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无敌太子爷 > 第3章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深夜,一间略有些寒酸的客栈中。
  母亲扶着下肢还有些僵硬的苏炎,住了进来。
  “城门已经关闭,咱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这是非之地。”
  将苏炎安顿好,母亲泪的已是满头汗水。
  “娘,你也累了,快睡会吧,我恢复的差不多了!”
  身体恢复百分之七十,可卧床三年,行走还不顺畅,苏炎看着消瘦的母亲,心中疼痛。
  “你也累了,好生休息吧。”
  母亲躺在另一张床上,多年的劳累再加上今日的大喜大悲,她没多一会就沉沉睡去。
  “身体修复百分之八十。”
  一股力量,传入苏炎的身体。
  收缩的肌肉快速复原,让苏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寒光。
  明天他就要离开应天府,有些事,必须清算。
  暂时不能手刃仇人童贯,可到来的兵马都监段鹏举乃是童贯手下精锐。
  今日,他就要用他的脑袋,偿还苏家的血债。
  “打开控制面板。”
  心念一转,虚空中一个数字面板出现。
  武力:88(普通人为10)
  智力:80(普通人为50)
  特殊技:无
  技能:苏家枪法、苏家剑法
  武器:无
  坐骑:无
  物品:无
  能量值:100
  仓库:无
  眼前的数字面板,看起来真是一穷二白。
  心念转动,苏炎又开启了兑换商店。
  “我去,这么多东西!”
  系统原本的介绍很简单,包涵四种主要功能而已。
  可当商店打开,里面兑换的功能之多,让人咋舌。
  系统将召唤者分为三个等级,依次为良将、名将、绝世。
  良将兑换值最低,绝世则最高。
  相对的,时效召唤卡消耗的能量值最低,化虚为实召唤卡最高。
  同时,所有召唤卡都是随机性的,指定召唤卡则贵的离谱。
  除了召唤文臣武将,其中还有其他的分类,如兵器、坐骑、物品等,简直包罗万象。
  在商城转悠了一圈,一百点能量值,连个时效良将召唤卡都兑换不来。
  “幸运轮盘。”
  就在苏炎有些失望之际,突然角落中的幸运轮盘引来他的注意。
  每次使用一百点能量值作为兑换。
  “拼一下,兑换幸运轮盘。”
  念一转,能量值归零。
  虚空中,一个犹如摩天轮般的轮盘,立刻开始转动起来。
  隐约间,苏炎还能看到轮盘上的绝世猛将。
  “吕布、典韦、关羽、张辽、黄忠、张飞……”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人物,苏炎真有一种垂涎三尺的感觉。
  如此猛将,得其一,足以称霸一方。
  其中竟然也包括很多不是三国时期的物品名称。
  “叮,获得绝世神兵:青釭剑。”
  当轮盘停下,虚空中一把三尺青锋徐徐落下。
  苏炎凭空一抓,一股寒意直透心底。
  沉甸甸的神兵在手,无须出鞘,杀气已经外泄。
  用拇指微微顶开青锋,寒光暴涨。
  “好剑!”
  掂了掂手中的青釭剑,苏炎心中大喜。
  削铁如泥的宝贝果然是神兵一件。
  今日他就要用它,斩下仇人狗头。
  心念再转,青釭剑凭空消失,没入了他的武器栏中。
  身体完全恢复,他已按耐不住心中愤慨。
  看了一眼熟睡的母亲,苏炎轻手轻脚来到窗边。
  将窗户推开一个缝隙后,闪身落入窗外。
  寂静的应天府,一片黑暗。
  远处时不时传来的梆子声,已是二更天。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
  苏炎来到墙头,双脚点地,轻盈消失在后院中。
  翻出墙外,如柳絮般落在地上,悄无声息。
  来过应天府几次,苏炎辨识了一下方向后,直扑城中东南角。
  那里是驿馆,专门接待高官的地方。
  相信段鹏举应该就住在那里。
  …………
  夜半时分,驿馆中却依旧是亮如白昼。
  贵为兵马都监,段鹏举绝对是童贯近前的红人。
  此刻,驿馆中高搭凉棚,从勾栏瓦肆请来的名角,正在台上唱着杂剧、诸宫调。
  凉棚对面,段鹏举坐在当中。
  身高八尺,黑面徐冉,一双眼睛好似铜铃,笑起来的时候,更如野猪成精。
  左搂右抱着身穿绸缎的女子,好不快活。
  至于左右两旁,皆是应天府的名流贵族。
  在他们眼中,段鹏举可是上官红人。
  若是得他提携,就有进入汴京的机会。
  眼前勾栏杂剧,早已让段鹏举了无兴趣。
  之所以还坐在这里,没有将怀中美人送于床榻,只因他在等人。
  “还没回来吗?”
  看了看天色,段鹏举对着身边一男子问道。
  “算时间,应该回来了。”
  一旁幕僚赶忙开口,刺客已走许久,也不见动静。
  “不会出事了吧?”
  段鹏举微微皱眉,这一次他可是带着密令前来。
  “应该不会,我已打听,苏家小厮卧床三年,身边仅有老母照料,曲胜虽不才,对付个老妪残子,也不在话下,或许是道路不熟,耽搁了。”
  幕僚压低声音道。
  “这可是媪相要的人,主子的命令,我等可不能怠慢,再派两人去寻他,若有纰漏,我唯你是问!”
  段鹏举冷着脸,说话间还不忘揉捏着怀中少女。
  “诺!”
  幕僚转身告退,迈步向着驿馆外走去。
  段鹏举则转过头,看着眼前一脸谄媚的应天府名流权贵。
  “各位,我这次奉命前来应天府巡查,见此地百姓富足,生活安康,真是府尹之功,待我回京,一定禀明圣上,为尔等褒奖。”
  吩咐完手下,段鹏举面带坏笑的望着眼前的名流权贵。
  “多谢上官美言,我敬上官一杯。”
  应天府尹一听,赶忙起身。
  段鹏举来此三日,都未出驿馆,所谓的体察民情,不过是官场客套罢了。
  “这酒先不急,这些年来,应天府一直都是蔡太师的心头肉,每每提及应天府之事,太师更是事必躬亲,其心可感日月,我等做奴才的,更是看在眼中,急于心中,眼看太师寿辰将至,这可是你们应天府好好表现的时候了,这生辰纲之事……”
  段鹏举淡淡一笑,这一次应天府之行,他明为巡查,实为揽财。
  至于名头,正是奸相蔡京寿辰。
  “有劳上官费心,我等早已备齐生辰纲,改日即会押送进京,下官也为上官略备了小小心意,回京之日,一并带回。”
  应天府尹一脸赔笑,谁都知道,他巡查是假,索贿才是真。
  却不知厄运当头,一个杀神,已经步步逼近。