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12章奔赴德令哈

  这是怎么样的一份奉献精神,又是多么崇高的理想和信念在支撑着她,看起来如此单薄的身体,竟能迸发巨大的精神力量,太令陈雷敬佩了。
  一切准备就绪,陈雷向家人告知了情况,就轻装简行出发了。
  从烟雨江南,直飞到雪域高原。
  这是陈雷第三次来到青海了,在去德令哈的途中,经过乌兰县界,就是萨尔桑娜的故乡。
  如果让萨尔桑娜知道,陈雷又一次来到这里,但这一次不是跟着她一起,而是找德令哈市的庄若涵,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陈雷也想起海子,曾爱上了一个德令哈的姑娘,写下了一首闻名全国的诗歌,《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
  但最终海子和他热爱的姑娘并没有在一起,后来海子卧轨自杀了。
  现在,陈雷也在这里爱上了一个藏族姑娘,萨尔桑娜。
  难道命中注定,也会是如此悲壮的结局吗?
  陈雷心想,“不会的,我不会是海子的命运,萨尔桑娜是乌兰县的姑娘,也不是德令哈的人”。
  经过了一路颠簸,终于来到了这个令人神往的地方,祁连山脉下柴达木盆地的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所在地,德令哈市。
  德令哈市很小,也就几条干净的街道。还有一条清澈的巴音河,在市区中间缓缓流过。
  在车站下了车,陈雷在海西高级中学找到了庄若涵。
  庄若涵刚上完课,看见陈雷来了她像鸟儿一样的雀跃,她高兴的带着陈雷进入校园,说她己经在迎宾楼替陈雷预订了房间。
  庄若涵让陈雷把行李暂寄放在校门口保安室。然后带陈雷参观整个校区。
  看起来海西高级中学的教室图书馆教师楼很新很大,各方面都很好。配套设施齐全。
  陈雷跟庄若涵说。“想不到边远地区的中学也这么漂亮”
  庄若涵回答说。“这个中学是z省捐资建设的。”
  “怪不得这么漂亮。你们学校的学生全都是德令哈市区的吗?”
  “不只是德令哈市区的,周边市县都有学生来这里上学。”
  “你们也有附近乌兰县的学生吗?”陈雷此时又想起萨尔桑娜,想起她说过有一表妹也在德令哈读书,
  “有,我班里就有好几个乌兰县来寄读的学生。”庄若涵迅速回复陈雷。
  “是男生还是女生?”陈雷问得很奇怪。
  “男生也有,女生也有,你为什么关心学生性别?”
  “没有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的。”陈雷显得有点慌乱。
  “哦,难道你在乌兰县有熟人吗?”庄若涵很机灵。
  “有,认识一个朋友,她家就在乌兰县。”陈雷不得不回答。
  “男的女的?”现在轮到若涵盘问陈雷了。
  “女的。”陈雷不得不老实回答。
  庄若涵的眼睛盯着陈雷,狡黠的笑了。
  “那你平时住在哪里?”陈雷赶快转移话题。
  “哦,就教师楼上边。走,我带你看我住的房间。”
  庄若涵带着陈雷进了她的女教师宿舍,女生的房间总是很干净,一丝不苟的,除了书就是小熊小狗等毛茸茸的动物玩具。
  “你还是一个小女孩,想你的爸爸妈妈的时候,你怎么办?”陈雷拿起其中一个小熊玩具看着。
  “想家的时候就打打电话给爸妈了,现在都习惯了一个人生活。”庄若涵话语中难免有些落寞。
  参观完学校,庄若涵帮陈雷提着行李走出了校门口,准备去州迎宾楼帮陈雷登记入住。
  刚离开校园,有一个人喊:“若涵,你要去哪里?”
  “马校长,我要接待朋友,出去安排住宿。”庄若涵边说边朝陈雷这边努嘴。
  “这位先生是你的男朋友?”马校长指指陈雷问庄若涵。
  “马校长,你别乱说。这位就是送小说月报刋物给我们学校的小说作家,我也有送一份给你看的。”
  庄若涵急得在老校长面前跺脚,脸上红了。
  “噢噢,我说错了。你的小说写得不错,哎呀呀,失迎失迎,你就是那个年轻作家哪。”马校朝陈雷竖起大拇指。
  陈雷赶紧过去跟他握手。
  “不敢不敢。马校长你好。若涵带我刚参观完学校,改日我再来拜候你。”
  “好的,一定要来啊。”马校惜才之心溢于言表。
  当陈雷跟庄若涵离开校区后,仍然能远远听到校长跟门卫对话的声音。
  “哎呀呀,你看一看,多么般配的一对年轻人。”
  陈雷和庄若涵都装作听不见。
  陈雷办好了住宿手续,放好了手中行李,便与庄若涵出来外边找餐厅就餐。
  庄若矾说要请陈雷吃最有当地特色的食物,点了德令哈糌粑,酸奶,手抓羊肉。
  她问陈雷味道怎么样?
  “果然比青海其他地方的好吃多了。”陈雷诚实的回答了她。
  用完晚餐后,陈雷和庄若涵就沿着巴莫河边缓缓散步。
  晚霞映照在祁连山脉上的积雪上,呈现出一片金黄色的光芒,煞是好看。
  “若涵,你真的准备在德令哈待一辈子,教一辈子书吗?”陈雷问。
  “有什么不可以的?喝过巴音河水,就是德令哈人。到目前为止,我觉得自己走的路是对的。”庄若涵坚定的说。
  “请你给我说说理由,我愿洗耳恭听。”陈雷说。
  “在大城市里边,大家都是追求高工资以及车子、房子。每个人都拼命为自己而活,不懂得回馈社会,都变得很空虚,很自私。我从小受父母关爱,众人呵护,生活在优越的环境中,但这对我并不是好事,在大学毕业之前,我一直不知道我自己想干什么,能干什么?而当我来到德令哈,看到每个学生都是很努力,单纯可爱,渴望知识,我找到了一种被需要的感觉,才知道自己所起的作用。”
  陈雷认真的听着庄若涵的话,边听边点头表示赞许。
  “虽然这是座安静的小城,不总是风和日丽,冬季也大雪纷飞,大风肆虐。但大家都团结互助,目标明确,生活就是这么简单和快乐,就像清澈的巴音河水一样源远流长。”庄若涵在陈雷面前,语言滔滔不绝。
  “说得好,若涵,你这番话听起来就像音乐一般优美。”陈雷赞叹。
  “就像马校长说的一样,我们在物质上不富裕,但我们精神是富裕的。这里的阳光、空气、食物,简单的人际关系,哪点比待在大城市里边差?”
  “我也非常羡慕你现在的生活,若涵,听你这么一说,我心动了,你们学校现在需不需要教师?”陈雷终于道出了来意。
  “你是开玩笑的吧,你这种人才,我们学校怎么请得起。”庄若涵睁大眼睛看着陈雷。
  “若涵,我说的是认真的。因为这段时间,我一个人住在南京,感觉很困惑,就象你以前一样,不知自己能干什么,想干什么。我想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找一份普通的工作,忘记不开心的事,谈不上为社会做贡献。而是想拯救自己烦燥不安的灵魂,目前你工作生活的这个小城,正是我一直想找的理想地方。”
  庄若涵伸出手,高兴的要跟陈雷握手,她说:
  “真的,你要是能来我学校啊,那我们学校是蓬荜生辉,我先代表全校师生欢迎你。你说你要什么条件,我跟马校长说去。”
  “没有条件,就算不发工资我也干。”陈雷笑笑的对庄若涵说。
  “好了,就这么定了,这事肯定能成,要是让马校长知道,他是求材若渴的人,他会高兴的睡不着觉,哈哈。”庄若涵继续沉浸在兴奋的猜想中。
  “其实我这次来的目的,在我来之前已经决定好了,就只怕学校不同意接纳。”陈雷担心的说。
  “你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庄若涵拍拍陈雷肩膀。
  第二天一早,庄若涵就去找马校长说事去了。
  陈雷在校门口焦急的等待消息。
  隔了一阵子,庄若涵出来校园外叫陈雷。
  说马校长要亲自单独会见陈雷。
  陈雷进了马校长的办公室,双方当然免不了寒暄客套一下,马校长直奔主题:
  “我听若涵说了,你想来这里当我学校教员,我想凭你的才华水平,我们学校应该敞开大门欢迎你。但是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你要慎重的考虑清楚,在这里的生活条件是艰苦的,不比大城市,你想清楚了吗?”
  “马校长你放心,这事我在来以前已经考虑清楚了,只是怕添加学校的麻烦,如果觉得我教学水平不够,或者那方面不合适,请你对我说实话,我也愿意接受结果。”陈雷诚恳的说。
  “你说哪里话,凭你的才华,在大学里任教,都可以的。我这里也缺乏师资,刚好高一级一位语文教员生病,在家里休养,你暂时顶替他授课吧,等你其他支教表格填完,手续办妥后才任命你为本校正式教师。”马校长也是一个爽快人,办起事来雷厉风行。
  “谢谢了马校长,那我现在去外面租一个房子住。”陈雷要马上行动。。
  “不用租房子,学校教师楼有空房间,你可以搬过去用。太好了,我的学校就是欠缺你这样高层次的人才,你和若涵将是我校未来的基石,我太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