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2章 娃娃亲,柳玲珑

  破烂的贫民区。
  一切归于寂静。
  短时间召唤来的赵子龙消失无踪,连同五具尸体也一并消失。
  依旧躺在木板床上的苏炎,只能微微侧目。
  昏迷在地的母亲,额头上带着血迹,三年来衣不解带的照顾苏炎,早就让她心力交瘁。
  身体还在修复中,他想要去将母亲扶起,却根本做不到。
  院内传来脚步声,苏炎心中一惊,莫非还有贼人。
  “苏夫人……苏夫人,这是怎么了!”
  虚掩着的门扉被推开,一个带着面纱的娇美女子,惊愕的走了进来。
  身穿罗纱裙的她,声音清脆悦耳。
  伸出娇嫩的小手,将倒在地上的母亲扶了起来。
  “别抓……我儿……”
  悠悠醒来的母亲第一时间想要挣扎。
  “苏夫人,是我,柳玲珑。”
  柳玲珑赶忙抓住母亲的手臂,缓了好一会,母亲这才从错愕中回过神来。
  当看到房间里消失的五名狂徒,母亲还以为是柳玲珑劝退了他们。
  顾不得梳理凌乱的头发,她第一时间来到床前。
  当看到依旧躺在那里的苏炎,她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回过头,一脸感激的望着自称柳玲珑的女子。
  “柳姑娘,你怎么来了?快来看,苏炎睁眼睛了。”
  拉着柳玲珑的手,母亲笑的是那么开心。
  三年的苦熬,在这一刻都已经知足了。
  “苏夫人,我是来辞行的,我父亲接到朝廷调令,要回往东京开封府任职,我们明天就要启程,我听父亲说,童贯的手下兵马都监段鹏举已经来到应天府,童贯和苏将军乃是世仇,恐怕你们行踪泄露,这次他来,怕是冲着苏炎来的。”
  柳玲珑拉着母亲的手,一脸焦急。
  “这是些银两,你收着,赶紧带他去一个别人找不到你们的地方,走的越远越好,我这次是偷偷来的,不能久留,苏夫人,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未来如何,还望你珍重,我先走了。”
  柳玲珑说完,递给母亲一个小包。
  一双美眸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消瘦的苏炎,微微叹了一声,迈步就走。
  “柳姑娘,谢谢你了。”
  看着柳玲珑离去的背影,母亲长叹了口气,转过头,再一次回到床边。
  “身体修复百分之五十,头部感知恢复正常!”
  随着一股力量一点点的渗透。
  苏炎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一点点恢复知觉。
  没有知觉的舌头,也开始渐渐恢复。
  “娘……”
  一声呼唤,让准备将血迹擦干的母亲愣住。
  转过头来的她,错愕的望着苏炎。
  “儿,为娘在!”
  快步跑到床前。
  母亲一把将苏炎抱在怀中。
  眼泪犹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滴在他的脸颊上。
  “娘亲,这是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家到底怎么了?父亲他……是怎么去世的?”
  舌头越来越灵活,可苏炎头部以下,依旧没有半点感知。
  望着角落里父亲的灵位,苏炎心如刀绞。
  作为宋国忠臣,苏家世代忠良。
  苏府的气派,绝对是宋国一流的存在。
  却不想,在今时今日,竟然沦落于此。
  “儿啊,你能醒过来已是先皇保佑……就足够了,以后,我们娘俩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将苏炎重新放在木板搭成的床上,母亲气喘吁吁的说道。
  “先皇?娘,为什么是先皇?”
  苏炎没有明白,娘亲为什么会说先皇保佑。
  自己清醒,和先皇有何关系。
  “没……没什么……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为娘会照顾好你的!。”
  母亲擦着眼泪,这是幸福的泪花。
  可当看到满是窟窿的屋顶,苏炎的心都碎了。
  她已经不再理会曾经的荣耀。
  更不去想什么苏家血海深仇。
  这世界,有什么比是上他死而复生来的重要呢。
  她对得起先皇临终托孤的那份信任了。
  “我知道了。”
  苏炎懂事的点着头。
  沉睡的三年,想必母亲受了不少的委屈。
  自己会讨回失去的一切。
  “你先躺会,我给你做吃的!”
  母亲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刚刚柳姑娘送来了钱,她准备出去买点肉。
  苏炎刚醒,需要补身子。
  “娘,你等会,我们再聊聊,刚才那个女子是谁?”
  动弹不得的苏炎,叫住母亲。
  他有很多话要说。
  “你忘了,她是柳玲珑,是柳家姑娘,你们从小就是娃娃亲,只可惜咱苏家被朝廷封查,你父悲愤,一病不起,柳家为自保,宣布退婚,否则,你们都应该拜堂成亲了。”
  “虽说柳家退婚,可柳姑娘心眼很好,当年是她想办法,将咱们从汴梁接到这应天府,这三年来也多亏她偷偷照顾,否则为娘恐怕早就坚持不住了,哎,柳姑娘人真好,若是能成为我苏家的儿媳,我就算是死,也闭得上眼睛了。”
  母亲坐在苏炎身旁,提起这三年的心酸,母亲老泪纵横。
  苏炎昏迷的这三年,母亲可谓是见了太多的人间冷暖。
  曾经亲密无比之人,见到她如见到瘟神一般。
  反倒是柳玲珑偷偷找上门来,送了很多钱。
  否则,母子俩恐怕早就饿死了。
  “娘,我记得,最后的记忆是我跳崖明智,为何……会在家中?”
  苏炎心头还有一个疑惑,根据最后的记忆,八千儿郎拼死而战,寡不敌众。
  对方想要生擒自己,被逼无奈,他才跳崖。
  可为何,他会被母亲照顾呢。
  “这事,我也不知,只是一早起来,你便躺在苏府之外,没有人看到你是如何回来的,从此之后,你就沉睡不醒,旁人都说……你……是独自……逃回来的!”
  说起这话,母亲眼中泛起泪水。
  独霸朝纲的那些奸臣,更是借机将苏家逼入绝地。
  “终有一天,一切都会讨回来的,一定!”
  听着母亲的述说,苏炎也知道了世态炎凉。
  情谊他会记着,仇恨他更不会忘记。
  “吱……”
  虚掩着的木门突然被推开,打断了母子俩的谈话。
  率先出现的,竟然是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利刃。
  感知到杀气出现的苏炎,死盯着走进来的刺客。
  “谁派你来的!”
  目光冰冷,苏炎却依旧无法动弹。
  战场上回来的他,对于杀气的感知,异常敏锐。
  此人的步履轻盈,持刀的手没有丝毫抖动。
  一看就是见惯了生死的冷血刺客。
  “想不到你醒了,好好的当一个活死人,睡死过去不是挺好的,为什么非要醒过来,再死一回呢。”
  一身黑衣的刺客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
  鹰钩鼻子三角眼,眼中带着摄人的寒光。
  没有回答苏炎的问题,只是冷笑着说道。
  “你要干什么,别过来,你要钱是不是,我可以给你,你拿着钱就走,别伤害我儿子!”
  母亲本能的挡在苏炎身前。
  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刺客,她却没有丝毫逃离的意思。
  哪怕是用身体,她也要阻挡砍向儿子的利刃。
  这就是母爱。
  “钱?算是意外之喜,至于你们母子,就别在苟活,多遭罪,今日我就送你们下黄泉,让你们彻底解脱!”
  刺客扫了一眼柳玲珑刚刚给的银子。
  嘴角挂着冷笑,钱,他要,命,他也要。
  “是童贯派你来的吗?”
  苏炎努力的挣扎,可脑海中的声音依旧没有丝毫动静。
  “媪相的名号,也是你随便称呼的吗,你个废物,不需要知道那么多,苏家军都死绝了,你还活着作甚,下去陪他们吧!”
  刺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在他眼中,这两人,已是死人。
  说话间,他来到母亲面前。
  右手一扬,手中利刃寒光暴涨。
  这一劈,将有千斤之力。
  面对着闪烁着利刃的寒光,母亲依旧死死的挡在苏炎面前。
  他们母子俩,要死,就死在一起。
  “滴,身体修复百分之六十,连接上肢成功!”
  脑海中,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
  电光火石间,一切来的刚刚好。
  “噗!”
  一道寒光,从张开双臂的母亲腋下飞过。
  下一瞬间,锋利的剪刀贯穿了刺客的咽喉。
  高举着手中利刃的他,双目圆睁的望着苏炎。
  可鲜血已经喷涌而出,他的生命正在快速消失。
  尸体倒地,吓得母亲紧紧的抱着苏炎。
  “叮,击杀三流刺客一名,收集能量值五十点。”
  随着刺客倒地,系统的声音随即响起。
  “娘,没事了,以后我来保护你!”
  顾不得太多,上半身终于恢复了知觉,苏炎抱住母亲单薄的身体。
  记忆融合一处,她就是自己的生母。
  父亲的血债、母亲的欺凌、自己的名声,包括自己的女人。
  他会夺回所有属于他的荣耀。
  “童贯贼心不死,这刺客死在这里,恐怕会有更多的刺客前来,娘先带你离开这里!”
  不愧是将门女眷,眼见着尸体,母亲很快恢复了平静。
  此地不宜久留,她必须要带苏炎赶紧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