样,当初我就不应该在网上发表你的视频了。”
  萨尔桑娜不明白陈雷的意思,问:
  “为什么?陈雷哥,你怎么这么说?”
  “因为发了短视频你才误进入了这个娱乐圈。”
  “是啊,哪里不对吗?”萨尔桑娜望着陈雷,疑惑不解。
  “我觉得你不应该进入这个娱乐圈,这个地方不适合你,萨尔桑娜。”陈雷单刀直入。
  萨尔桑娜听后,一下子沉默了。
  “娱乐圈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而你却是一个单纯的女孩,不明白娱乐圈的背景规则,我怕你以后会吃亏。”陈雷向萨尔桑娜耐心的解释。
  “不会的,我慢慢会熟悉的,你不用太担心,还有小慧帮我呢。”
  萨尔桑娜好像很淡定,不把陈雷的劝告当回事。
  “可是我发觉你的衣着行为都开始变了,跟以前的你不一样。”
  “那人家也会成熟吗,我都这么大了,肯定会改变一些着装的。”萨尔桑娜嘟着嘴说。
  “不是,我说你现在的衣着也太暴露了,这不是你的风格。”
  “是暴露了一些。但这是公司所要求的穿着,听小慧说,公司定位我走的是青春性感路线,不是实力派演员。因为我不是科班出身,属半路出家的。”
  “但青春美丽也会消失的,那以后你老了怎么办?”陈雷问。
  “哈哈,老了就退休了,你别管那么多了。反正老了有你收留我。”
  萨尔桑娜说完哈哈大笑。
  陈雷说:
  “萨尔桑娜,明天我就要回南京了。”
  “这么快啊,你不多住几天吗?”
  萨尔桑娜没想到陈雷这么快就要走了。
  “不了,我那边还有些事。我只是担心你,萨尔桑娜,临走前,你能听我一句话吗?”陈雷很忧心。
  “陈雷哥,有什么话你直接说。”
  “拍完这部戏后,你能不能以后不要跟张导演合作了?”陈雷恳求的口气。
  “为什么呀?”萨尔桑娜有些为难的表示。
  “我一下子也说不出什么理由,有些话不好直说,但你只要听我话就没错。”
  萨尔桑娜沉默一会,说:
  “陈雷哥,你这个要求我不能接受,张导对我亲口说过,他的下一部戏的女主角,就是我。这样好的机会,我不能错过。”
  这是萨尔桑娜第一次当面拒绝陈雷。
  面对着倔强的萨尔桑娜,陈雷真的不知道怎么样能说服她。
  “我干脆跟你说个明白。以前的我好缺乏自信,自从我进入传媒公司,每份工作都使我慢慢的积累自信心,今天的我好快乐,我不想放弃。”
  “我理解你的追求,也理解你的自信心给你带来幸福,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要小心你身边的一些人,他们不是恩人,他们是豺狼。”
  萨尔桑娜听到陈雷这么说突然有些生气,后来有段路途,都不跟陈雷手拉手了。
  陈雷说服不了她,也有点郁闷。干脆两个人坐在黄河边,看着河水发呆,互不理睬。
  沉默了一阵,还是陈雷最后妥协了。
  “好吧,既然这样,我也不干预你了,只要你高兴就好。”
  “这就对了,哥。”
  萨尔桑娜又高兴起来了。
  “太阳下山了,我们回去吧。回酒店你要早点休息好,明天也不用出来送我了。”陈雷对萨尔桑娜说。
  当他们俩回到酒店,差不多是晚上11时了。
  萨尔桑娜在酒店门口悄悄的吻别了陈雷。
  她眼睛湿湿的,陈雷看着她转身进入酒店的背影,心中突然生成某种决定。
  也许是这种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决定,给了陈雷不祥的预感,此一次与萨尔桑娜离别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与她重逢。
  陈雷离开萨尔桑娜,一个人孤独的走在冷清的街道上,夜己深,突然远处飘来一首小情歌,陈雷在夜风中停留,细心聆听伤感的歌词,心中暗说:
  “再见了,萨尔桑娜。”
  第二天一早,陈雷坐飞机离开了银川。
  临走前,陈雷发了一条短信息给小慧。
  “小慧,我先走了,没来得及向你告别。原来我以为你跟他们是同一路人,现在发现你不是。单纯的萨尔桑娜由你照料管理,我还是比较放心的。谢谢你了,这一次我来,麻烦了你很多事。最后想提醒你一下,张导演并不是一个好人,有些事情要防着他。”
  “我知道,目前他是能帮萨尔桑娜挤入影视圈的唯一导演,暂时忍耐一下,以后我会让公司给萨尔桑娜另找好导演的。”
  小慧这样回复陈雷。
  回到南京家中,总想起影视城的这些事情,陈雷心中患得患失,才发觉最近一段时间来,陈雷把全部心思都放在萨尔桑娜身上,每天担心她是否在拍戏,会不会受别人欺骗诱惑,甚至担心她爱上了别人,一切只为了萨尔桑娜而喜怒哀乐,都忘记他自己要干啥了。
  离开了拍摄场地,不再见到萨尔桑娜,陈雷应该把妒嫉和担忧都放下,开始自己新的生活,要重新找回创作的灵感和节奏,不能浑浑噩噩的过日子了。
  但南京这个城市,总会使陈雷触景生情。走过马路,路过咖啡厅,都会突然联想起他与萨尔桑娜在南京的美好日子,又感觉她现在正离陈雷越来越远,陈雷失去她的预感越来越强,心中满是忧愁。
  陈雷烦恼中拿起书翻看,一段话切入他的心扉:凡所有象,皆属虚妄,静能以安,安能致远。
  陈雷心想,自己应该换个安静的地方呆一段时间,才能改变现在糟糕的精神状况。
  恰好在此时,陈雷接到远方打来的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一头是上海姑娘庄若涵。
  若涵是陈雷在参加青海省作家协会组织的采风活动时,在德令哈市认识的一个身材娇小女孩,当时她充当作家团的临时导游,带陈雷他们参观了“海子诗歌陈列馆“,一路与陈雷很聊得来,互留了电话。
  她是同济大学英语专业毕业生,汉族姑娘,现在德令哈市海西高级中学任英语老师。
  陈雷说:“好高兴接到你的电话,若涵,最近你好吗?”
  若涵在电话中对陈雷说:
  “还好吧,自从我们上次分别后,我在网上找到了你的一些文章。我刚刚拜读了你得奖的小说作品,感觉你写得真好。如果最近你有新写的作品,千万记得要送给我看呵。”
  “若涵,近期我还没有新的作品发表。如果有的话,我会第一时间发给你看的。”
  “你最近怎么样,人还在南京吗,想不想过来我们这里看看?现在刚好是草原上最好的季节,这里满山遍野都是紫色的格桑花。你不来看可惜了。”
  “真的,但是你有空吗?若涵。”
  “如果是你来,我肯定会抽出时间陪你,别的人我就不一定有空闲哦。我们这里刚好在举办海子诗歌节,我代表德令哈市邀请你这位年轻有为的作家来观摩指导,你一定要来参加哦。”
  “好的,那我下周就买机票飞过去了。”
  “好的,我等你。”
  若涵刚挂下电话,陈雷立即联系了南京书店,向他们订购了《中国小说月报》季刊精选集几百本,上面刊登有陈雷发表的获奖小说,准备送给若涵,让她发给所在高级中学的师生人手一份赠读。。
  想起若涵献身青海的热情,依然令陈雷感动。一位大城市柔弱姑娘,有着高学历,却宁愿放弃高薪,在德令哈市这个荒野一样的地方,找了一份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