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萨尔桑娜 > 第13章初识拉姆梅朵

  告辞了马校长,陈雷把好消息说给外面等待的庄若涵听。
  她高兴得跳起来,马上拉着陈雷的手,介绍给周围经过的学校老师。
  大家都露出热情的笑容,说着欢迎的话语,非常的暖心。
  其实长期以来陈雷心里一直有一个梦,就是找一个山清水秀,安静的边远地区,当一名普通老师一边教书,一边写作,一生自食其力,过着平淡但是充实的生活。
  没来青海之前,陈雷以为这事会颇费周折,没那么容易实现。
  没想到这次在庄若涵和马校长的帮助下,这么快这么简单就实现了陈雷的梦想。
  庄若涵比陈雷还要高兴,她始终忙前忙后,帮陈雷清洁房间,整理铺席,购买必要的日常生活用品。她使陈雷能迅速适应德令哈市的生活,指导他如何准备教学提纲,尽快进入教师的角色。
  “谢谢你,若涵。”看着她精干敏捷的身影,陈雷多次在心中暗暗的感激,
  她为陈雷无私的帮忙和付出,就像庄若涵当初一人到德令哈支教,初来乍到,人地生疏,马校长对待她也一样的悉心帮助。
  陈雷终于开始了他在德令哈市海西高级中学的教师生涯。
  陈雷的第一节课,就有很多学生围在教室外听课。
  因为整个学校都知道陈雷原是一名作家,大家对陈雷都很好奇和尊重。
  整节课时陈雷讲得清楚流畅,效果还挺不错,结束时同学们都为陈雷鼓掌欢呼。
  马校长在教室外面也听着笑容满面。
  这对陈雷是很大的鼓励,增强了陈雷在海西高级中学教学的信心。
  陈雷班里的学生来自青海省各个地方,有格尔木市的,有乌兰县的,也有都兰县的学生。
  学生都是藏族、蒙古族,回族等多个民族组成,真正是少数民族大家庭。
  慢慢的陈雷就跟全班同学混熟了,都能叫出名字,平时课余陈雷跟他们聊聊文学作品,探讨一下海子的诗歌,师生氛围很好。
  休息日的时间,陈雷就经常跟庄若涵呆在一起作伴,因为只有他们二人是外地任教老师,而且目前都是单身无牵挂。
  黄昏时候,两个人结伴出去外边打打牙签,用餐后巴音河傍散散步。
  陈雷教学之余就写写文章,重新构建自己的新文学作品,日子就是这么平凡和简单,但是陈雷过得很充实。
  陈雷好久没有收到萨尔桑娜的消息了,直到有一天,小慧打电话给陈雷,她在电话中说:
  “萨尔桑娜在西部影视城的电影拍完了,但是她马上要跟随张导他们去B市参加影展,推广他们的新电影,她希望在出发之前在南京见你一面,不知道你人是否还在南京?”
  陈雷在电话中告诉小慧:
  “我现在人没有在南京,自从离开影视城后,自己来到青海居住有一段时间了,想在青海扎根,已经受聘为德令哈市海西高级中学老师了。因为课程忙,一时半时不能去和萨尔桑娜会面了。”
  小慧在电话中既惊讶又生气的大骂陈雷:
  “陈雷你有病啊你,去当教师怎么不告诉我们一声?好好的不在南京找份教职,跑那么边远的地方去当老师。”
  陈雷辩解说:
  “这是机缘巧合的事,是上天的安排。等有空的时候我再去跟萨尔桑娜见面解释吧,小慧。”
  小慧在电话那一头叹息的说:
  “你们二个人现在都很忙,各自又很犟,聚少离多,如果不珍惜每一次相见的机会,将来你们之间的感情怎么维持得下去的?”
  “有情岂在朝朝暮暮。”陈雷回答小慧说。
  小慧在哪边默默的挂了电话。
  虽然陈雷这次没去南京与萨尔桑娜见面,但网上关于萨尔桑娜的新闻消息,陈雷都在默默跟踪。
  有一次,陈雷试用百度引擎搜索萨尔桑娜名字,一下子搜索出她最近很多消息,其中赫然入目是一篇负面新闻。
  萨尔桑娜和明星胡辉明很多张亲密照片,赫然展示在文章间,二人被抓拍到午夜时分一前一后酒醉出现在街头,还有一起进入k歌厅的镜头,有人拍摄了两个人在高铁站站台搂肩相拥的照片。
  文章凭此断定,萨尔桑娜和胡辉明两个人私底下在交往。
  陈雷看后肺都气炸了,本想打电话给小慧,质问萨尔桑娜为何这么快变心。
  但回头一想,有什么证据?这些照片绯闻或许是影视界的一种宣传手段。
  陈雷还有另一种顾虑,他现在也不是萨尔桑娜法定的男朋友或丈夫,有什么权利禁止她移情别恋?萨尔桑娜现在想对谁好,就对谁好,实际上陈雷也是无权过问的。
  虽然彼此曾有感情,但都是朦朦胧胧,隐隐约约,两个人从未正面明确过。
  只能压下心头熊熊怒火,陈雷思来想去,始终郁闷难消。
  庄若涵过来找陈雷,看他表情不对,便说:
  “走,我们一起到外面散下心。”
  他们俩走出学校,来到离学校不远的德令哈植物园,观看各种高原植物。
  庄若涵问陈雷:“我看你今晚脸色黑黑,心事重重的,究竟有什么事情?”
  陈雷回她:“没啥事。”
  “你别骗我,我看得出来的,你心里真的有事。有事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替你分担一下。”
  “若涵,我想请教你,在你们女生心中,究竟是爱情重要还是事业更为重要?”
  “爱情、事业两样对女生都同样重要,缺少任何一种都不行。”庄若涵回答陈雷。
  “为了事业,你会放弃爱情吗?”
  “应该不会。”庄若涵坚定的说。
  “你不会,但有些女生可能会的。”陈雷悻悻然的说。
  “你说的是哪些类型的女生,说来我听听。”
  “你真的想听吗?”陈雷茫然若失的说。
  庄若矾肯定的点点头。
  “我的前女友,就是这种类型。”
  陈雷把藏在心中的话说完,想看看庄若涵的反应。
  “哦。”庄若涵假装对此话不在意。
  “那你的前女友,她现在在哪里?”庄若涵又好奇地问陈雷。
  “我也不知道,我能确定的是,我已经是被抛弃了的人。”陈雷口气像是求安慰。
  “你不要太伤心,天无绝人之路,说不定那天她又回头找你了。”庄若涵安慰他。
  “她回头找我?不可能了。”陈雷忧伤的摇头。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是被抛弃了呢?”庄若涵疑惑不解。
  “因为我绝对不是那个男明星的对手。”陈雷叹了叹气说。
  “哈哈,你太有自知之明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陈雷这么没有自信心。”若涵调侃陈雷。
  陈雷沉默不语,他真的从来没有这样脆弱过。
  “是那个乌兰的女生呢?”若涵囧囧的眼神看着陈雷。
  “不是。”陈雷试图否认。
  “你太厉害了,庄若涵,女人的第六感觉就是准。”
  陈雷在心里暗暗惊叹。
  “我从学校到踏出校门,走进社会至今,都没有恋爱过,看着你们恋爱,不管是分是合,我都很羡慕。”庄若涵一副向往的表情。
  “也不是所有感情都是好的。有些爱令人快乐,有些爱却使人受伤,有些感情,悲伤多于幸福。”
  “后一种是不是指你个人的感情经历。”庄若涵问。
  “是的,所以我现在却是宁愿自己没有恋爱过。”陈雷回答。
  德令哈的日照很长,都晚上八点钟了,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
  “我们不谈这些了。走,若涵,我们回学校看看哪些学生写的诗歌,比较一下,谁的可以代表学校参加诗歌节比赛。”陈雷突然想起这事。
  “好的。”庄若涵也同意。
  回到学校,他们一起查看学生们业余写的词歌,陈雷发现一位叫拉姆梅朵的女学生写的词歌耳目一新,充满藏区情调,便拿来与若涵鑑赏,若涵也赞不绝口,二人遂决定推荐她参加全市组织的本届诗歌大赛。
  陈雷把消息告诉拉姆梅朵本人时,她腼腆而开心地笑了,竟有些像萨尔桑娜以前的样子,陈雷心里咯噔一下,忍不住问她:
  “拉姆梅朵,你的家乡是哪里?”
  “老师,我是乌兰县的学生。”
  “乌兰县的,那你认识萨尔桑娜吗?”
  “什么,老师,你是说我认不认识萨尔桑娜?”拉姆梅朵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
  “是啊,一个叫萨尔桑娜的美丽姑娘。”陈雷又重复一下。
  “老师,她就是我的亲表姐。”拉姆梅朵抬头惊讶的看着陈雷老师。
  陈雷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眼前的小姑娘真的很象以前的萨尔桑娜,血缘基因是假不了的。
  “你的哥哥叫洛桑顿珠?”
  “对啊,老师,你怎么都知道?”
  “哈哈,我跟你表姐去过你的家乡,见过你哥哥,你姨丈还有你姨妈。”
  “真的,太好了,那请老师你有空再到我们那儿做客。”拉姆梅朵开心的发出邀请。
  “好的,有机会我会再去的。”陈雷温柔的回答她。
  看着眼前的拉姆梅朵,想起好久不见的萨尔桑娜,思念的潮水在陈雷心中一阵阵涌起。。
  “以后你学习生活中若有什么困难,记得要向老师我说,我会尽量帮你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